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闲话家常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3本章字数:2475字

    萧宗海晌午的时候在地头上吃了麦穗做的红烧肉后,赞不绝口,特意嘱咐晚上多做一些让大家都尝尝,说麦穗做的比镇上美味居的招牌菜红烧肉还要好吃。

    孟氏见萧宗海难得如此高兴,便很是痛快地切了一大块肉让麦穗做成红烧肉。

    麦穗挽挽袖子就动了手,心情很是愉悦。

    她其实是个资深吃货。

    只是一朝穿越,来到这里一穷二白的家里,没米没肉的,加上做饭大权一直在婆婆手里,而她只有烧火的份,颇有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兼怀才不遇的感觉。

    如今,厨艺受到公爹的好评,她决定好好表现,绝不辜负一家之主的期望。

    洗肉,切肉,焯水,动作很是熟练,丝毫不含糊。

    孟氏看在眼里,很是惊讶。

    女人会做饭并不奇怪,但会做这些荤菜就有些太不可思议了,除了大户人家,十里八乡的寻常人家,除了逢年过节,红白大事,平日里都是不吃肉的,就是吃肉也只是简单地炒个肉菜而已。

    自家这个媳妇是啥时候学会做这样复杂的肉菜的?

    “媳妇,你啥时候学会做这些肉菜了?”当婆婆的忍不住地问道。

    “我,我是在书上看到的。”麦穗很是自然地答道,哈哈,她太机智了有没有?

    “哦。”孟氏恍然,她一直觉得女人识字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但能看书做菜的话,倒还有些实用,想了想,又问道,“难道还有教人做菜的书?”

    “对的,都是以前流传下来的,把各种菜的做法记录下来,汇集成了菜谱。”麦穗随口答道。

    孟氏点点头,不再问。

    “炒个肉菜得了,做什么红烧肉?连吃带拿的,真正到咱们嘴里的根本没多少。”萧芸娘却不感到奇怪,不高兴地嘟哝道,“爹说到底还是偏向大哥二哥他们的。”

    “你胡说什么?你大哥二哥和你们一样,都是你爹亲生的,什么偏向不偏向的。”孟氏低声训斥道,“赶紧好好烧火,就你事多。”

    “我这叫事多啊,本来就是嘛,你瞧瞧,咱们这是分得什么家?”萧芸娘抓了一把柴,赌气般塞进灶火里,愤愤道,“村里人都传开了,说我三哥威名在外不假,可终究是后娘养的,分家也占不了便宜,反而背下了一身饥荒,还说娘你是个软弱的,连句话也不敢替三哥言语几声呢!”

    “你听谁乱嚼的舌根?”孟氏气得发抖,红着眼圈说道,“你三哥是我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的孩子,我何曾不心疼他,只是他执意如此,娘能有什么办法?村里那些不知情的,乱说几句也就罢了,怎么你一个当闺女的也这么说娘,你是嫌你娘的日子过得不够憋屈吗?”

    “芸娘你真的误会娘了,扛过家里所有的饥荒,是你三哥愿意的。”麦穗忍不住地插话道,“你三哥说他外出十年,不曾为家里做过什么,如今想替家里分担一些担子而已,跟娘没什么关系。”

    “哼,你还好意思说呢?”萧芸娘不屑道,“你若是个好的,怎么不劝着我三哥点,你以为银子是好赚的吗?我看你压根不关心我三哥。”

    “你若是个好的,那你怎么不劝?”麦穗反问道。

    她觉得这个小姑子最近肯定是偷吃了枪药的,逮谁朝谁开火。

    “他是兄长,我是妹妹,我怎么能劝动他?”萧芸娘不以为然道,“我三哥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个听劝的人吗?”

    “你既然知道你三哥的脾气不是个听劝的。”麦穗不可思议地说道,“那你这么知道他会听我和娘的话?”

