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偷听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5本章字数:1988字

    “我一直以为是你干的呢!”于掌柜看了看麦穗,自知失言,又道,“那个王子扬也活该,成天在镇上欺男霸女,我早就想找人揍他了。”

    萧景田笑笑,没吱声。

    “你知道这几天王家为什么没来找你麻烦吗?”于掌柜又道,“前几天,我听说王大善人的马车失控掉河沟里去了,王大善人虽然没受什么伤,却受了惊吓,跟他儿子一样,正躺在家里休养呢!”

    “反正我该交的租子,已经如数给他们送去了,他们的事情再于我无关。”萧景田淡然道,“那块地除了我,谁也种不出庄稼,给他两成租子,是我不愿意跟他们多做纠缠而已。”

    萧大叔的口气还不是一般地大哦!

    麦穗给两人倒了茶,便退了出去。

    她总觉得他们两人当着她的面,说话有所顾忌。

    果然,刚走到门口,便听见于掌柜压低声音道:“景田,既然王公子的事情不是你,那你说是不是谢宗主派人干的?

    好奇心真的能害死猫。

    麦穗忍不住地放慢了脚步。

    “谢严不是回京城了吗?”萧景田的声音隐隐传来,“难道这里还有铁血盟的人?”

    “其实那天谢宗主在走之前,问过我一些你的近况,说你如今手下没有一兵一卒,他实在是不放心,但当时他也没说留下人保护你什么的,只是央求我照应你一二而已。”于掌柜说道,“我想他肯定是暗中留了人保护你,谢宗主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当年你对他的救命之恩,他岂能忘记?”

    “你知道我从来不愿意用昔日的人情来让别人为我做事。”萧景田冷声道,“我既然是卸甲归田,自然得有个卸甲归田的样子,若是需要靠别人的保护才能安然度日,那我岂不是成了胆小怕事之辈?你捎话给谢严,若是他在这边留了人给我,让他赶紧把人给我撤掉,我不需要他的保护。”

    “好,等有机会,我自会捎信给他。”于掌柜点头答应。

    这时,大门响了一下。

    孟氏和萧芸娘从外面走了进来。

    “娘,您说我大嫂和二嫂是啥意思啊,怎么突然这么好心地给您扯衣裳呢!”

    “我哪知道,你没听你大嫂说,说是你哥哥刚刚拿了月钱,才给我扯衣裳的嘛!”

    “这也太大手笔了,头一遭啊!”

    “难道她们有这份孝心。”

    麦穗忙闪身去了放粮食的小厢房,顺手取了面盆,准备和面做饭。

    铁血盟,卸甲归田。

    麦穗回味着两人适才的谈话,只觉心里砰砰跳个不停,难道萧景田之前是加入了那个铁血盟,金盆洗手之后,才卸甲归田的吗?

    铁血盟,怎么听也是个江湖组织。

    直到萧景田坐在对面吃着饭,麦穗心里还在想着那个铁血盟,她看着面前这个稳重,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越发觉得这个人城府极深,纵然面对十里八乡的传言,也不曾为自己辩解几分。

    “在想什么?”萧景田吃着饭,见她心事重重的样子,忍不住出声问道,“是不是于掌柜委托你的事情,让你犯愁了?若是不想,尽管推了就是。”

    “不是。”麦穗忙回过神来,想起孟氏和萧芸娘说的话,忙道,“我在想大嫂二嫂给娘扯了衣料,咱们要不要也给娘扯身衣裳。”

    “既然大嫂二嫂已经给娘扯了衣料了,那咱们还扯了干嘛?”萧景田不以为然地看了看她,目光在她身上落了落,又道,“上次去饭馆结算的银子还有吗?这样,你去镇上扯几身新衣裳,听说锦绣绣坊来了新料子。”

    “大嫂二嫂给娘买衣裳是她们的心意,咱们是咱们的。”麦穗对萧景田的想法顿感无语,又见他提议给自己去锦绣绣坊买衣裳,心里一阵感动,便道,“我还有衣裳穿,等碰到喜欢的衣料,我再买也不迟。”

    “随你。”萧景田继续低头吃饭。

    麦穗做了肉丝面,碧绿的油菜在褐色的浓汤里显得格外娇嫩喜人,吃起来味道也不错。

    萧景田一口气吃了两大碗。

    他很喜欢这个味道。

    提起锦绣绣坊,麦穗不由想起之前在五福馄饨铺里听到的关于九姑跟徐四之间的长长短短,加上于掌柜跟萧景田的关系又非同一般,心里便犹豫要不要提醒一下萧景田。

    想到于掌柜兴高采烈的样子。

    她又有些于心不忍。

    “还有事?”萧景田吃饱了,把碗一推,见她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掏出手帕擦擦嘴角,不动声色地说道,“若是你执意要给娘扯衣裳,那就扯好了,不用跟我商量。”

    “不是因为这事。”麦穗心里挣扎了半天,鼓起勇气道,“我上次跟小六子去锦绣绣坊买网线的时候,听人说那个九姑跟徐四有些纠缠不清,我知道于掌柜跟九姑正在议亲,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声。”

    “这些事情于掌柜都知道。”萧景田淡淡道,“就因为如此,于掌柜才决定娶她过门,把她收于他的羽翼之下保护起来,不让她再四处漂泊。”

    “啊,原来如此。”麦穗大吃一惊,想不到于掌柜肚量如此之大,竟然能容忍这样的事情。

    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若是成亲后,九姑再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的话,于掌柜肯定不会原谅她的。”萧景田漫不经心地说道,“你尽管安心帮他做面点就好,他是不会因为此事而取消婚事的。”

    “嗯,好,我知道了。”麦穗顿时感到自己的三观被狠狠地颠覆了几圈,讪讪道,“没想到,你们对此事的反应竟然如此淡定。”

    “他是他,我是我。”萧景田探究般看着她,一字一顿道,“我跟他是不同的,我是不能容忍的,我的底线比他高,我的女人绝对不允许别人惦记。”

    麦穗知趣地闭了嘴。

    不能再说了,再说就该引火上身了。

    她觉得萧景田说的那个别人就是吴三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