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家里的锅又炸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4本章字数:2633字

    苏三姑娘见是萧景田回来了,忙松了手,上前拽了萧景田的衣裳,掩面而泣:“景田,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被你媳妇打死了。”

    她披散着头发,嘤嘤地哭,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萧芸娘也在哭,她是脚痛,抽抽泣泣道:“我招谁惹谁了,你们把气撒我身上,嘤嘤。”

    “都怪我,怪我。”孟氏见萧景田回来,心里彻底松了口气,语无伦次道,“我再等等就好了,是我太担心了。”

    麦穗面无表情地理理被两个疯女人弄皱的衣衫,连看也没看萧景田,转身进了屋。

    苏三姑娘和萧芸娘哭声更大。

    “够了,再哭给我滚出去。”萧景田黑着脸一把甩开苏三姑娘,摔门进了屋。

    孟氏见萧景田发了火,忙拽着苏三姑娘和萧芸娘回了屋。

    麦穗若无其事地坐在炕边整理网线,见他进来,竟然连头也不抬,萧景田顿觉好笑,不冷不热道,“越来越长本事了,你一个人竟然打她们两个?”

    麦穗脸一沉,扔下箩筐就往外走。

    却被萧景田一把扣住手腕,男人低醇的声音传来:“你要去哪里?”

    “要你管。”麦穗挣扎道,“你放开我。”

    “不放。”萧景田捉住她两只手,顺势把她抵在墙上,低头望着那双清澈的眸子,问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吵起来?”

    “你去问你表姐。”麦穗惊讶萧景田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腾地红了脸,推着他说道,“去问你娘,你妹,你问问她们,到底怎么回事。”

    她拼命地躲开他,却怎么也推不掉,他站在那里,固执地纹丝不动地把她环在两臂中间。

    淡淡的草木清香夹杂着一丝湿咸的气息将她层层包裹,他离她这么近,她甚至能听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

    见她恼羞成怒的样子,萧景田似乎也顿觉失态,放手松开她,说道:“好了,不要跟她们一般见识,做饭吧!”

    在船上的这些日子,每顿都吃着她烙的脂油葱花饼,时不时地也会想起她。

    每当想起她的时候,心里总是有种暖暖的感觉牵引着他的心,他越来越觉得他的这个媳妇跟别的女人是不一样的。

    “锅炸了。”麦穗不看他,赌气般道,“做不成饭了。”

    萧景田脸一沉,迈开长腿去了正房。

    这个女人果然是与众不同的。

    接二连三地炸锅,真是服了。

    一进门,见孟氏还在低三下四地安慰苏三姑娘,心里一阵烦乱,又转身退了出来,黑着脸出了门。

    约莫一个时辰后,麦穗在大门外和了泥巴准备补锅,却见萧景田扛着一口新锅进了门。

    麦穗心里一阵窃喜,却佯装不在乎地挎起篮子去了菜园摘菜,回来的时候,萧景田已经安好了锅。

    两人不说话,却配合默契地做饭。

    麦穗掌勺,萧景田烧火。

    院子里一片清明,唯有菜香袅袅。

    小六子一步跨了进来,见萧景田正坐在灶前烧火,吃了一惊,继而又嘿嘿一笑,上前说道:“三哥,我已经把那些鱼给饭馆送去了,船上还剩下了三筐杂鱼,你看怎么办?是抬到鱼市上去卖吗?”

    “不用了,给我留下一筐,剩下的两筐,你和栓子叔一人一筐,抬回去尝尝鲜吧!”萧景田边烧火边道,“剩下的鱼太小,去了鱼市也卖不上价格,自家留下吃了算了。”

    “嗯,好好好,我这就去把鱼抬下来,给你送过来。”小六子兴奋地撒腿就跑。

    麦穗炒了一盘青菜,烙了几个玉米饼,饭菜并不丰盛,萧景田却吃得津津有味。

    吃饭的时候,麦穗忍不住把黑衣人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萧景田,正色道:“我看得出,他只是受雇于人而已,大概是因为我帮了他,他才出言提醒的。”

    萧景田点点头,表示赞同,他看了看麦穗,沉声道:“以后麦田那边你不要去,我一个人过去打理就行。”

    “要不在地头搭个草棚,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们轮流去看着?”麦穗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眼下那片麦子长势太好,若是被人糟蹋了,多可惜啊!

