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苏三表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4本章字数:2226字

    麦穗冷不丁觉得一道冷冽的目光在瞪着自己,抬头一看,见苏家三表姐正泪眼朦胧地看着自己,鼻子还一吸一吸的,像是随时都会哭出来一样。

    “大姑姑,二姑姑你们聊,我跟老三媳妇去灶房张罗去了。”小孟氏见状,忙拽着麦穗就进了灶房。

    “我是真不知道三表妹会来。”小孟氏指了指正房那边,悄声道,“待会儿不管她说什么,你都不要搭理她。”

    “我哪里招惹她了吗?”麦穗很是无辜地问道。

    “哎呀,不是你招惹她了,而是你家景田招惹她了,对了,这事你不知道,我说给你听。”小孟氏拽过菜篮把一把韭菜塞到她手里,低声道,“她打小就喜欢景田,长大后非要嫁给他,可是景田死活不愿意,有次她追到咱们村里来,不知道因为啥事跟景田争执起来,气得跳了海,可是景田不但没救她,反而扭头就走,幸好被我家木鱼看见了,才把她捞了上来,当时我大姑姑很生气,硬是非得逼着我二姑姑给个说法,我二姑姑性子软,就劝景田看在三姑娘痴情的份上娶了她,可是景田死活不依,没过多久就出去闯荡去了,你想,如今三姑娘见了你,能不恨你吗?”

    “那三表姐一直没嫁人吗?”麦穗觉得这个黑锅,她背得有些冤,说到底,是三表姐跟萧景田之间的事情,跟她有个毛线啊!

    “没有,前几个月我大姑姑给她张罗了人家,苦口婆心地劝她嫁,本来三姑娘答应了,可是不知道怎地听说萧景田回来了,又死活不同意了。”小孟氏叹道,“本来我大姑姑还想再过来跟我二姑姑提提这事,哪知我二姑姑着急忙慌地把你娶了回来,气得我大姑姑在家大病了一场,这不,你们成亲,她也没来。”

    真是痴情女子负心汉。

    古来今往皆有之!

    麦穗一边择着韭菜,一边叹道。

    三表姐,要不咱俩换换,你嫁给萧景田,我去苏家当女儿。

    正胡思乱想着,苏三姑娘推开灶房的门,径自走到麦穗面前,冷冷问道:“萧景田呢?”

    “他在家里。”麦穗大大方方地看着她,不得不说,萧景田的这个表姐长得蛮好看的,身材也好,很是楚楚动人。

    “你去把他给我叫来,我有话跟他说。”苏三表姐红着眼圈说道,“我倒是要问问他,他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我去叫他?”麦穗愣了一下。

    有没有搞错?

    萧景田好歹是她夫君好吧?

    当媳妇的把自家男人叫过来跟爱慕他的表姐见面?

    “怎么?难道还得我上赶着去见他吗?”苏三表姐冷笑道,“不要以为他娶了你,你就真的把自己当根葱了,这世上除了我,谁也配不上他。”

    “三表姐,首先我有没有把自己当根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麦穗正色道,“其次就是如果你觉得只有你配上他,那你只管去找他就是,不必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

    “三表妹,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了,这景田如今都成亲了,你就不要再生事端了。”小孟氏好言劝道,“听表姐的话,忘了他,咱再找好的。”

    “好啊,这话可是你说的,是你让我去找他的。”苏三表姐不理会小孟氏,朝麦穗妩媚一笑,扭着腰肢款款而去。

    麦穗和小孟氏不禁面面相觑。

    看来,这苏三表姐的脾气还不是一般的怪啊!

    “老三媳妇,三姑娘不会是真的去找景田了吧?”小孟氏侧过身子朝外张望了一下,见院子里不见苏三姑娘,又嗔怪道,“若是她真的去找景田,你,你真的不在意吗?毕竟他们之间也曾经谈婚论嫁过啊!”

    “我在意什么?”麦穗皱眉道,“就算他们两人谈婚论嫁过,那又怎么样?我还能拦着不让他们见面?若是真的有什么,拦也拦不住。”

    再说了,她在萧景田心里算什么?

    怕是在他心里,她连个室友也算不上吧!

    她见他背负了债务,好心好意地跟他想办法还债,可他倒好,一句跟她没关系就顶了回来。

    他说了,他的事情跟她无关。

    既然如此,那他什么表姐表妹的,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也是。”小孟氏又重新坐好,笑道,“景田的脾气我知道,就算是三姑娘去找他,想必他也不会给她好脸看的,景田没成亲的时候,都没有搭理她,如今成了亲,就更不会正眼看她了。”

    麦穗只是笑。

    若是萧景田回心转意地想娶苏三姑娘,那她二话不说,立马给两人腾地方。

    “对了,老三媳妇,你说你成亲也好几个月了,怎么还没有动静?”小孟氏说着,目光落在了麦穗平坦的小腹上,低声道,“我听说鱼嘴镇上有个大夫,专看女人这方面的,要不要改天我陪你去……”

    “哎呀表姐,我没病,看哪门子大夫。”麦穗见她这么说,脸微微红了起来,说道,“这事,急不得。”

    她若是有了,那才不正常呢!

    “难道是景田?”小孟氏自知失言,忙捂嘴道,“要不,让他陪你去,顺便也给他看看!”

    让萧景田去看大夫?

    哈哈!

    脑补了一下萧景田的怒火,麦穗心里一阵狂笑,继而又一本正经地看着小孟氏,忍着笑道:“表姐,这事你就不要操心了,顺其自然就好了。”

    “你们,你们该不会还没有同房吧?”小孟氏见麦穗眉眼间神色很是坦然,并无半点羞涩之情,心里隐约猜到了几分,皱眉道,“我知道那小子的驴脾气,就是出去闯荡了十年也改不了,等她来,我说说他,哪有这么对媳妇的?”

    “表姐,你是我亲姐,我求你,千万不要跟他提这事,我觉得像我们现在这样就挺好的。”麦穗唯恐小孟氏动真格的,忙道,“你也知道景田那个性子,他不是别人能劝的,真的,我们这样真的挺好的,凡事水到渠成就好,刻意强求不是长久之计。”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小孟氏伸手戳了她一下,笑骂道,“也就是你这种没心没肺的能嫁景田,若是放在别人身上,早就哭闹着回娘家了。”

    “那是人家有娘家的,我不是没娘家吗?”麦穗一本正经地说道,“说实话,开始刚嫁过来的时候,我还担心他待我不好来着,现在觉得他其实人还不错,虽然不怎么搭理我,但至少也没怎么为难我,我觉得我很满足。”

    “唉,你从小没了爹,娘又改嫁,也是可怜的。”小孟氏叹了一声,起身出去抱柴。

    这时,炕上突然传来孟氏低低地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