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跟他拉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4本章字数:2097字

    “自然算话。”萧景田似乎被她快乐的情绪所感染,忍不住嘴角微翘,促狭道,“拉钩就拉钩,我萧景田从来不曾失信于人。”说着,伸出粗壮有力的带着薄茧的小指头勾住她的小爪子。

    望着他和她缠在一起的手指,麦穗突然红了脸,忙缩回手指,很是难为情的低下了头,她差点忘了萧大叔是古代男人了。

    她这样会不会让他感到她很是轻浮或者她在有意跟他套近乎。

    那个,她对他可是没有那个意思的。

    “带吃的了吗?”萧景田抽回手,神色从容道,“我娘该不会只让你带了九个小面鱼吧?”

    “多带了两个。”麦穗忙掀开竹篮,拿出一个小面鱼和一小块咸菜,递给他,说道,“娘说让咱们垫垫饥。”

    萧景田咬了一口,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弯腰掀开船板,从船底暗格里掏出一个布袋,扔到麦穗面前,道:“这是上次路过齐州的时候,碰到一个旧相识的船,他从他的货船上扔给我的一包酸梅果,你尝尝看,喜欢不喜欢。”

    “太好了,我最喜欢吃酸梅果了。”麦穗笑得眉眼弯弯,忙接过布袋,掏出纸包,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粒粒饱满,颜色艳丽的酸梅用黑糖腌制了,别有一番风味。

    哈哈,跟着萧大叔有糖啊!

    她竟然还能吃上酸梅果,真是想都不敢想啊啊!

    萧景田见她吃得津津有味,连嘴角都沾了糖渍,忍不住地笑了笑,不声不响地吃篮子里的小面鱼。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

    木船慢慢地朝岸边划去。

    “天哪,你怎么把供品都吃了?”麦穗无意瞟了篮子一眼,低声道,“我刚才不是跟你说只多出来两个吗?怎么吃了五个?”

    “你相信是鱼精吗?”萧景田反问道。

    麦穗摇摇头。

    “那不就得了。”萧景田不以为然道,“待会儿,我就让你看看真正的鱼精长什么样!”

    暮色四合。

    橙色的霞光笼罩着海面,木船在海面上投影下一抹幽暗的影子。

    麦穗听萧景田说她将要看到鱼精,心里不禁狂跳了几下,难不成,难不成这海面上,真的有鱼精?

    瞧着他神色很是笃定,麦穗小心地问道:“你见过鱼精?”

    “没有。”萧景田见她紧张兮兮的样子,突然感到很好笑,忍不住嘴角微扯,正色道,“之前没有供过鱼精,所以不曾见过,但既然今夜供了鱼精,想必那鱼精定会出来相见的。”

    到了岸边。

    麦穗大气不敢出地下了船。

    萧景田倒是很自觉,泊好船,三下两下爬上浅湾后面那块巨石,把剩下的小面鱼放在上面后,便拉着麦穗下了岸堤,绕了一圈后,两人竟然再一次来到了那片礁石丛中。

    “别出声,待会儿鱼精就来了。”萧景田见麦穗满脸不解,低声道,“你放心,鱼精不会吃你的,要吃,也是先吃我,你都不够塞牙缝的。”

    “哎呀,你瞎说什么呀。”麦穗抚抚胸口道,“我倒不是担心鱼精吃我或者吃你,我只是觉得眼下这个氛围挺让人害怕的。”

    惨白的月光。

    空无一人的海面。

    躲在暗礁后面等着看鱼精的两人。

    想想都觉得恐怖。

    两人半蹲在礁石的缝隙里,挨得很近,由于紧张,她整个人几乎都蜷缩在他的怀里,她的一缕头发撩在他脸上,女儿家的气息肆无忌惮地萦绕在他身边,他从来没有跟一个女人靠得这么近,又是这样的姿势,他低头看着她,心中顿时涌出一种想保护她的冲动。

    这时,不远处,一个模糊的黑影朝礁石走去,确切地说是爬过去。

    麦穗吓得不敢再看,索性埋首在他怀里。

    原来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鱼精啊啊啊啊!

    她错了,真的错了。

    不该不信神灵的。

    想到萧景田多吃了三个供品,心里又一阵忐忑,若是鱼精追究起来,发了怒怎么办?

    啊啊啊,该不会找上门算账啊!

    “别怕,有我呢!”萧景田见怀里的女人瑟瑟发抖的样子,便轻轻拍拍她的肩头,低声安慰道,“你抬头仔细看看,那个鱼精长啥样。”

    “我,我不敢看。”麦穗吓死了,她是无神论者啊,如今鱼精的出现彻底颠覆了她的三观,她心里很是惶恐,脑海里不断浮现出鱼精的样子,青牙撩面?眼如铜铃?

    “你再不看,鱼精就要走了。”萧景田忍着笑道,“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鱼精的,不看可惜了啊!”

    麦穗一听也是,便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支起身子看着爬到礁石上面的那个黑影。

    那黑影把萧景田放在上面的小面鱼一个一个地踹到怀里放好,然后又小心翼翼地顺着礁石爬下来。

    海边,静悄悄地。

    没有人走动。

    那黑影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四下里看了看,便朝两人藏身的礁石丛走过来,待麦穗看清了那黑影的脸,脸上所有的表情都瞬间凝固了,那黑影哪里是什么青牙撩面,眼如铜铃的鱼精,竟然是,竟然是鱼嘴村里长黄有财的儿子黄大柱。

    黄大柱并没有发现躲在礁石丛中的两个人,他穿过礁石丛,下了岸堤,脚步轻松地朝村子走去。

    “怎么会是他?”麦穗惊讶过后,还是惊讶。

    “那个狐大仙就是黄大柱的外祖母。”萧景田从容道,“他外祖母一个人住,就靠这个为生,说起来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也是,存在就是合理的。”麦穗点头道,“再说此事本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横竖大家只是求个心安罢了。”

    麦穗突然觉得有信仰是件好事。

    有所畏惧,引人向善。

    没啥不好的。

    “的确是这样。”萧景田看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欣赏,云淡风轻道,“所以有些事情,咱们心知肚明就好,不必断人财路。”

    麦穗点头道是。

    相谈甚欢。

    两人心情愉悦地回了家。

    刚进门,便听见正房传来萧宗海的吼声:“你个不知廉耻的东西,你二哥出了事,家里忙得焦头烂额,你竟敢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看我不打死你。”

    “爹,您误会了,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萧芸娘哭喊着从屋里跑出来,见萧景田回来,忙躲到萧景田身后,大哭道,“三哥,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