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萧大叔的新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4本章字数:2261字

    半个月后,萧景田的渔船终于大功告成。

    村里人闻讯纷纷赶过来看,对新船赞不绝口,这艘新船比他们的船大了一倍不说,里面设计得也很是精巧,甚至连吃饭睡觉的地方都有,就算是在海上走上一个月啥的也绝对没问题。

    “景田,你啥时候出海啊,俺们都等着你呢!”姜木鱼憨笑道,“昨天大柱他们去了千崖岛后面试了几网,网上除了缠了一些海菜,啥没捞到什么,连指头大的小鱼也没有,气得大柱回来后就把渔网晒干挂起来了,说要去镇上打工,再也不出海了呢!”

    “嘿嘿,景田哥,俺家没船,俺想跟着你干行不行?”小六子挠挠头,一本正经道,“这么大的船,你没个帮手也不行吧,你总得有个替你划船的吧?”

    见萧景田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小六子又挽起袖子,露出结实的胳膊,信誓旦旦道:“你放心,俺绝对不给你添麻烦,也不要工钱,俺啥活都会干,就是想跟着你出去见识见识。”

    小六子自小没了父母,是爷爷奶奶一手拉扯大的,前两年,二老相继去世,家里就剩下了他一个人。

    他人虽然小,却很是勤快,不仅把地里的活打理得有板有眼,闲时还帮着这家锄锄地,那家搬搬砖,在村里人缘还算不错。

    “好,你小子只要不怕吃苦,就跟着我干。”萧景田很是痛快地应下来,说道,“那你回去准备准备,咱们明天就出海。”

    小六子欢喜得手舞足蹈地跑了。

    姜木鱼小心地抚摸着新船,越看越喜欢,忙扭头问道:“景田,你找人看了下水的日子了吗?”

    新船下水,是有讲究的。

    “明天就是个好日子。”萧景田淡淡道。

    “那好,那好。”姜木鱼连连点头。

    众人围着船说了一会儿话,又纷纷动手帮忙把新船抬到海边,待安顿好船,才各自散去,约好早上一起出海捕鱼。

    浅湾里的小鱼越来越多。

    麦穗和小孟氏站在齐膝的海水里捞得心花怒放。

    浅湾水浅,又离龙叔的鱼塘太近,男人们不屑为了这点小鱼过来惹麻烦,整个浅湾竟然只有麦穗和小孟氏两个人在撒网捞小鱼,两人捞了半个多月,干鱼也都晒了不少,恨不得晚上也住在这里捞鱼。

    萧芸娘因为徐家的事情跟麦穗翻了脸,一直对她爱搭不理的,麦穗只得拽了小孟氏过来跟她捕点小鱼,一来相互之间有个照应,二来她也是很喜欢小孟氏的性子,两人比较合得来。

    “我说老三媳妇,你说咱们晒这些小鱼能卖出去吗?”小孟氏心里很是没底,几乎每天都要问一遍,“若是徐四再反悔不要了怎么办?”

    “放心,不会的。”麦穗擦了擦额头的汗,拽着渔网上了岸,把网里的鱼倒出来,不厌其烦地解释道,“我还是那句话,咱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多捞点鱼上来晒干,卖鱼的事情交给我就是。”

    “若是真的能卖了,咱们可以再多叫几个人过来的,就像梭子媳妇和狗蛋媳妇,那两个女人都是能干的。”小孟氏热心道,“我其实是担心卖不出去,所以才没叫她们。”

    “表姐,我跟你说了好多次了,你怎么还是不相信我?”麦穗哭笑不得道,“我实话告诉你吧,昨天我特意让牛五去打听了,他说离杨柳村不远的赵家堡村那边的确有个大牧场,到时候咱们直接送到牧场里去就行。”

    “这么说,你跟人联系好了?”小孟氏嗔怪道,“那你不早说,害的我白担心了这么多日子。”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嘛!”麦穗浅笑道,“明天你把那两个嫂子叫来,咱们多捞点就是。”

    “你不怕我们抢了你的生意?”小孟氏故意问道。

    “就是卖个鱼,有什么怕的?”麦穗正色道,“再说了,你就算是叫人家,人家也未必来,浅湾这边有小鱼的事情也不是啥秘密。”

    大家都在养精蓄锐地等着捕大鱼呢!

    听说每年的六七月都会有鱼随着潮汛过来产卵,那时候的鱼又肥又多,一年下来,渔民们也就指着这两个月的收获过日子呢!

    “也是。”小孟氏想了想,狡黠道,“那我不叫她们了,咱俩把这里的鱼全都独吞了得了。”顿了顿,又道,“对了,后晌咱们不来了,你跟我二姑姑去我家帮着做做饭,我大姑姑前几天托人捎话,说今天后晌要到我家坐坐呢!”

    “狗子的事情成了?”麦穗问道。

    “能不能成,就看今晚的了。”小孟氏笑道,“从我嫁过来,我大姑姑就没去过我家,我猜她来是看家的。”说着,又戳了戳麦穗,说道,“你一定要来,我肉都准备好了,你给咱做个红烧肉。”

    “好,我去。”麦穗也没多想,很是痛快地应下来。

    萧景田站在不远处的礁石上,不动声色地看着少女精致的眉眼,和纤细的腰身,她穿一身半旧的蓝色的衣裙,许是为了行动方便,特意把裙摆挽了个结,整个人显得格外干练利索,只见她把手里的渔网轻柔地撒了出去,一网下去,竟然真的捞了不少小鱼,她的脸上顿时乐开了花,跟小孟氏有说有笑地拽着渔网上了岸,把网里的鱼倒了出来,又兴冲冲地下了水。

    看着她瘦小单薄忙忙碌碌的背影,他不禁嘴角微翘,心里突然涌起一种莫名的舒心,刚想走过去帮忙,不知怎地,又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大踏步下了礁石,扬长而去。

    小孟氏的家住在村西头,跟萧家隔了大半个村子。

    不愧是泥瓦匠的家。

    院墙高大不说,院子里也修整得很是工整平坦,尤其是地上还铺满了青砖,有点类似于地板砖的味道,很是气派。

    小孟氏热情地迎出来,拉着婆媳俩进了正房,正房收拾得亮亮堂堂的,麦穗是越看越喜欢这房子,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这房子跟萧家那几间破房子简直有云泥之别。

    炕上坐着两个女人。

    身穿褐色衣裙的老妇人脸圆眼大,眼角皱纹丛生,嘴唇紧抿,不怒而威,稀稀拉拉的头发勉强在脑后挽了个低低的松果髻,浅褐色抹额上还缀了颗白色珍珠,在微白的天光里闪着幽幽的光芒,偎依在她身边的红衣年轻女子目光盈盈,面如桃花,生得很是妩媚,两人背光而坐,表情有些朦胧。

    “姐姐。”孟氏轻轻唤了一声,挨着炕沿坐下,又拉过麦穗萧道,“媳妇,这是你大姨妈和你三表姐。”

    “大姨妈,三表姐。”麦穗上前见礼。

    额,话说大姨妈这个称呼很喜感有没有?

    苏姨妈眼皮抬了抬,没吱声。

    孟氏顿觉尴尬,只是讪讪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