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帮忙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4本章字数:2882字

    一大早,吴氏便又来找麦穗。

    她大姑子虽然是同村的,但出了事比谁都躲的快,除了麦穗这里,她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穗儿,你陪我去镇上走一趟,咱们去找你舅妈帮帮忙,看能不能先让我去衙门里看看你二爷爷。”吴氏皱眉道,“毕竟五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我一时凑不齐。”

    “娘,依我看,您根本不用拿银子保他出来,让他呆在里面反省反省也好。”麦穗手里也没多少银子,便直言道,“反正他出来也不务正业,整天招猫逗狗的,岂不是白白糟蹋了那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啊!

    她得晒多少小干鱼呐!

    “话不能这么说,他总是长辈。”吴氏一本正经道,“但凡有一点盼头,我都得试试。”

    麦穗顿感无语。

    婆婆是包子,亲娘也是包子。

    一对执着的亲家包子。

    吴氏见麦穗不说话,又有些担忧地问道,“你跟我出去,不耽误家里的事情吧?若是你婆婆不高兴,我就自己去。”

    “没事的娘,我们已经分家了,地里的活有公公,又不用我,我就是在家,也是去海边捞点小鱼,收拾收拾家务啥的,我婆婆不会说啥的。”麦穗说道。

    吴氏这才放了心,去正房找孟氏坐了坐,说了几句客套话,才跟着麦穗去了镇上。

    麦穗觉得吴氏为人太小心谨慎了。

    母女俩脚步生风地到了镇上。

    鱼嘴镇正逢十天一次的大集,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很是热闹,麦穗昨天卖了小鱼,手里有些余钱,便去糕点铺子买了些点心,毕竟不能空着手去找人办事。

    吴正德的裁缝铺子也是人山人海,围得水泄不通。

    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妇人正拉着一群女客有说有笑地聊着布料款式,冷不丁瞥见吴氏,便脸一沉,挤出人群,上前冷声问道:“你来这里干嘛?”

    “大嫂,我,我有点事情要找你们商量。”吴氏忙拉着麦穗上前几步,陪着笑脸说道,“能借一步说话吗?”

    “不能。”冯氏不屑道,“店里这么多人过来做衣裳,没看见我们正忙着吗?哪有时间听你说话。”

    “大嫂,我是真的有点急事。”吴氏索性说道,“我二叔父误入了龙叔的鱼塘,被衙门关了起来,想着你家大叔在衙门里当差,能不能通融一下,给说说情,让我进去见他一面……”

    “我说妹子,你当衙门是我家开的吗?想给哪个说情就给哪个说情?”冯氏撇撇嘴,上下打量了吴氏一眼,不屑道,“再说了,你那个家就是无底洞,任多少人情多少银子也填不满,以后还是少过来打秋风。”

    “娘,咱们走。”麦穗实在听不下去了,拽着吴氏就往外走,这算什么娘家嫂子,我呸!

    这样的娘家人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至于那个林二宝,就让他呆牢里得了。

    老不正经的。

    “哎呀,这不是他三婶嘛,你到这里来扯衣裳吗?”乔氏扭着腰肢从裁缝铺子里走出来,四下里张望了一番,问道,“老三没跟你一起来吗?”

    “他没来,我随便转转。”麦穗瞧着浑身上下焕然一新的乔氏,笑道,“听说石头已经去了麒麟书院读书,二嫂如今可是清闲了哈。”

    “他三婶,你真会说笑。”乔氏捏着帕子道,“你二哥跟着龙叔的货船出海好几天了,如今我可是既当爹又当娘地照顾孩子,这家里的里里外外,洗洗涮涮还不都是我的事情,哪像你,守着婆婆过日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不,你也没耽误赶集嘛!”

    “二嫂的意思是后悔分家了?”麦穗一本正经地问道。

    “可不是嘛,早知道就不分家了。”乔氏诉苦道,“如今我们自立门户,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这不,你二哥为了多赚钱,才跟着船走了,我这心呀,是一宿一宿地睡不着觉,唯恐他出什么事情。”

    麦穗只觉千万头草泥马从心头掠过,丫的,家里所有的饥荒都是萧大叔一个人扛着好不好?

