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遇到海蛮子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6本章字数:2644字

    正房的灯也跟着亮了起来。

    “来了来了。”萧宗海披衣出来开门,见是萧贵田,心里一喜,忙问道:“老二,你怎么回来的?”

    “爹,这事以后再说,你快去海边看看吧,跟老三一起出海的那些人回来了。”萧贵田走得太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他们在海上碰到了海蛮子,唯独咱家老三没回来。”

    “什么?就老三没回来?”萧宗海脑袋嗡地一声响,撒腿就往海边跑。

    “爹,您等等我,我跟您一起去。”萧贵田抹了一把汗,还没有来得及站稳脚后跟,就撒丫子跑了出去。

    麦穗心里一沉,也跟着去了海边。

    海边一片嘈杂。

    出海归来的渔民情绪很是激动,有的甚至抱着前来迎接他们的家人不放,喃喃道:“差点就见不到你们了,这不是做梦吧!”

    见了萧宗海和萧福田,他们又涌上来,将父子俩团团围住,七嘴八舌道:“我们这次走了是有些远,就是齐州地界北面的那个暗礁岛撒了几网,景田会看潮水,我们在那里很快装满了船,而且还把船上的鱼去暗礁岛卖了。”

    “然后我们又开始返航,去千崖岛附近撒了几网,本来挺顺利的,可是很不巧,刚到千崖岛那边就碰到了海蛮子。”

    “他们的船比景田的船还要大,而且有十几个人,呐喊着让我们把货物和银子留下,当然风浪很大,加上他们的船横冲直撞的,我们船上有鱼,本身就吃水重,根本无力反击。”

    “幸好景田反应快,大声喊着让我们分散开先走,他却一个人划着船迎了上去,拦住海蛮子的船。”

    “我们怀疑那些海蛮子劫了景田的船,把他也带走了。”

    麦穗站在人群外,听着他们的话,只觉得两腿发软,萧景田掩护了所有的渔船,然后他被海蛮子抓去了?

    她觉得她的心像是瞬间跌进了无底深渊般的空洞,他是那么自信,沉稳,没有什么事情是他解决不了的,可是如今,却唯独他出了事……

    孟氏也闻讯赶来,得知事情的经过,忍不住抱着麦穗大哭起来,麦穗也跟着红了眼圈,婆媳俩相拥而泣。

    萧宗海长叹一声,抱头蹲在沙滩上,沉默不语。

    刚回来一个儿子,另一个儿子又出了事。

    “爹,娘,你们都不要伤心了。”萧贵田安慰道,“那些海蛮子也没啥可怕的,上次我还不是平平安安地回来了。”

    “景田跟你不一样。”萧宗海叹道,“你那次是人多,又是龙霸天的人,是龙霸天找了总兵府出面把你们赎回来的,景田这次是一个人,我想总兵府是不会为了他一个人出面的。”

    “那,那怎么办?”萧贵田想想也是,暗自庆幸他跟了龙叔,这次他被顺利地从衙门里放了出来,不用问,肯定也是龙叔帮的忙。

    “小六子呢?”萧宗海突然问道。

    “小六子也在景田的船上呢!”姜木鱼低头站在萧宗海身后,不等萧宗海问,哭丧着脸道,“姑父,当时情况紧急,景田一个劲地吼着让我们赶紧走,我们是没办法,不是不管他。”

    “我知道景田的脾气,他那么做,也对。”萧宗海看了看满身狼狈的姜木鱼,拍拍他的肩头,沉声道,“快回去歇歇吧,我在这里等等景田。”

    海边顿时沉默了。

    渔民们不约而同地在沙滩上坐下来,谁也没有离去,任凭不断涌过来的海水打湿了他们的裤脚,这片带给他们希望的大海,也带给了他们噩梦般的回忆。

    “你们大家都回吧!”萧宗海有气无力道。

    众人依然纹丝不动。

    他们当然理解萧家人此时的心情,要不是萧景田,现在站在海边哭的人,就是他们的父母妻儿了。

    “爹,咱们还是回去吧,您不回去,他们是不会回去的。”萧福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萧宗海身边,挽起他的胳膊,叹道,“景田怎么说也比我们这些人机灵,他肯定会没事的,等明天,我就带几个人沿途再去找找。”

