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大水冲了龙王庙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4本章字数:2034字

    暮色四合。

    一匹快马停在了饭馆门前。

    身穿玄色劲装的男子麻利地跳下马背,大踏步进了饭馆。

    店小二颠颠地跑出来把喘着白气的枣红马牵进了马厩。

    于掌柜在门口早已经等候多时,见了来人,忙毕恭毕敬地把他迎了进去。

    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后院。

    见了端坐在炕上的人,玄衣男子神色一凛,忙俯首作揖,颤声道:“属下见过景将军,景将军别来无恙。”

    “谢宗主,几年不见,你铁血盟怎么会惨落到如此境地。”萧景田端起青花瓷茶碗,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口,说道,“竟然连犄角旮旯的小生意也开始接手了,这实在不是你的作风呐。”

    除了让江湖人闻风丧胆的铁血盟,哪个敢用黑色的曼陀罗花做标记。

    “属下愚钝,还望景将军明示。”被萧景田称为谢宗主的男人闻言,大气不敢出地抱拳道,“铁血盟这几年在江湖上一向是规规矩矩行事,不敢忘昔日将军的教诲。”

    虽然萧景田不再是他的顶头上司,可昔日余威还在。

    即使他现在是让人畏惧的铁血盟宗主,但在萧景田面前,他仍然不敢拿大。

    “谢宗主快快请起。”于掌柜看了萧景田一眼,忙上前扶起他,笑道,“你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呐!”

    谢严大惊,再次抱拳道:“若是铁血盟无意惊扰了景将军,纯属误会,还望景将军见谅。”

    “如今我已经卸甲归田,隐居山野,想过几年安静的日子,不想,还是碰到了你们铁血盟的人。”萧景田继续喝茶,波澜不惊道,“既然是误会,说开了也就算了,但还有件事情,我想提醒你谢宗主,成王的事情,你们还是少费心机为好,稍有不慎,那便是杀头的大罪。”

    铁血盟若不是想拿成王的事情立功,当然不会连糟蹋他家麦田这等小事也管,说白了,就是想四下里探究成王的下落而已。

    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他。

    “多谢将军教诲,属下惭愧。”谢严面带愧色,再次作揖道,“属下明日就把禹州城的人全部召回,决不敢再惊扰了将军。”

    萧景田微微颌首。

    谢严讪讪退下。

    “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谢严还是这么怕你。”于掌柜笑笑,“可想而知你以前带兵征战的时候有多么恐怖吓人了。”

    萧景田嘴角动了动,缓缓道:“只怕他人在江湖,有些事情身不由己,这事你盯着点。”

    “你呀,说是卸甲归田,不理世事,可如今却如此牵挂着成王,你就不怕皇上怀疑你归隐是假的,暗中扶持成王才是你的目的?”于掌柜低声道,“虽说此地离京城遥远,但你不要以为你在皇上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皇上就不会惦记你。”

    “我只是提醒谢严不要为了立功就去为难成王,而不是想过问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萧景田沉声道,“我既然是退隐,当然退得干干净净,但若是有人打扰了我的清净,我是不会装聋作哑的。”

    “唉,当初你们三人浴血沙场,情同兄弟,可是如今当皇上的当皇上,归隐的归隐,流落民间的流落民间,还真是世事无常哪!”于掌柜叹道。

    萧景田低头摩挲着手里的茶杯,不吱声。

    “好了好了,就当我从来没问过,你放心,成王如今虽然落魄,但他怎么说也是根基深厚,不会轻易被人发现的,你放心就是。”于掌柜顺手从墙柜里取出账本递给他,“我知道你回来的时候是两袖清风,也知道你家里其实没什么钱,你又不肯收我的银子,想必这些日子过得很是清苦,我这心里着急啊,这样,今晚咱们把账结了吧,你放心,我没有徇私,你送过来的鱼都是按照市场价算的。”

    “既然要重新开始,自然得白手起家。”萧景田不接账本,浅笑道,“我对这样的日子很满意,若是钱财唾手可得,我反而觉得不美,银子不急着拿,等月底的时候,我会让拙荆跟你结算。”

    “唉,听你说话,倒像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了。”于掌柜摇头笑道,“昔日征战沙场的大将军如今要靠捕鱼度日,不知皇上知道了,会作何感想。”

    “若是我大周堂堂大将军离了战场就养不活自己,那皇上才应该反思呢!”萧景田一本正经道,“你且看着,用不了一年,我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到时候我的鱼,肯定不止供你一家饭馆,而是价高者得。”

    “景田,你这可不够意思哈!”于掌柜收起账本,笑道,“你知道我这饭馆乃是百年老店,选用食材很是挑剔,就喜欢你船上的那些杂七杂八的深水鱼,之前我的菜谱上因为没有合适的食材,海鲜类一直跟别家的差不多,如今有了你这些深水鱼,我正琢磨着推出一些新菜品,若是你给了别家,捧红了别家的生意,那我可是得跟你急。”

    两人说笑了几句。

    萧景田告辞离去。

    于掌柜一直把他送到了大门口,临了,又像是想了什么,笑着说道:“下个月二十六,是个好日子,别忘了来喝我的喜酒。”

    “一定。”萧景田抱拳道。

    苏三姑娘被萧景田抢白了一顿,羞愤难耐地跑到海边想跳海,正巧被小孟氏和姜木鱼看见,两口子好说歹说地把她拽回家,百般安慰。

    孟氏被这个外甥女愁得差点也跟着跳了海。

    见过倔的,可是没见过这么倔的。

    小孟氏的儿子泥瓦匠狗子听说此事后,皱眉道:“娘,我看咱们跟苏家的亲事还是算了吧,姑姑这个样子,若是侄女也这个样子,那咱们过不过日子了?”

    “姑姑是姑姑,侄女是侄女,是不一样的。”小孟氏叹道,“你放心,苏家丫头通情达理,比她姑姑强了百倍,若是她也是这个样子,我哪能让那丫头进咱们家的门,等你见了苏家丫头就知道了,是个好姑娘。”

    当晚小孟氏的话便应验了。

    狗子真的见到了苏家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