    “你去看着?”萧景田闻言,俊朗的脸色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皱眉道,“若真的那些黑衣人来了,你能打得过他们?”

    “打不过。”麦穗如实道,有些沮丧地看着他,“那怎么办?”

    “放心,我自有办法。”萧景田放下筷子,掏出手帕拭了拭嘴角,见她低垂着头,露出一小截粉嫩的脖颈,喉咙动了动,低醇道,“我保证地里的麦子一棵都不会少,我也保证咱们来年顿顿有白面吃。”

    “你倒是自信。”麦穗见他信心百倍的样子,认真道,“难道你要去找出那幕后主使,去警告他一下吗?”

    “正是。”萧景田同样认真道。

    麦穗笑笑没吱声,她才不信呢!

    想了想,又道:“对了,我给那人包扎的时候,看到那人的裤角上绣着一朵黑色的小花,因为是无意间瞥了一眼,所以也就没有认真看,但凭感觉,那朵花绣得很是厚实精致,不太像是用手绣上去的。”

    一抬头,见萧景田眼睛不眨地看着她,她的脸又腾地红了起来,低下头不再吱声。

    萧景田见她红了脸,忙移开目光,看向窗外,看不出这个女人还挺细心的,竟然看到了黑衣人裤角绣着的曼陀罗花,黑色的曼陀罗花,他的眉头皱了皱,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不过是一块麦田,也值得动用那些人?

    不一会儿,小六子便颠颠地把鱼送了过来。

    满满一大竹筐鱼。

    麦穗很是惊喜。

    这筐鱼比她在浅湾里捞的鱼要大得多,送去牧场太可惜,便决定把吃不完的晒干留下自家吃。

    不用萧景田吩咐,她挑了一些大点的鱼给婆婆送了过去。

    都在一个院子里住着,没道理她做鱼吃,婆婆他们只有闻味道的份,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嘛!

    “送过来这么多鱼,你自己留下了吗?”孟氏接过鱼,很是惊喜,许是觉得刚才的事情,有些对不住媳妇,便低声道,“媳妇,你三表姐终究是个可怜人,又是娘的亲外甥女,刚才那事你别放在心上,娘知道你是个好的,是你三表姐性子太泼辣了些,你不要放在心上。”

    “娘尽管放心,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但如果三表姐再无事生非,我照样不会客气,到时候希望娘不要偏袒她。”麦穗放下鱼就走。

    三表姐是可怜的。

    难不成她就活该受气吗?

    因为是自家吃,她拿了针线把清理好的鱼串了起来,晒在屋檐下。

    许是因为萧景田在家,苏三姑娘收敛了许多,见麦穗在收拾小鱼,便也扭着腰肢端了木盆跟萧芸娘一起收拾鱼,时不时地瞪麦穗一眼,低语道:“表妹,明明是她打了我,怎么还弄得她受了委屈一样,姨妈也太惯着她了。”

    “嗨,我娘就那样,以前让我大嫂二嫂欺负惯了,如今好不容易分了家,却又开始受我三嫂的气了。”萧芸娘愤愤道,“我娘这辈子永远在媳妇面前低三下四的,我快要被她气死了。”

    “那也不能让她蹬着鼻子上脸吧?她欺负我也就罢了,还敢对姨妈甩脸子,真是没教养!”苏三姑娘瞟了麦穗一眼,低声道,“景田也不知道管管她,就由着她欺负姨妈吗?”

    “你也知道我三哥的性子,他对这些事情向来都不上心的。”萧芸娘叹道,“我娘心地又善良,以前被大嫂二嫂欺负成那样,也不曾对我大哥二哥告状啥的,何况是我三嫂,当初家里为了娶她,可是费了一袋白面呢!”

    “为了姨妈,这个恶人,我来做。”苏三姑娘挺直腰板道,“我最是看不得像她这样的泼妇,我这就去找景田说说他这个媳妇是啥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