    “就是啊爹,咱们回去吧!”萧贵田也上前安慰道,“若是景田真的被劫了,那些海蛮子肯定会来信的,等他们来了信,咱们再做商议。”

    萧宗海这才慢慢起身,领着一家人上了岸堤,一声不吭地回了家。

    牛五听说此事后,自告奋勇地要跟萧福田一起去找人,却被萧宗海拦住了:“人寻人,最是心焦,别是景田没事,你们俩再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信景田,他会很快回来的。”

    “爹,那咱们就这么等着吗?”萧福田皱眉问道。

    “当然不是。”萧宗海皱眉道,“景田毕竟在是海上出了事,得让官府知道才是。”

    萧贵田自告奋勇去衙门报了官。

    许知县打着哈哈说知道了,还说会尽快上报总兵府。

    乔氏得知萧景田出了事,很是幸灾乐祸了一番,哼哼,果然是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王家的事情让萧贵田背了黑锅,可是萧景田却在海上碰到了海蛮子,这就是报应。

    “你瞎说什么?那是我兄弟。”萧贵田愤然道,“什么报应不报应的,你说话还有没有良心。”

    “萧贵田,你拿人家当兄弟,人家拿你当什么了?”乔氏闻言,气不打一处来,铁青着说道,“你明明是为了这个家出的事情,可是他们不但不理解你,反而怪你冲动,说你没脑子,你才是分不出亲疏,没良心的那个!”

    说着,乔氏又把他被抓进县衙的前因后果原原本本地说了他一番:“你说,你在他们心里算个啥?他们出了事,你瞻前顾后地跑着报官找人,可是你出了事呢?他们只会怪你鲁莽冲动,这就是你爹跟你亲兄弟!”

    萧贵田见媳妇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才知道,原来在他被抓的那个时候,他爹并没有想着怎么保释他出来,反而说他冲动鲁莽,殊不知,他当时听了王家人去家里闹事,是多么的生气和愤怒……

    “反正我说了,从此跟他们桥归桥,路归路,再不来往了。”乔氏咬牙切齿道,“上次你被海蛮子劫了是这样,这次还是这样,他们对你哪里还有一点所谓的亲情,我看啥都没有。”

    萧贵田皱皱眉,没再吱声。

    “萧景田不肯为我所用,如今他自己被海蛮子抓了去,是他自己倒霉,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回来。”龙霸天得知后,冷笑道,“我就是要让他知道知道,在鱼嘴镇,没有了我龙霸天的照拂,是很难混下去的。”

    “那是,这个萧景田就是刺儿头,平日里连我都不放在眼里,我岂能真心帮他。”许知县翘着二郎腿,不以为然道,“再说那总兵府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地方,若是没有些黄白之物孝敬,怕是连门也进不去。”

    “那咱们就看看他如何脱身吧!”龙霸天站在窗前,负手而立道,“反正我的船已经跟那些海蛮子打好招呼了,也再不怕被他们打劫了,萧景田这个人,我是再也用不着了。”

    “正是因为如此,我的海上巡防营也就是做个样子而已。”许知县皱眉道,“既然总兵府跟那些海蛮子都穿一条裤子,那我实在是不必大费周章地操练巡抚营了。”

    “大人英明。”龙霸天嘴角扯了扯,说道,“若是那些渔民们识趣,入了我的门下,自然有他们的好处,若是他们跟萧景田一样不识抬举,那萧景田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除非他们不想出海了。”

    “等我找机会会提点他们一下,我不信他们都是榆木疙瘩。”许知县意味深长道,“得让那些泥腿子知道,光干活卖苦力是不够的,得想办法找个倚仗才行。”

    五天过去了。

    萧景田还是没有一点消息。

    孟氏再也坐不住了,拉着麦穗去了村东头的狐大仙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