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串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5本章字数:2111字

    直到回了家,麦穗还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

    整整二十五两银子啊啊啊!

    加上萧景田提前预支的那五两,这个月萧景田的收入足足是三十两银子。

    麦穗越想越激动。

    之前萧景田揽下的饥荒终于能还清了。

    怪不得萧景田一直说,家里的饥荒不用她管,原来他心里有底呢!

    萧景田回来后,见麦穗坐在炕边发呆,有些奇怪,便上前问道:“银子拿回来了?”

    “拿回来了。”麦穗把银子推到他面前,尽量克制住愉快的心情,淡淡道,“一共二十五两。”

    “噢,你收起来吧!”萧景田似乎并不怎么在乎这点银子,云淡风轻道,“看家里缺什么,就拿着钱去镇上买就是。”

    “咱们还是先把饥荒还了吧!”麦穗提议道,欠着人家的银子她总是感到心里不舒服,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行,那你看着办吧!”萧景田进屋坐了坐,又起身去了正房。

    麦穗顿感无语。

    他这是啥态度啊,难道要她自己去还账不成?

    孟氏蒸了包子,招呼麦穗过去一起吃晚饭。

    萧景田端坐在炕上跟萧宗海说话,他们在谈论凤凰岭那十亩地的麦子,麦子长势不错,有望丰收。

    萧宗海心里很是激动。

    侍弄了这么多年的庄稼,还是头一回看到了希望,若是整整收了十亩麦子,那他们家可就真的出名了。

    萧芸娘把炕几搬到炕上,孟氏端了包子上来,麦穗上炕摆好碗筷,一家人坐下来吃晚饭。

    “明天把家里积攒的草木灰推到麦地里洒上些。”萧景田的目光在麦穗身上落了落,很是自然地夹了个包子给她,继续说道,“连根带叶都洒一些,既能防虫也能当肥,至于洒多少,您看着办就行,多少也没啥定数。”

    他虽然年轻,但说起庄稼来,却像是老庄稼把式。

    以前萧宗海还有些质疑他,但现在看地里的麦子长得这么好,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孟氏见萧景田竟然给他媳妇夹包子,很是震惊,什么时候这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如此融洽了?

    又见麦穗心安理得的样子,她心里又是一阵欣喜,看样子两人跟以前不一样了。

    萧芸娘似乎有心事,压根就没注意到谁给谁夹包子这样无聊的小事,只是不声不响地吃着饭。

    “好,你忙你的,这些事情我来做。”萧宗海倒没注意这些琐事,他点点头,又问道,“对了景田,你三表姐的事情怎么样了?”

    “许知县找到了几个证人,有的说三表姐上了马车出了村子,也有人在去禹州的官道上的一辆马车上看到了她。”萧景田皱眉道,“我估摸着她是被人哄骗到禹州去了。”

    “禹州城那么大,怎么找?”萧宗海轻飘飘地说道,“三姑娘这么大的人也会让人哄骗去,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是自家的事情,萧宗海不怎么上心。

    “今天我找狐大仙算了算,也说是三姑娘是朝西北方向去了。”孟氏忙对萧景田说道,“看来她是真的在禹州城,咱们得赶紧去禹州城把她找回来才是。”

    “好,我明天去禹州城走一趟。”萧景田点头道。

    “我也去我也去,三哥,你带我去吧!”萧芸娘央求道,“我也去找三表姐。”

    “你去干什么?不许去。”萧宗海训斥道,“姑娘家家的,乱跑什么,我告诉你,以后你连镇上也不许去,就给我呆在家里绣花。”

    “我做错了什么,您要这样罚我?”萧芸娘哭丧着脸道。

    “你三表姐有今天,你也有过错,不要以为我啥都不知道。”萧宗海黑着脸道,“今天我就把话撂这里了,再敢给我往外跑,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萧芸娘只是哭。

    麦穗坐不住了,不声不响地回了屋。

    萧景田也随后走进来,见她又在摆弄那些银子,顿觉有些好笑:“你确定这些银子你先还饥荒?”

    “当然,趁手里有银子,还是先把饥荒还了的好。”麦穗拿出二十两银子,细心地用手帕包了,递给萧景田,认真道,“你现在就去还了吧,免得夜长梦多。”

    “一起去吧!”萧景田一本正经道,“日后若是有什么纠纷,你也好做个见证。”

    “好。”麦穗勉强应道。

    两人出了门,顺着弯弯曲曲的小路朝村里走去。

    月色如水。

    带着咸味的晚风习习吹来,吹得人衣角翻飞。

    不知道拐了几个弯,萧景田才领着她,来到庄栓家的门前。

    庄栓的房子很是气派。

    高大厚实的木门涂着亮亮的黑漆,门上缀着一对带着暗纹的黄铜门环,在月光下闪着幽幽的光芒。

    门是虚掩的。

    两人信步推门进了院子。

    突然,一个黑影汪汪叫着扑了过来,朝两人犬吠起来。

    吓得麦穗直往萧景田身后躲,

    前世小时候,她被狗追过,心里的阴影还没有散去,一直害怕狗。

    “不怕,不怕,黑子不咬人。”萧景田挽住她,安慰道,“你走你的,不要看它就是。”

    “黑子,趴下。”庄栓站在门口训斥道,“连景田也不认识了,没眼力的东西。”

    黑子警惕地看了看麦穗,嘴里发出警告的低吼声,直到听到主人的责备,才讪讪地退回安置在墙角处的狗窝里。

    “来来来,屋里坐。”庄栓热情地招呼两人进了屋。

    得知两人的来意,庄栓的老妻蒙氏脸上乐开了花:“银子的事情不着急,才住了几天啊,这么着急忙慌地送银子,这乡里乡亲的,倒是我们不好意思了。”

    “婶子说哪里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麦穗浅笑道,“毕竟我们是先住了房子,后付的钱,怎么说,也是我们沾了光了。”

    “啥沾光不沾光的,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蒙氏笑笑,取出茶壶张罗着给两人泡茶,说道,“你们小两口可是有口福,这茶可是你们栓子叔刚刚从镇上带回来的新茶,说是从禹州那边过来的。”

    “禹州城的茶叶可是不错。”萧景田看了看蒙氏手里的茶叶,展颜道,“这是碧萝山的青头尖,栓子叔果然识货。”

    碧萝山?

    麦穗听着耳熟,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吴三郎带给她的话,若论天下美景,纵然是三月的苏州,也比不上禹州城的碧萝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