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他连做我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5本章字数:2057字

    萧景田是大手笔。

    点了满满一桌子好菜,几乎把这饭馆里所有的美味都网罗了过来。

    一家人吃得很是开心。

    尤其是两个孩子吃得肚子圆滚,不得不去院子里来回走动着消食。

    麦穗坐在萧景田身边,却感觉到了他举手投足间的冷淡,她不知道她跟吴三郎的话,萧景田听去了多少,但她肯定他是误会她了。

    那她要不要解释一下呢?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没法开口啊!

    “咦,他三婶,你怎么不喝酒啊!”乔氏眼尖,见麦穗碗里的酒压根就没动,便笑道,“老三把婆婆的生辰弄得这么热闹,没有酒怎么行?喝了喝了。”

    “就是,这酒你得喝。”沈氏吃的开心,笑的也开心,提议道,“不如,咱们三个敬婆婆一杯?”

    “大嫂这个提议好,你们三个媳妇是得跟娘敬酒。”萧贵田喷着酒气说道,“不过,得我们兄弟三个先敬了酒再说。”说着,又扭头跟萧福田和萧景田说道,“老大老三,咱们是不是得先敬娘?”

    “对对对,是得先敬娘。”萧福田连喝了几杯,舌头都打结了。

    萧景田微微一笑。

    给两个哥哥和孟氏斟满了酒后,又给自己倒满。

    兄弟三个毕恭毕敬地向孟氏敬酒。

    孟氏很是受宠若惊,激动得说不出话。

    “你们的心意,你娘心领了。”萧宗海乐呵呵地说道,“只是她不会喝酒,就让她以茶代酒吧!”

    麦穗忙拿了空的茶碗给孟氏倒上茶。

    “他们敬完了,轮到咱们了。”乔氏满脸红光地起身给麦穗和沈氏倒满酒,给孟氏倒满茶,她酒量不错,连喝了两杯,竟然脸不红心不跳。

    沈氏也是如此。

    麦穗暗暗称奇。

    “娘,大嫂二嫂,我也不会喝酒,我也以茶代酒敬娘吧!”麦穗为难道,她是真的不会喝酒。

    “啧啧,他三婶,娘是长辈,不喝就不喝了,咱们可不行。”乔氏不依不饶道,“再说了,只有不愿意喝酒的,没听说不会喝的,这酒,是越喝越能喝,若是滴酒不沾,那才无趣呢,大嫂,你说是不是?”

    “那是,这酒必须得喝。”沈氏会意,端起酒杯硬是塞到麦穗手里,笑道,“你是第一次给婆婆过生日,老三又弄得如此隆重,这个酒,你得喝。”

    麦穗下意识地看了看萧景田。

    谁知,这个男人却像是老僧入定般,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似乎并没有想搭理她的意思。

    “三嫂,你不用看我三哥,不能替酒的。”萧芸娘嘻嘻笑道。

    “男人替酒,三杯顶一杯。”乔氏笑道,“老三,你可要替你媳妇喝酒?”

    萧景田像是没听到似的,只是不停地喝茶。

    “哎呀,算了,老三媳妇不会喝就不要让她喝了。”孟氏解围道,“你们的心意我都领了,茶酒都一样。”

    “那可不行,酒桌上有酒桌上的规矩。”乔氏脸红扑扑地说道,“以后这样的场面多着呢,他三婶都要喝茶吗?”

    “我喝。”麦穗见萧景田压根就不想搭理她,便鼓起勇气端起酒杯道,“我祝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岁岁有今日,年年有今朝。”

    说着,一饮而尽。

    苦辣的味道席卷咽喉,她强忍着没有吐出来。

    沈氏和乔氏也纷纷举杯干了。

    “娘,这回该我敬您了哈!”萧芸娘也端着酒上前,嘻笑道,“我祝娘身子健健康康的,活到一百岁。”

    “那不成了老妖精了。”孟氏嗔怪道。

    众人一阵哄笑。

    麦穗坐在那里,只觉得头晕晕乎乎地,越来越沉,只觉身边一片嘈杂,却听不清大家在说什么,最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躺在炕上了。

    月光肆无忌惮地从窗外洒了进来,在屋里投下来一抹模糊的光晕,她躺在被窝里,努力回想了一下,才想起了白天的事情,心里一阵尴尬,天哪,她肯定是喝醉了,被人给抬回来了吧?

    好丢人啊!

    “醒了?”炕那边传来男人低醇的声音,“要不要喝水?”

    “要。”麦穗这才觉得自己喉咙有些发干,忙点点头,又想到还得麻烦他,又摇摇头,“我不渴。”

    萧景田看了她一眼,起身给她倒水。

    麦穗脸一红,知趣地接过碗,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光。

    “睡吧!”萧景田把碗放好,又上炕躺好。

    “我,我怎么回来的?”麦穗忍不住问道。

    “自然是我抱你回来的。”萧景田淡淡道,“不能喝就不喝,逞什么强?”

    见过酒量小的,没见过酒量如此小的。

    只喝了一杯,竟然醉成这样。

    “可是你又没有帮我。”麦穗想到这么远的路,让他把她抱了回来,心里一阵尴尬,委屈道,“我又不想喝醉的。”

    “你又没有说让我帮你,我怎么帮你?”萧景田反问道,“我以为你自有办法解围呢!”

    “当时二嫂都说你可以替的。”麦穗躲在被窝里嘟哝道,“可是你却不肯吱声,我又不好扫了你们大家的兴致,所以才忍着喝了的。”

    “这么说,你倒是那个忍辱求全的了?”萧景田忍不住嘴角微翘,当时他看她大义凛然的样子,以为她在谦让呢,哪里知道她是真的不能喝。

    “当然了,我哪里知道你们家的人都是好酒量。”麦穗说着,这才惊觉她身上的衣裳被换过了,又道,“是谁帮我换的衣裳?”

    “除了我,谁还能给你换衣裳?”男人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波澜不惊道,“你放心,当时你吐得一塌糊涂,我只给你换了外衣,里衣根本没动,我什么也没看到。”

    麦穗脸更红。

    两人一阵沉默。

    “今天我在饭馆碰到了吴三郎,所以就打了个招呼,说了几句话。”麦穗觉得有必要跟萧景田解释这件事情,正色道,“他说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我不想跟他再有什么瓜葛的,希望你相信我。”

    “放心,我不会放在心上的。”萧景田漫不经心道,“像那种弱不禁风的文弱书生,我是压根瞧不上的,他连当我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麦穗一时语塞。

    萧大叔还真是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