    得了便宜还卖乖,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麦穗便认真道:“二嫂,其实我和萧景田也后悔分家了,你看家里的饥荒都是我们扛着,海上又没有什么收入,地里就算有收成,还得还你们两袋白面,我们就是不吃不喝,光还债也得十几年,既然分了家都不痛快,不如咱们合计合计,把家合起来?”

    “这么大的事情,岂是咱们两个女人说合就能合的。”乔氏期期艾艾地说道,“那啥,他三婶,你逛着,我,我忘记锁门了,先走了哈,改天到家里来玩哈。”

    说着,竟然一溜烟地跑了。

    麦穗顿时笑弯了腰。

    “穗儿,你这二嫂住在镇上?”吴氏很是惊讶,在她心目中,能住在镇上的都是有钱人。

    “是,刚刚搬过来没多久。”麦穗道,“我二哥在镇上给龙叔卖鱼,孩子又在麒麟书院念书,就在镇上租了房子住。”

    “麒麟书院听说挺费钱的。”吴氏连连咂舌,在她心目中,麒麟书院是有钱人家孩子就读的书院,听说一年得十两银子的束修,别说她了,就是整个山梁村也没有几户人家能念的起。

    麦穗只是笑。

    眼下老大老二每个月的月钱是二两银子,十两银子自然不在话下,更重要的是,这些年他们肯定存了不少私房钱,远的不说,就拿去年来说,他们每家才交了三两银子,明摆着私吞下了。

    可惜萧大叔对这些事情既往不咎,还是硬扛下来所有的饥荒,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吴氏想起林二宝的事情,又开始叹气,虽然林二宝和林三宝在外人眼里不成器,但她在山梁村住了八年,早已经把两人当成了至亲的人,她做不到置之不理。

    “娘,您不用发愁,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麦穗理解吴氏的心思,安慰道,“你若是非要把二爷爷保出来,咱们慢慢凑银子便是,我回去多晒些小鱼,不愁凑不够五两银子。”

    “都是娘不好,是娘连累了你。”吴氏叹了一声,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忙道,“对了穗儿,我来的时候答应帮二狗他娘买药来着,这样,我先去买药,你先回去,等筹够了银子我再去找你。”

    “好,那就这样吧!”麦穗皱眉道,“您也不要太着急了,二爷爷在牢里肯定没事的。”

    吴氏又叹了一声,转身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麦穗望着四下里琳琅满目的铺子,又摸了摸怀里的碎银,心里很是矛盾,原本想着卖了鱼改善一下生活,可是她娘家里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急着用银子,这钱她又舍不得花了。

    她站在那里,内心挣扎了一番,才决定先四下里转转,买些必需品再说,至于那个二爷爷,多关他几天也不委屈他。

    “大人劳心劳力地组建海上巡防队,我自然愿意效绵薄之力。”萧景田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青石板路对面的麦穗,不动声色地抿了一口茶,淡淡道:“只是我家里海上俗务缠身,不能事必亲躬,还望大人见谅。

    “这个无妨,只要你闲暇之余帮我指点一二就好。”许知县见萧景田松了口,大喜,忙道,“你放心,你该种地种地,该出海出海,绝对不会耽误了你的事情。”

    他是文人出身,对海上巡防啥的一窍不通,但最近海上不安宁,他便有了组建海上巡防队的心思。

    其实原来沿海各地都有卫所巡防营的,自从新皇登基后,这些卫所啥的都撤掉了,只留了禹州城的总兵府。

    可是总兵府对海上的事情置若罔闻,对渔船被劫的事情压根就没什么反应。

    “好多外村人并不知道是龙叔在我们鱼嘴村承包了鱼塘,所以难免会发生些误会。”萧景田淡然道,“还望大人对误入鱼塘的老百姓不可太苛责,若是引发民怨,就不太不值了。”

    “好说好说,回头我就把误入鱼塘的人给放了。”许知县连连点头道,“此事非我本意,都是龙叔的人太嚣张。”

    “难道龙叔的人都不把许知县放在眼里吗?”萧景田面无表情道,“还是如今连衙门也变成龙叔的了?”

    “自然不是,自然不是。”许知县皱皱眉,尴尬道,“等我回去就把人放了。”

    这时,有衙役匆匆赶来,弯腰对许知县耳语几句,许知县神色一喜,颠颠告辞离去。

    萧景田也跟着起身走了出去,见麦穗依然站在门口徘徊,便上前问道:“你在这里干嘛?”

    “等你。”麦穗冲他甜甜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