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哄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5本章字数:2098字

    萧景田走了几步,突然转身又往回走,见麦穗依然坐在船上低泣,脸一沉,一跃上了船,伸出长臂把这个倔强的女人一把揽进怀里,低头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脸,沉声道:“今天这是个意外,我又不是故意把你弄丢的,你到底在委屈什么?”

    “我今天差点被那几个混蛋欺负了,你觉得我不该委屈吗?”麦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泣道,“但凡你心里稍稍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还说你不是故意的。”

    “好了好了,这不是没事嘛!”萧景田见她眼泪鼻涕地蹭了他一身,皱皱眉,拍拍她的肩膀,好脾气地劝道,“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保证。”

    想起这个小姑娘到底是胆子小,的确吓坏了。

    是他大意了。

    “没有以后了,我再也不会跟你出去了,我于你,压根什么都不是,我又何必跟着出去碍眼。”麦穗推开他,擦擦眼泪,起身跳下船,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萧景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不声不响地下了船,女人就是麻烦。

    一连几天,麦穗都没跟萧景田说话。

    她都不想见到他。

    反倒是萧景田,却像没事人一样,有时候也会有意无意地跟她搭话,但麦穗并不领情,通常是扭头就走。

    他若是受不了她的脾气,就休了她吧!

    地球离了谁都转。

    她离了他,照样活。

    孟氏最先发现的两个人不对劲,虽说之前这小两口就不怎么热乎,但那都是她儿子冷淡媳妇,如今她怎么瞧着,现在倒了过来,是媳妇不搭理儿子了呢?

    为此,当娘的很不放心。

    但她不好问媳妇,便找了儿子过来问,她虽然生性有些懦弱,但并不糊涂。

    “娘,啥事也没有,您就不要担心了。”萧景田淡然道,“做夫妻也是讲究缘分的,没有缘分还渴求什么琴瑟和鸣。”

    其实上次的事情,他知道他也有错。

    她受了惊吓他也能理解。

    但她回来后一直不搭理他,他就想跟她赔不是也没机会。

    想不到这个女人是如此地倔强。

    “你甭跟我说这些缘分不缘分的,你们既然成了亲,就是有缘分。”孟氏语重心长道,“景田,你们成亲也四个多月了,是块石头也快捂热了,你媳妇若是个不讲理,胡搅蛮缠的,倒也罢了,可是如今,娘瞧着这个媳妇是真的好,你就不要想这想那的了,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早点生个孩子,你也不小了,这些事情还用娘教你吗?”

    萧景田起身就走。

    孟氏只是叹气。

    照这样下去,她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啊!

    闺女的事情还没有着落。

    儿子成了亲,却迟迟不圆房,跟没成亲一个样。

    怎一个愁字能说得透。

    “姑姑,儿孙自有儿孙福,您就不要担心了。”小孟氏劝道,“就拿我来说,当初我跟狗子他爹不也是不对付,可是我们现在不是也过得好好的嘛!”

    “我倒不担心媳妇,我就是担心景田那个性子。”孟氏叹道,“自从景田从外面闯荡回来,我这个当娘的,就发现跟他说不到一块去了。”

    “这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您也不要太操心了。”小孟氏搓着麻绳叹道,“若是没有三姑娘的事情,我家狗子跟二丫年前也该成亲了,可是如今徐家求娶三姑娘做小,我大姑姑气得直跳脚,可是架不住三姑娘愿意啊,这不,母女俩正僵着呢!”

    “这说起来,三姑娘给人做小,也是可惜了。”孟氏皱眉道,“这说来说去,也是因为景田,这事我们也不好掺和。”

    “咱们也没法掺和呐。”小孟氏撇嘴道,“依我说,只要三姑娘愿意嫁的,就赶紧嫁过去得了,趁着年轻,还能生个孩子傍身,再拖下去,黄花菜也凉了,我大姑姑是不甘心罢了,总是想着三姑娘能嫁个好人家,最好还是正室,不是我说我大姑姑,这样的好事,就像是天上掉元宝一样,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是那么说,可是我瞧着,徐家那个正室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竟然跟她爹上我们门上闹腾。”孟氏想起那天的情景,依然心有余悸道,“幸好当时景田在,三言两语地打发了父女俩,要不然,还指不定怎么闹呢!”

    “也是,就三姑娘那样的,嫁过去也是个惹事精,人家毕竟是正室,总得提前过来威震一下三姑娘。”小孟氏把搓好的麻绳整齐地放在篮子里,又取过梭子开始织着渔网,说道,“这事我也听说了,徐大公子那个正室家娘家兄弟是个待考的秀才,若是中了,她的身价更是提升了一层,徐家就更不敢小看她了,唯一能戳中她痛处的,就是她婚后无子,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徐大公子完全有理由把三姑娘纳进门的。”

    孟氏点头道是。

    两人正说着,苏姨妈带着苏二丫脚步匆匆地走了进来,一进门,苏姨妈拍着大腿哭道:“你们说,我这是作了什么孽啊,养了这么个不孝的东西,这还怎么办啊!”

    孟氏和小孟氏面面相觑。

    “姨妈,姑姑,我三姑姑不见了。”苏二丫眼圈红红道,“今天早上,因为徐家的事情,祖母说了姑姑几句,姑姑气不过便顶撞了祖母,随后便摔门而出,再没有回来。”

    “兴许是去了镇上。”孟氏见自家姐姐哭得天昏地暗的,心里有些发虚,忙道,“之前三姑娘跟芸娘就经常去镇上送绣品,一送就是大半天,没事的。”

    苏姨妈只是哭。

    小孟氏突然觉得苏三姑娘像谁了。

    “可是有人今天早上在村口见姑姑上了一辆马车……”苏二丫说着,神色有些尴尬道,“所以,所以祖母担心姑姑她,她……”

    苏二丫到底是未出阁的姑娘,又是当着未来婆婆的面,私奔两个字她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大姑姑是担心她跟着男人私奔了?”小孟氏惊讶道,“三姑娘不会这么糊涂吧?聘为妻,奔为妾,她这是何苦来着?”

    说着,她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拍拍脑袋大大咧咧道,“哎呀,我忘记了,三姑娘本来就是给人做妾的,还谈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