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萧大叔真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4本章字数:2088字

    “三表姐,你小声点,我三嫂还在家呢!”萧芸娘忙嘘声道,“你当着我三嫂的面,去找我三哥告状,不太好吧?”

    “怕啥,我这就去找他说。”苏三姑娘含情脉脉地看了南厢房一眼,起身走到井边照了照妆容,见头发有些乱,便盈盈进了屋,开始梳洗打扮。

    眼角瞄着麦穗拿着麻袋,扛着扫帚出了门,便朝萧芸娘递了个眼色,才提着裙摆,羞羞答答地进了南厢房。

    萧芸娘会意,起身跟着麦穗走了出去,殷勤道:“三嫂,你去哪里?”

    “天色不早了,我去把鱼收起来。”麦穗面无表情道。

    “我帮你。”萧芸娘笑颜如花道。

    “不必了,我跟表姐她们一起收,很快就收完了。”麦穗挑了挑眉头,觉得这个小姑子很反常。

    “哎呀三嫂,你不会还在生我和三表姐的气吧?”萧芸娘亲昵地上前挽起麦穗的胳膊,撒娇道,“走嘛走嘛,我跟你一起去。”

    “想去就去,不要拉拉扯扯的。”麦穗推开她,嘴角扯了扯,正色道,“你跟你那个三表姐感情好,我管不着,但若是再发生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好好好,我知道了。”萧芸娘讪讪道,“你是我嫂子,咱们才是一家人嘛!”

    姑嫂俩一前一后地朝河床走去。

    萧景田正倚在被褥上看书。

    橙色的晚霞透过糊着白麻纸的窗棂斑斑点点地透了进来,洒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他挽着袖子,露出粗壮结实的臂膀,许是读书入了迷,他似乎没有察觉有人进了屋,眼皮不抬地翻看着枯黄的书页。

    “景田。”苏三姑娘看了男人一眼,心立刻砰砰地跳了起来,她虽然在萧家住了好些日子了,但像今天这么单独见他,还是第一次。

    十年了,她有好多话要对他说。

    “什么事?”萧景田越过书页,瞟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问道。

    “景田,我对你的心思,你是知道的。”苏三姑娘痴痴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俊朗的男人,眼里不知不觉地有了泪,心酸道,“小时候,若是有人欺负我,你总是会帮我出头讨回公道,这些我都记得,所以,我以为,我以为你对我是有情的,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变了心,娶了别的女人。”

    “表姐,若是今日有人欺负你,我依然会为你出头。”萧景田缓缓翻着书页道,“另外我希望表姐弄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从未意属于你,所以根本谈不上变心,十年前是这样,十年后依然是这样。”

    “景田,我实在不明白,我哪点比不上那个女人?”苏三姑娘哀怨地看着爱了十年的男人,泣道,“我们有从小的情意在先,又是亲上加亲的渊源,要是我嫁过来,肯定会好好侍奉公婆,做个好媳妇,不会像她那么泼辣无礼,你知道我姨妈受了多少委屈吗?”

    “说说看,我娘受了多少委屈?”萧景田不动声色地问道。

    “以前的我不知道,但今天这件事情,的确是那个麦穗不对。”苏三姑娘擦擦眼泪道,“姨妈见你多日未归,很是担心,加上这几天眼皮一直在跳,便去找了狐大仙算卦,狐大仙说,是海里的鱼精打了灾,会应在你身上,而且还给了姨妈破解的法子,让姨妈回来用白面做几个木鱼摆摆供,可是,可是那个麦穗不同意,说,说根本用不着如此小题大做,我当时急了,就说她不关心你,谁知道她扬手给我一个耳光,还说她就是不关心你,我能把她怎么样……”

    说着,又泣道,“她欺负我也就罢了,而且还警告姨妈,说不准告诉你她打我的事情,否则,就对我姨妈不客气,我姨妈生性善良,自然是忍气吞声地不肯告诉你。”

    见萧景田不语,又趁机道,“这也是我在,若是我不在的时候,她做了多少为难我姨妈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景田,我姨妈这辈子不容易,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被你媳妇欺负啊!”

    “那表姐的意思是?”萧景田放下书本,一本正经道,“我该如何处置她?”

    “休了她,或者先把她赶回娘家。”苏三姑娘环视了一下四下里,上前低声道,“我猜这个麦穗巴不得你这么做,因为我听说她在娘家还有个穷秀才在等着她,她跟他原本还想私奔来着。”

    萧景田以前听到麦穗跟吴三郎之间的长长短短的时候,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反而觉得这是件很好笑的事情,如今再次从苏三表姐嘴里听说此事,心里竟然很不爽,冷声道:“出去!”

    画面转得太快,苏三姑娘有些不知所措,便问道:“啥?”

    她以为他听进去了她的话。

    也相信了他媳妇是个蛮横无理的泼妇。

    还想着下一句含情脉脉地对他说:“景田,我不计较名分,只希望能陪在你身边就行。”

    “我让你出去。”萧景田恼火道,“从今以后,我不准你再踏进我房门半步,否则,休怪我不念亲戚之间的情分。”

    “萧景田,我对于你来说,只是亲戚间的情分吗?”苏三姑娘的心一下子冷了下来,冻成了冰,失望道,“我等了十年啊萧景田,你怎么能这样待我?”

    “你就是再等十年,我还是那句话,我于你只是亲戚间的情分,仅此而已。”萧景田的声音愈加冰冷道,“明明是自己愚蠢偏执,却要把过错强加给别人,如今,你竟然还执迷不悟地住到萧家来,自作聪明地继续编织你愚蠢偏执的梦,殊不知,你越是这样做,越会让我瞧不起你。”

    男人说话的声音不大,却让人感到异样的寒。

    他的话,犹如钢刀毫不客气地戳到了她的痛处,揭穿了她自以为隐藏得滴水不漏的私心。

    苏三姑娘羞愤得无地自容,掩面而逃。

    “三姑娘,这天都黑了,你去哪里啊!”孟氏见外甥女失魂落魄地从南厢房里跑了出去,忙慌里慌张地跟了出去。

    萧景田随后也不紧不慢地出了厢房,看了看天色,见天边晚霞妩媚秀丽,连绵成了一道瑰丽的云海,便快步出了门,转眼消失在通往村外的小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