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暧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5本章字数:2403字

    王大善人五十多岁,留着山羊胡,个子不高,许是平日里吃得太好,脸圆滚滚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大腹便便的,走路有些蹒跚。

    “萧景田在外闯荡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许知县皱眉道,“我看此事还是算了吧,你跟他立的字据,就是闹到衙门里,你也理亏的,我看他是早有准备的。”

    “难道就这么算了?”王大善人愤愤道,“我那是十亩地啊,凭什么让他收了那么多粮食,而我只能得两成?”

    “哎呀,我说亲家,我打听过了,萧景田用的那些麦种,咱们这里根本没有。”许知县神秘道,“所以说就算你现在把地收回来,也种上麦子,都未必有他的收成好,说不定十亩地全算下来,连这两成都没有呢!”

    “我说呢,怎么可能三个多月就能有这么好的收成,原来不是咱们这里的麦种。”王大善人这才恍悟,又道,“那个萧景田不是说在外面当了土匪吗?怎么还能弄得这么好的麦种?”

    “土匪只是十里八乡人们的传言,谁知道他到底做过什么?”许知县原本就不愿意插手王大善人和萧景田之间的纠纷,又道,“既然施威不成,不如拉拢他,我打听过了成王是真的在咱们禹州城,上面说了,谁若是能擒住成王,皇上必有重赏,咱们还是好好琢磨这事吧!”

    十万两黄金可是一笔不小的诱惑。

    “禹州城那么大,找个人何谈容易。”王大善人不以为然道,“再说了,你找成王拉拢萧景田做什么?”

    “若是能把萧景田收拢过来,咱们的胜算自然大些。”许知县暗讽王大善人不会识人,索性挑明道,“衙门人力有限,自然不可能大张旗鼓地出去寻找成王,自然得暗中查访才成,那么暗中查访的这个人必定是要知根知底,武艺高强却行走江湖经验丰富才行,眼下除了萧景田,我还找不到第二个合适的人选。”

    “你要拉拢萧景田随你,反正我跟萧景田是势不两立。”王大善人一甩袖子,愤愤离去。

    成王在不在禹州城跟他有什么关系,反正他又不想建功立业,封侯拜相!

    王大善人沉着脸出了衙门,在随行家丁的搀扶下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走到半路,马匹不知道怎么突然失控,冲进了路边的河沟里,竟然把王大善人颠出马车,肉球般的身子一头扎进了脏兮兮的河沟里。

    待随行的家丁把他七手八脚地水里拖出来的时候,王大善人已经吓得昏死了过去。

    许知县得知此事,很是惊讶,忙问道:“当时现场可是出现过其他可疑的人?”

    “回大人,据王家家丁说,当时除了他们的马车,四下里并没有人走动,此事是个意外。”吴师爷见许知县沉默不语,又道,“难道大人是怀疑萧景田做的手脚?”

    “除了他我想不到第二个人,只是萧景田并不知道王大善人在我这里呐!”许知县叹道,“算了,去库房取两棵人参,我这就去王家走一趟。”

    王家父子俩接二连三地出事,还真是邪门了。

    “是。”吴师爷毕恭毕敬道。

    “亲家,你好好养病要紧。”许知县坐在王大善人的床头劝道,“看来萧景田不是个好惹的,租子的事情就按文书上写的来吧!”

    王大善人很不情愿地点点头,他突然意识到得罪了萧景田,他就会莫名其妙地倒霉。

    “哼,总有一天,我,我会连本带利地讨回来的。”鼻青脸肿的王子扬愤然道,许知县却惊讶他难得说话如此流利了一回,只是年轻人难得血气方刚了一回,他也不好说什么丧气的话,只是拍了拍王子扬的肩头,安慰了几句,心情复杂地出了王家。

    交了租子,给了老大老二每家一袋白面,麦穗心里一阵轻松,望着院子里满满一屯粮食,心里乐开了花,这下好了,以后可以经常吃白面了。

    兴奋之余,她又有些忐忑。

    总觉得这么多粮食放在家里太不安全,万一被人进来偷走怎么办?

    还有之前在地里看到的那个黑衣人,他们是在没在收割前捣乱,但保不齐他们会来家里偷啊!

    又见萧景田整天若无其事的样子,麦穗忍不住提醒道:“你说咱们的粮食放在家里,是不是太招摇了些?”

    “招摇什么?”萧景田不可思议道,“这都是咱们自己辛辛苦苦劳动得来的,又不是偷的抢的,你想什么呢?”

    “我总觉得有人惦记咱们的这些麦子。”麦穗如实道。

    “谁惦记给他就是。”萧景田打趣道,“难道你舍不得?”

    “你舍得你给就是,反正这些麦子都是你种的。”麦穗娇嗔道,“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你若是不舍得,我就不给。”萧景田把胳膊搭在她身后的缸沿上,低头看着她,一本正经道,“反正家里的事情,你说了算。”

    他的语气听上去很是暧昧,又见他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麦穗腾地红了脸。

    “哎呀呀,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你们两口子是在说什么悄悄话吗?”于掌柜一步跨了进来,惊奇地看到小两口正偎依在粮缸前说话,男的一脸温柔,女的则是满脸娇羞,便道,“景田,你丰收了麦子可是成了名人了,连我都惊动了呢!”

    麦穗脸更红,忙上前招呼道:“于掌柜,屋里请。”

    两人进了屋。

    麦穗泡了茶。

    “听说你丰收了麦子,我是来跟要白面的。”于掌柜大刺刺地说道,“你收了这么多麦子,我还用去别处买吗?”

    “我丰收了麦子,跟你有什么关系?”萧景田漫不经心地说道,“我的这些麦子,给多少钱也不卖。”

    “为啥?”于掌柜不解。

    “明后年不种麦子了,卖了的话,岂不是我们没得吃了。”萧景田抿了口茶,坦然道,“这种麦子不能重茬种,得隔上两三年才行。”

    “哦,原来如此。”于掌柜恍悟,扭头看了看麦穗,又笑道,“那我说什么也得沾点光才行,你知道,我喜事将近,席上自然需要各种面食,我灶房里忙不过来,不知道弟妹,愿意不愿意帮我做些席面上用的面食。”

    麦穗看了看萧景田,见他只是笑,便道:“能为于掌柜尽些绵薄之力,我们当然愿意。”

    “哈哈哈,还是弟妹痛快。”于掌柜笑道,“景田,你媳妇可是比你爽快啊!”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一张清单,递给麦穗,说道,“这些是席面上所用的各种点心,就麻烦弟妹了。”

    “好,我们过两天就开始准备,不会耽误了席面上用的。”麦穗接过清单,细细数了一下,好家伙,足足十二种面食,差不多得用掉一袋子白面。

    “不急不急,还有五六天的工夫,头两天蒸好就行。”于掌柜眉开眼笑道,“听说,王大善人找你麻烦了,想要你八成的租子?呵呵,我就知道那个老家伙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仗势欺人惯了,总想占人便宜,我能理解。”萧景田展颜一笑,“只是我纳闷,王公子的事情到底是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