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这个媳妇真泼辣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4本章字数:2213字

    麦穗停住脚步,回头看他。

    黑衣人咬咬牙,望着女人纯真无辜的眸子,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说道:“你仔细操心你这块麦田,特别是麦子快要熟的时候,但你不要跟别人说是我告诉你的,否则你我都不好过。”

    说完,他一瘸一拐地快走几步,转眼消失在草丛里。

    麦穗一头雾水。

    难道有人盯上了这片麦子?

    又想起之前她过来晾晒野燕麦草的时候,碰到的那个黑影,会不会就是这个人呢?

    夜幕降临。

    黑衣人一瘸一拐地进了一座宅院,闪身进了外院的书房。

    “事情办妥了吗?”烛光暗影里,坐在书桌边的男人问道。

    “宗主,属下还没有接近麦田,便把铁夹子夹住了脚,受了些伤,所以……”黑衣人内疚地低下了头。

    “废物,两次都办不好这点小事。”男人沉声道,“我养你们是吃白饭的吗?”

    “宗主息怒,属下有更好的办法。”黑衣人似乎早有准备,小心翼翼道,“与其现在毁掉那片麦田,不如等麦子快成熟的时候下手,这样,那家人眼看丰收在望,却惨遭横祸,岂不是更快人心?”

    “哈哈,你小子果然比我还狠。”被称为宗主的男人拍手笑道,“好,那就依你说得办,若再时候再失手,我拿你是问,好了,你回去好好养伤,暂时不要去鱼嘴村那边了,待过几天麦子快熟的时候就看你的了。”

    “属下遵命。”黑衣人悄然擦了擦额头的汗,毕恭毕敬地退了下去。

    麦穗心情复杂地回到家,脑子里还在想着那个黑衣人说的话,前前后后细细想了一番,顿时觉得后怕起来,若不是黄大柱下的野猪夹子夹住了那个黑衣人,那岂不是那片麦田要遭殃?

    到底是谁这么缺德,非要毁掉这片麦子?

    难道是冲着萧景田来的?

    肯定是的。

    除了他,萧家其他人,包括她自己,都不可能惹下这么深的积怨,会让对方派人来毁了这么一大片麦子。

    她突然很想见到萧景田,把这一切都告诉他,实在不行,在麦田边上搭个棚子,日夜在那里盯着也行啊!

    麦穗有心事,精神有些恍惚,做饭的时候锅里没有添水,竟然再一次炸了锅,黑烟闹了满院子,萧大叔不在家,她又不会补锅,看来这锅得换了。

    这时,苏三姑娘和萧芸娘正簇拥着孟氏叽叽喳喳地走进来:“姨妈,这事不能不信,就当破财免灾了吧!”

    “就是啊娘,狐大仙的话可不能不听。”萧芸娘附和道,“横竖只是点白面的事情,为了我三哥,咱们好歹尽尽心吧!”

    孟氏有些犹豫,见麦穗正在收拾灶房,便上前说道:“媳妇,刚才大仙说了,说是海里的鱼精打我的灾,会应在景田身上,破解的法子就是得用白面捏九个面鱼,放在大门前供着,若是晚上鱼精过来拿了面鱼,就说明去了灾,景田就平安回来了。”

    “娘,眼下没有任何消息,说景田有难啊!”麦穗见孟氏任凭苏三姑娘摆布,心里有些生气,不悦道,“咱们再等两天,景田很快就回来了。”

    “那万一回不来怎么办?”苏三姑娘越看麦穗越不顺眼,猛地上前推了她一把,怒吼道,“横竖是你不关心景田,所以对他的死活也不上心,谁不知道你在麦家洼还有个小白脸在等着你,你是巴不得景田有什么,是不是?”

    苏三姑娘住在萧家这几天,成天跟萧芸娘在一起,跟麦穗本来没什么接触,麦穗觉得这个女人最多也是脸皮厚一些,也不想跟她有什么过节,但如今这个女人蹬鼻子上脸地动手推她,麦穗一下子火了,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我关不关心景田,跟你有什么关系?”

    孟氏愣了。

    她从来没有看到这个媳妇这样泼辣过,她怎么还敢打苏三姑娘呢!

    苏三姑娘没想到麦穗会打她,捂着脸愣了一下,继而又冲上去抓挠麦穗:“景田是我表弟,怎么跟我没关系,你个贱人,要不是你,景田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你赶紧给我滚出萧家,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

    “我是萧家明媒正娶的媳妇,你有什么资格赶我走?”麦穗一个闪身,避开苏三姑娘伸过来的爪子,毫不示弱道,“要滚的人是你,不是我。”

    “三嫂,你少说两句吧,三表姐也是为了我三哥好。”萧芸娘忙把苏三姑娘护在身后,气急败坏地说道,“她好歹是咱家的客人,你怎么能如此待她?”

    “我说小姑,你眼睛长头顶上去了吗?是我先动的手吗?”麦穗黑着脸道,“我看她压根就没把自己当客人,还嚷嚷着赶我走,到底谁是你三嫂,谁是你表姐?”

    “好了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孟氏忙拉住麦穗,眼圈红红地说道,“你三表姐性子耿直,说话口无遮拦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姨妈,你不用为我求情,反正嫁不成景田,我活着也没意思,就让景田这个媳妇打死我吧!”苏三姑娘三下两下弄乱了头发,冲到麦穗面前,大声道,“来来来,你打我呀,打我呀,有本事你今天打死我。”说着,猛地抓起麦穗的手往自己脸上打去。

    “你个疯子,打你我还嫌弄脏了我的手呢!”麦穗气急败坏地抽回手,猛地推开她,转身往屋里走,她不想跟这个疯女人纠缠。

    “你打死我吧!”苏三姑娘哭哭啼啼地拽着不让她走,萧芸娘也拽住麦穗,火上添油地劝道,“三嫂,你不能打三表姐啊,她都是为了三哥。”

    “你们都给我放手。”麦穗被两人拽住,脱身不得,气得脸通红,敢情此事还成了她的错了啊!

    “哎呀这是多大点事啊,闹成这样。”孟氏见三人推搡不清,忙上前劝架,但面对儿媳,女儿,外甥女,她一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拽拽这个,再拽拽那个,很是不知所措。

    麦穗对婆婆大人很是无语,为了尽快脱身,便趁机使劲踩了苏三姑娘一脚,苏三姑娘脚上吃痛,拉着麦穗的手顿时松了松,呲牙咧嘴道:“你个贱人,竟然敢踩我,我跟你拼了。”

    说着,抬脚用力去踩麦穗,麦穗忙闪身移开脚步,苏三姑娘一脚狠劲跺在了萧芸娘鞋面上,萧芸娘啊地一声痛出了眼泪,绣着彩蝶翩飞的粉红绣鞋被踩成了黑鞋,她本能以为是麦穗踩的她,带着哭腔道:“三嫂,你欺人太甚。”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萧景田站在门口,黑着脸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