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这是我媳妇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4本章字数:2378字

    “我媳妇。”萧景田欠欠身,云淡风轻道,“不知于掌柜的,找我有何贵干?”

    于掌柜迟疑地看了麦穗一眼。

    麦穗会意,忙下炕朝他屈膝一礼,又扭头对萧景田道:“你们慢聊,我先走了。”

    “你先回家。”萧景田端起青瓷花纹茶盏,轻抿了一口,沉声道,“我一会儿就回去。”

    麦穗盈盈退了出去。

    吃饱了饭精神气爽,天也蓝了,树也绿了,古代风光一片大好啊!

    “景田,你啥时候有了媳妇了?”于掌柜目送着麦穗出了门袅袅而去,又转过身不可思议道,“连杯喜酒都舍不得请我去喝,不够意思哈!”

    “是我爹娘的意思,并非我本意。”萧景田淡然道,“不过瞧着她不是个愚笨的,便让她过来跑跑腿而已。”

    “我就说嘛,你连郡主都瞧不上,怎么会甘心跟一个村妇凑合一辈子。”于掌柜揶揄道,“不过,已经娶进门的媳妇,也只能先将就着用了,女人嘛,灯一吹,都一个样,等以后……”

    “你找我有什么事?”萧景田显然不想跟他讨论女人,转移话题道,“最近有什么消息吗?”

    “根据可靠消息,成王的确是来到了咱们禹州。”于掌柜压低声音道,“前几天我手下的一个眼线在禹州湛山寺庙会上发现了成王的踪迹,可惜当时人太多,把他跟丢了,随后我命人秘密把守在各个路口,也没有再见到成王,所以,我估计成王还在咱们禹州。”

    “希望他能够从此寄情于山水,潇洒于天地间,倒也不枉费咱们当初费得那番心思。”萧景田抬手推了推窗子,望着窗外那棵郁郁苍苍的槐树,幽幽道,“若是他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反倒不美。”

    “景田,你别忘了,论势力,论才干,成王丝毫不输于当今皇上,况且先帝爷又没有嫡子,他们只不过就差了个长幼之分,我想,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于掌柜看了看萧景田,皱眉道,“不是我杞人忧天,我觉得你如今虽然已经卸甲归田,但依然过不上你想要的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别的不说,就说溧阳郡主,你跟她早晚得有个了结,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不是你想抽身就能能抽身的,你若惹急了她,她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你可得当心啊!”

    “前些日子,有人在我家门口暗算我,可惜我一时失手把那两个人给踹海里淹死了,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萧景田把目光从窗外收回,关上窗,不动声色道,“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到底是谁要害我,但我觉得不会是溧阳,她应该没有那么恨我,再说我走的时候,皇上答应过我,不会让她打扰到我的。”

    “那到底是谁要害你?”于掌柜有些担忧。

    得罪了郡主,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知道,待那两个人的死讯传回京城,估计得半年以后了,若是再有什么人要暗算我,那也得等半年后吧?”萧景田不以为然道,“这事我倒是不担心,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海上,我总觉得许知县所说的海上不宁,绝非是寻常海盗出没,而是另有隐情。”

    “嗨,许知县的话不可信,那个龙霸天成天吵吵着海上不宁,海上不宁,可他的船已经跑了两三回了,还不是一点事情也没有,依我看,他们是在散播谣言,吞独食呢!”于掌柜不以为然道,“现在弄得别的商户都不敢出海,就是龙霸天的船跑得欢,摆明了是在唬人的。”

    “但愿如此吧!”萧景田皱皱眉,顿了顿,又道,“你这里我不会常来,免得有个风吹草动的,连累了你,若是你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就去鱼嘴村找我,且不可借他人之口相传。”

    “你放心,我明白的。”于掌柜点点头,又猛然想起了什么,嘿嘿笑道,“差点忘了告诉你,我下个月也要办喜事了。”

    萧景田挑挑眉,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似乎有些惊讶。

    “是我以前的旧相识,我们是一起在禹州城长大的。”于掌柜搓着手道,“前些日子我在街上无意间碰到了她,才知道她现在在镇上帮着主子打理绣坊,至今也没有成家,我们见了几次,都觉得以前的情意还在,我就决定,不如就娶了她吧!具体日子还没有定下,到时候我派人通知你。“

    “好,到时候我一定来。”萧景田嘴角扯了扯,笑道,“这杯喜酒我喝定了,你也该有个家了。”

    于掌柜只是嘿嘿地笑。

    两人寒暄了几句,才各自离去。

    萧景田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刚进门,便看见苏三姑娘聘聘婷婷地走出来,冲他妩媚一笑:“景田你回来了。”

    萧景田原本想去正房,但一见到她,便脸一沉,抬腿回了屋,麦穗正坐在炕上织渔网,见他回来,若无其事道:“回来了。”

    “她怎么在这里?”萧景田黑着脸问道。

    “我回来的时候,她就来了,说是想在你家住几天。”麦穗无辜地看着他,“不管怎么说,她总是你表姐,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由她了。”

    萧景田哼地一声走了出去。

    “景田,我又不是老虎,你干嘛跺着我?”萧景田刚走出去,麦穗便听见窗外传来苏三姑娘娇滴滴的声音,“我又不会缠着你,我只想在这里住几天散散心。”

    “就是啊三哥,三表姐这次是来陪我的,又不是冲你来的。”萧芸娘也上前帮腔道,“我可不许你冲着她吹胡子瞪眼的。”

    萧景田没搭理两人,迈开长腿进了正房,见孟氏正在忙着和面蒸包子,不悦道:“娘,你留她在家里干什么?你是嫌日子过得不够热闹吗?”

    “景田,三姑娘说她想开了,不再缠着你了,她这次来,只是陪着芸娘住几天而已。”孟氏瞪了他一眼,嗔怪道,“倒是你,别成天绷着个脸,好像三姑娘就是冲着你来的一样,你都成亲有媳妇了,她当时说给你做小是气话,你也不要一直放在心上。”

    萧景田沉默不语。

    “倒是你,你成亲也好几个月了,你媳妇一点动静也没有,你是成心让娘不省心是吧?”孟氏望了望窗外,低声道,“这些日子以来,娘瞧着你媳妇是个通情达理的,你不要仗着人家性子好,不当回事,听娘的,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早点生个孩子,娘为了你们的事情,愁得睡不着觉。”

    “娘,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分寸。”萧景田皱眉道,“我过些日子就要出海走几天,家里的事情您和爹多上心吧!”

    说着,抬腿就走。

    “真是些不省心的,多好的媳妇。”孟氏在背后嘀咕道。

    夜里,萧芸娘屋里传来苏三姑娘低婉凄凉的歌声,那歌声不高,但院子里的人却听得异常清楚,歌曲的大意是心爱的男人去了远方,痴情的女人在家里痴痴地等待。

    “愚蠢。”暗夜里,萧景田腹诽道,伸手推了推身边的女人,“睡了吗?我有事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