• 第三十八章暧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3本章字数:2090字

    “嘘,别说话,我怀疑刚才那头野猪躲到这灌木丛里来了。”萧景田变戏法般从怀里掏出一把短刀,看了她一眼,低声道,“你在这里不安全,快回去,让爹也不要过来,我一个人能应付的了。”

    “我跟你一起抓野猪。”麦穗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人多力量大嘛!”

    她就知道,跟着萧大叔有肉吃。

    “你?”萧景田闻言,皱眉道,“你还是回去吧!一会儿野猪冲出来,我顾不上你。”

    “那好吧!”麦穗见知道萧景田说一不二的性子,转身就走,还没有来得及迈开步子,便听见萧景田大声喊道:“小心。”

    瞬间她便跌进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里,随后一股劲风从身边呼啸而过,两人竟然直直地跌倒在草地上。

    四下里顿时一片寂静,五颜六色的小花依然在头顶摇曳,芳香四溢,麦穗只觉身下软软的,像是垫了个厚实的垫子,一低头,正好迎上一双深邃如夜的眸子,才惊觉她是压在他身上的,女上男下,姿势十分暧昧,她甚至能感受到他温热的鼻息,还有腰间的硬物,真是,真是囧死了!

    她慌忙从他身上爬起来,脸红如酡,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

    “你没事吧?”萧景田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尘土,若无其事地说道,“刚才那野猪冷不丁跑出来,连我也没有防备。”

    “我没事,你呢?”麦穗垂眸问道。

    “我也无妨。”萧景田见她羞得耳根都红了,便移开目光,边走边道,“回去吧!爹娘怕是等急了。”

    “嗯。”麦穗声如细蚊。

    “咦,三哥三嫂,你们去哪里了?”牛五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地里,笑嘻嘻地起身看着两人问道。

    “刚才追野猪了。”萧景田坦然答道。

    “野猪?”牛五一听两眼放光,兴奋道,“三哥,发现它的窝了吗?咱们晚上一起去抓呗!”

    “看见了,就在那边的灌木丛里。”萧景田展颜一笑,说道,“那就等天黑,叫上大哥二哥,一起过来看看,从蹄印上看,至少得有三百来斤。”

    “好嘞好嘞,那啥,我后晌正好没事,跟你们一起把地种上,等晚上咱们过来抓野猪。”牛五似乎对抓野猪很感兴趣,忙抓起缰绳,牵着牛就开始耕地。

    “千万操心些,这边的野猪野得很呐!”孟氏嘱咐道,见麦穗头发有些凌乱,忙问道,“媳妇,没吓着你吧?”

    “没有。”麦穗顺着她的目光,随手理了理头发,不好意思地说道,“刚才我被那野猪吓了一跳,没事的。”

    “没事就好。”孟氏当然不知道儿子媳妇适才在山岗那边摔跤的事情,便拿起竹篮开始跟着牛五撒麦种。

    地头上萧景田也脱了鞋开始干活,麦穗也挎起篮子走了过去,后晌两人的活干得很有默契,麦穗也没出什么差错,这麦子种的相当和谐。

    偶尔四目相对,麦穗也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地移开目光,那个,她暂时不喜男色。

    待天刚刚黑,萧福田兄弟俩和牛五便都齐聚在正房里,热血沸腾地讨论着怎么抓野猪,情绪十分激昂,气氛十分和睦。

    让麦穗感到惊奇的是,萧景田竟然换了夜行衣,黑色的紧身衣裤,衬得身材愈加高大挺拔,猿臂蜂腰,端得精明能干。

    妈呀,萧大叔就是萧大叔,做什么事情也不含糊啊!

    看着他,麦穗便有些浮想翩翩,夜黑风高杀人夜,一个黑影跳窗翩翩而至,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夜里,麦穗躺在被窝里,想起白天的一幕,越想越脸红,索性用被子蒙了头,两腿在半空乱蹬,好丢人啊!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

    麦穗便被外面的嘈杂声吵醒了,院子里灯火通明,人影攒动,不时有说笑声传来,难道他们打着野猪了?

    麦穗忙起身穿衣,借着窗外微弱的天光,匆匆梳洗了一下,推门走了出去,果然,散发着热气的野猪肉被分成了好几堆,其中一个木盆里的格外多,海满满的,冒了尖。

    “三哥,这野猪要不是三哥身手敏捷,出手利索,凭我们几个是打不着这头野猪的。”牛五兴奋道,“这份多的,理应是你的,若是你再推辞,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们可不好意思跟你去了。”

    “就是就是,这样分我们还觉得像是白拿了一样呢!”一个黑脸汉子乐得合不拢嘴道,“我们啥也没干,就是帮忙抬回来,如今也分了这么多肉,怪不好意思的。”

    “姐夫客气了,怎么说也是帮了忙的,没有你们,我一个人也是不行的。”萧景田笑笑,说道,“那就这样吧,大家也熬了一夜了,快回去好好休息吧!”

    黑脸汉子是小孟氏的男人,是萧景田的表姐夫,他也是出海的渔民,跟萧景田关系不错。

    这不,这次打野猪,萧景田也特意叫上他,意在分他一点野猪肉。

    “嗯,好,回去睡一觉,天亮了还得干活。”牛五打着哈欠,喜滋滋地提着半袋子猪肉就走。

    其他人也拿着自己的那份,兴高采烈地出了门,这么多猪肉,够吃好一阵子的了。

    麦穗望着大盆里海满满的野猪肉,一时有些晃神,这些野猪肉,都是自家的了?

    她来这里两个多月了,还没好好吃过荤菜呢,幸福来得太突然,麦穗觉得有些招架不住。

    “我回屋睡一觉,这些肉你看着办。”萧景田走到她面前沉声道,“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娘,且不可把肉糟蹋了。”

    说着,便从井里打了水,出去洗漱去了。

    “嗯,好,我知道了。”麦穗心情愉快地点头应道,见正房门口也垛了一大盆猪肉,孟氏和萧芸娘娘俩正在拿着刀有说有笑地收拾猪肉,她便也回去厨房拿了刀,挽挽袖子下了手。

    萧大叔也太小瞧她了吧?

    他怎么知道她会把肉糟蹋了!

    “媳妇,你先不要着急,等我们收拾好了就过去帮你。”孟氏见麦穗一个人拿着刀在切猪肉,又道,“你先切着也行,回头我给你腌上做腊肉。”

    “娘,已经分家了,您管那么多干嘛?”萧芸娘冷着脸子说道,“人家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