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大丰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5本章字数:1970字

    有了萧景田这个大劳力,十亩麦子不到三天便收割完毕,接着就是把麦子拉到房前平坦的石板路上打麦子,就是用石头滚子把麦粒打出来晒干,又如此忙了两天,才把黄澄澄的麦子装了麻袋收了仓。

    萧宗海和孟氏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麦子,乐得合不上嘴,这下好了,老大老二媳妇那两袋白面总算是能还上了。

    麦穗更高兴。

    这些麦子足够吃好几年了,啊啊啊,终于能吃上白面了,一连几天,她都用无比崇拜的目光看着萧景田。

    跟着萧大叔不但有野猪肉吃,还有白面吃啊!

    萧景田丰收了十亩麦田的麦子,像风一样传遍了整个鱼嘴村,甚至还惊动了久违露面的王大善人。

    “什么,竟然收了近万斤麦子,怎么可能?”王大善人有些不相信,这些年来,那地可是种啥啥不长,怎么可能收了那么多粮食?

    “爹,外面都传开了,鱼嘴村的人亲眼看见萧景田打下的那些麦子装了几十麻袋麦子,都说他发财了啊!”王子扬哭丧着脸,结结巴巴道,“他,他萧景田收了粮食事小,可是,可是,外面人肯定会笑话咱们,有,有眼不识泰山,守着金元宝却不知啊!”

    “放心,他既然是租咱们的地,那租子可不能少咱们的,你去跟黄有财说,让他准备八成的租子给咱们送来,少一斤咱们跟他没完。”王大善人冷笑道,“以前是看着那地荒着也是荒着才租给他的,如今这地是风水宝地,我岂能善罢甘休?”

    “嗯,好,我,我这就去趟鱼嘴村。”王子扬出了门,跳上马车,一溜烟去了鱼嘴村,直奔黄有财家。

    “八成租子?”黄有财得知王子扬的来由,吃惊道,“我记得当时萧景田是立了字据,说是给两成租子的啊!”

    “那,那是荒地的价钱。”王子扬不屑道,“现在我那地是荒地吗?分明是,是风水宝地,风,风水宝地的租子自然得贵些,收他八成算是少的了,若,若他不服,就尽管到衙门来告我们就是。”

    “我的大公子,那萧景田可不是好惹的,难道你没听说他当过土匪的事情?”黄有财愁眉苦脸道,“这事,不太好办啊!”

    萧景田收多少粮食,交多少租子,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他又得不到什么好处。

    再说了,两头都是硬茬。

    他谁也不想得罪。

    也得罪不起。

    “怎么不好办,办了?”王子扬憋红了脸说道,“你,你叫他来,我跟他们说,没,没听说种人家地还还有理了。”

    黄有财只得苦着脸出了门,去了萧家。

    萧景田出海去了。

    萧宗海也不在家。

    孟氏一听也慌了神,连说这么大的事情得等男人们回来再说。

    这几天以来的兴奋劲也随之云消雾散,就知道好事没那么容易落到他们头上,这不,前脚刚收了粮食,后脚东家就找上门来了,竟然还要他们八成的租子,唉,这可如何是好。

    “娘,我去跟他说。”麦穗一听很是气愤,这摆明了是在仗势欺人嘛,见孟氏很是心慌,忙安慰道,“咱们跟他们是立了字据的,他们这是无理取闹。”

    “那你好好跟少东家说,且不可惹恼了他们。”孟氏其实压根没想媳妇能解决此事,她其实是担心萧景田的那个暴脾气,别再跟人打起来,她们先去探探虚实也好。

    王子扬见来了两个女人,很是不屑,翘着二郎腿道:“你们,你们,萧,萧家的男人都是怂包,包吗,怎么让女人,人出面呢?”

    “少东家说笑了,白纸黑字的事情,还用着男人出面吗?”麦穗不慌不忙地拿出字据往王子扬面前一推,笑道,“少东家,字据上写得明明白白,每年交两成的租子,这个,咱们都懒不掉的。”

    “我再说一遍,那是荒地的,的的的,价格。”王子扬见来人竟然是个俏丽的小娘子,顿时直起身子,上上下下地把麦穗打量了一番,媚笑道,“不过,看在小娘子伶牙,伶牙俐齿的份,份,份上,咱们一切都好商量。”

    “怎么商量?”麦穗感受到他不怀好意的目光,冷声道,“还望少东家指教。”

    “明天这个时候,你,你来镇上,镇上的一品居酒楼找我,好好看看我的,我的,我的字据上写了几成。”王子扬摸着下巴笑道,“我怎么瞧着我家,我家字据上写着八成呢?难,难不成是我,我们,我们看错了不,不成?”

    “少东家,若是两家字据有误,您拿出来,咱们当面对质就好了。”孟氏自然也感觉到了王子扬是不怀好意,唯恐媳妇吃亏,忙道,“此事我们妇道人家做不了主,还是等我们家男人回来再说吧!”

    她突然很后悔让媳妇抛头露面地过来。

    “哼,你们刚才不是说,只是看个字据,用不着男人吗?”

    王子扬冷哼道,“若是明天见不着这小娘子,咱们公堂上见,我还不信了,你们敢欠我们家租子。”

    “少东家,那咱们就公堂上见吧!”麦穗不冷不热道,“我相信许大人会给我们主持公道的。”

    “哈哈哈,许大人为你们主持公道?”王子扬笑得时候说话并不结巴,“你们不要忘了许大人的公子可是我姐夫,你们觉得他会替你们主持公道吗?”

    “公道自在人心。”麦穗一本正经道。

    “小娘子,若是明天你,你,你来找我,咱们一切好说,否则,那咱们只能公,公,公堂上见了。”王子扬又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笑道,“孰轻孰重,你,你,你自己看着办。”

    “我是不会去的。”麦穗脸一沉,拉起孟氏就往外走。

    “呵呵,我就喜欢这样的小娘们。”王子扬望着那个婀娜的背影,意味深长地说道,“这样才够味,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