    “你……”萧芸娘一时语塞。

    “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赶紧做饭,你哥嫂他们也快来了。”孟氏坐在地上择菜,敛了表情,头也不抬地说道,“这些话在自家说说就是了,出去可不能乱说。”

    这时,大门响了一下。

    “二姑姑,你们在家做什么好饭,老远就闻到香味了呢!”小孟氏手里提着两条大鲅鱼走进来,笑嘻嘻地说道,“我家木鱼今天出去撒网,刚好网了两条大鱼,你家老二便去喊我们两口子过来吃饭,这不,正好添个菜。”

    “来就来吧,还拿什么鱼?”孟氏嗔怪道,“这么大的鱼,咱们怎么舍得吃,木鱼出海也不容易,快拿回去卖了吧!”

    她其实不是客套,而是她是真的不舍得吃。

    渔民们往往吃不到什么大鱼。

    大鱼是用来卖钱的。

    “哎呀二姑姑,这提进来的东西,您再让我拿走,这不是打我脸嘛!”小孟氏不由分说地把鱼放在锅灶上,拍了麦穗一把,笑道,“如今可是老三媳妇掌大勺了啊,那我可得好好巴结一下你,回头我家娃成亲,你帮咱们个菜啥的。”

    “表姐说哪里话,只要你开口,我保准随叫随到。”麦穗冲她莞尔笑道,“到时候你别嫌弃我吃得多就行。”

    萧芸娘撇撇嘴,扔下烧火棍就回了屋。

    “哈哈,不嫌不嫌,能吃是福。”小孟氏见萧芸娘拉着脸走了,讪笑道,“芸娘该不会是不愿意我们来吧,我看她不高兴。”

    “表姐,你误会了,她在跟我生气呢!”麦穗看了孟氏一眼,笑道,“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跟她较真的。”

    “嗨,成天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哪有勺子碰不到锅的。”小孟氏性子很讨喜,也没有细问,反而一屁股坐下来,坐在灶前开始烧火,她添了一把柴,又扭头跟孟氏说道,“二姑姑,我今天来,还真是有事要麻烦您的,您务必要帮忙。”

    “啥事就说,跟我客套啥。”孟氏说道。

    “是这样,我家狗子今年也十七岁了,也该说媳妇了。”小孟氏热切地看着孟氏,“我的意思是从咱们娘家这些亲戚里找个知根知底的闺女当儿媳妇,您帮我瞅着点。”

    她儿子狗子是专门给人盖房子的泥瓦匠,老实又能干,提起儿子,小孟氏觉得脸上很是风光。

    什么?

    小孟氏要娶儿媳妇了?

    麦穗差点惊掉下巴,小孟氏虽然有些胖,但她看上去也就才三十多岁啊!

    但一想,又觉得不是件很惊悚的事情。

    毕竟这个年代的人成亲都早。

    又想到小孟氏的儿子叫狗子,麦穗不禁有些失笑。

    难道这里的人也信奉贱名好养活吗?

    兜兜转转,又想到了萧大叔。

    嗯,那个,不知道萧大叔的小名叫什么?

    狗蛋,猫蛋?

    “你可有中意的闺女?”孟氏问道。

    麦穗情不自禁地想到了自家小姑子,心里暗忖,莫不是小孟氏瞧上了她了,但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差着辈分呢!

    小孟氏的儿子得叫萧芸娘是姑姑呢!

    “若说中意的,还真是有那么一两个。”小孟氏也顾不上烧火了,忙起身道,“您家我大姑姑家的大表哥的闺女,如今也十五六岁了吧,我大姑姑性子好,大表哥也是个憨厚的,想必闺女也差不了,如果可能,我倒是愿意娶他们家的闺女呢!”

    大姑姑家的大表哥的闺女?

    麦穗心里默算着辈分,嗯,这闺女比萧芸娘还小一辈,跟那个什么狗子刚好一个辈分。

    不想,孟氏却突然沉了脸,顿了顿,又道:“侄女啊,这事我帮不了你,你知道当年她们家的三闺女,也就是你那个三表妹,她当初……”

    说着,孟氏悄然看了麦穗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