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苏三姑娘失踪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5本章字数:2287字

    苏姨妈闻言,停住了哭声,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不悦道:“你这是什么话,正经人家的妾比穷人家的妻都体面,若是没有正室的点头,妾就不能是妾,只能说偷。”

    “那怎么办?姐姐,咱们得想办法找三姑娘啊!”孟氏总算是想到了最关键的问题。

    “我今天就是为了此事来的。”苏姨妈擦着眼泪道,“我家三姑娘出了这事,怎么说也是跟你家景田有关系,这事他不能不管。”

    “姐姐,你让他怎么管?”孟氏不明白。

    “当然是让他出去把三姑娘给我找回来。”苏姨妈不可思议道,“我一个妇道人家,二丫他爹又是个老实巴交的,上不了台面的,这事只能让景田出面了,他不会是有了媳妇,忘了表姐了吧?”

    有了媳妇忘了表姐?

    这话怎么说,都不通啊!

    “那此事等景田回来我跟他说便是。”孟氏低头道,“只是他最近出海比较忙,我也不知道他啥时候能有空闲。”

    “妹妹,我家三姑娘丢了,这是何等的大事,怎么你还惦记着景田出去捕鱼呢?”苏姨妈黑着脸道,“他萧景田要是还有一丝一毫的良心,三姑娘的事情他就应该义不容辞地去做。”

    “是是是,回头我跟他说。”孟氏讪讪道。

    夜里,孟氏见南厢房屋里的灯亮了,便推门走了进去。

    萧景田正倚着窗台看书。

    麦穗在织渔网。

    两人虽然坐在同一铺炕上,却犹如隔着千山万水,谁也不想搭理谁。

    见孟氏进来,麦穗才起身相迎,勉强笑道:“娘来了,快炕上坐。”

    “媳妇,你白天忙着晒鱼,晚上还要织渔网,也难为你了。”孟氏拍拍麦穗的手,看了萧景田一眼,问道,“景田,你船上的渔网不是不少了吗?怎么还让你媳妇织渔网呢!”

    “多多益善。”萧景田云淡风轻地答道。

    “甭跟我说这些我听不懂的话,够了就不要织了,多累眼睛呐!”孟氏瞪了萧景田一眼,又转身朝麦穗说道,“景田船上需要什么网,就告诉娘,娘帮你织。”

    “好。”麦穗面无表情地点头应道。

    “景田,适才你大姨妈说你三表姐不见了,想让你帮着找找。”孟氏看了麦穗一眼,又道,“咱们到底是一家人,你看咱们是不是应该帮帮忙。”

    见萧景田皱起了眉头,又忙把苏三姑娘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又道,“若真的是私奔倒也没啥,怕只怕是别人起了坏心,让你三表姐吃了亏。”

    “这种事情应该报告官府,我怎么出去找?”萧景田缓缓翻着书页,云淡风轻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她自愿的,找什么找?”

    “景田,话不能这么说,就算是三姑娘跟人私奔了,咱们也得到处打听打听才是。”孟氏叹道,“再说,你大姨妈都求到家里来了,咱们不能往外推,你说是不是媳妇?”

    麦穗机械般地点头道是。

    萧景田管不管苏三表姐的事情,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又不是萧景田的谁。

    没想到,她这个动作被萧景田看在眼里,萧景田突然扭头看着麦穗,不冷不热地问道:“你也觉得此事我应该管?”

    原本娇嫩活泼的小猫突然变成了带刺的小刺猬,他有些不适应。

    麦穗眼皮抬了抬,没搭理他。

    “你媳妇通情达理的,当然觉得你该管。”孟氏看看儿子,又看看媳妇,叹道,“景田,三姑娘的事情,咱们能帮尽量帮帮她吧!”

    “我知道了。”萧景田淡淡道,“若是三表姐今晚没有回家,那我就出去打听一下便是。”

    待孟氏走后,萧景田又神使鬼差地问麦穗:“你觉得三表姐是跟人私奔了还是被绑架了?”

    他语气是轻松,甚至还带了一丝调侃。

    似乎他三表姐不是那个等了他十年的痴情女子,而是路人一枚。

    麦穗很反感他的这个态度。

    虽然她也不喜欢苏三表姐,但她也不希望苏三表姐出事好不好?

    见他这样问她,她便不冷不热地开口道:“三表姐私奔也好,被绑架了也好,你都不关心,又何必问我?”

    “谁说我不关心了?”萧景田不动声色地看着她,正色道,“她是我表姐,她出了事,我自然很担心。”

    不知道为什么,麦穗见他这样说,顿觉好笑,他眼里只有他自己,还知道关心别人?

    “你明天去趟于家饭馆,把这个月卖鱼的账结算清楚。”萧景田见她眉眼柔和起来,又道,“正好小六子明天去镇上买网线,你跟他一起买好网线,再去饭馆那里把账结了。”

    “你让小六子买完网线以后,再去饭馆把账结了就是,干嘛非得让我去?”麦穗面无表情道,“我明天还有别的事情呢!”

    “你明天有什么事情?”萧景田反问道。

    “你管我!”麦穗扭头不看他,自顾自地摆弄着箩筐里的网线,“我有我的事情。”

    “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萧景田伸手把箩筐扔到一边,展颜笑道,“明天你必须去。”

    麦穗顿感无语。

    他到底哪来的自信支使她做这做那的?

    两人一夜无话。

    第二天麦穗醒来的时候,萧景田早已不见了踪迹,这个人总是行踪不定,她都习惯了。

    “三姑娘昨晚一夜未归,你大姨妈去徐家找人,徐大公子说并没有见过三姑娘,还主动去衙门告了官,我让景田去赵家堡那边看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孟氏对麦穗叹道,“姑娘家家的,这可如何是好,若是真的出了啥事,别说妾了,就是白给人家,人家也不愿意要啊!”

    麦穗点头道是。

    萧芸娘倒是显得很是紧张,一听说这个消息,就显得心神不宁的样子,两人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天,如今小伙伴出了事,她当然是心有余悸的那个。

    孟氏唉声叹气了一番,在小孟氏的陪同下,又去了村东头找狐大仙去了。

    吃完饭,小六子便穿戴整齐地上门找麦穗跟他一起去镇上买网线。

    麦穗当然不好说不去啥的,便跟他一起去了鱼嘴镇。

    “三嫂,我听说锦绣绣坊的网线挺结实的,咱们去锦绣绣坊看看吧!”小六子提议道,“上次我和三哥去的是谢记绣坊,谢记绣坊的网线不怎么耐用,咱们去锦绣绣坊买吧!”

    “好。”麦穗从善如流地点头答应。

    小六子跟了萧景田这么长时间了,对船上用的网线比她更明白一些。

    两人又去了锦绣绣坊。

    锦绣绣坊的门虚掩着,里面依稀传来女子娇软的笑声和男子低低的说话声。

    小六子刚想上前敲门。

    却被麦穗一把拉住:“算了,不要进去了,咱们等会儿再来。”

    若是看到什么不雅的事情,岂不是很尴尬?

    “可是里面明明有人啊!”小六子不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