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跟着婆婆去求仙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6本章字数:2132字

    狐大仙家的房子院子都很破旧,给人一种风雨飘摇,摇摇欲坠的感觉。

    不大的院子里杂草丛生,一只芦花老母鸡领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鸡崽在草丛里刨食吃,见了生人倒也不怕,耀武扬威地从婆媳俩面前走过。

    孟氏来过好几次,熟门熟路地领着麦穗进了西厢房。

    西厢房进门就摆着个神案,供奉着观世音菩萨的神像,案几上青烟萦绕,檀香四溢。

    孟氏从怀里掏出一个铜板,放进了一侧的箩筐里,又从另一个箩筐里取了三炷香,毕恭毕敬地放在香炉里,然后又跪在蒲团上连磕了三个头。

    麦穗也忙学着婆婆的样子,放了一枚铜钱,取了香,满脸虔诚地磕了头。

    孟氏才领着她掀开门帘进了里屋。

    里屋的窗户有一半是用旧布遮住的,光线很是昏暗。

    待适应了屋里的光线,麦穗才看清屋里有铺大炕,大炕上端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那老妇人黑瘦黑瘦的,脸上布满了皱纹,见了孟氏,立刻笑成了一朵花,嗓音粗哑地问道:“侄媳妇,你又来了?坐吧!”

    “婶子,我又来麻烦您了。”孟氏有些尴尬地笑道,“不知道狐大仙今天在不在家?”

    麦穗闻言,很是惊讶。

    难道这个老妇人不是狐大仙?

    “我问问她。”老妇人笑笑,打量了一眼麦穗,抬起树皮般干裂的手指了指立在墙角的水壶,说道,“媳妇,你给我倒点水,我请请大仙来。”

    孟氏立刻转身去柜子上取了茶碗,放在炕上。。

    麦穗愣了一下,忙拿起茶壶给她倒满水,忐忑不安地看着她,她虽然不信鬼神,但面对如此诡异的老妇人,她心里七上八下的,很是紧张,仿佛萧景田的生死就掌握在她手里一样。

    老妇人端起茶碗一饮而尽,而后又背过身区,面对着窗户,噗地一声,把口里的水全都喷到了窗户的旧布上,把麦穗吓了一大跳。

    孟氏到底是来过几次,并不觉得稀奇,只是有些焦虑地看着那老妇人,待老妇人转了身,拢了拢额前的乱发,目光变得异常诡异,声音也随之变得尖尖的,细细的:“老太太,你来干嘛?”

    麦穗更加惊讶。

    不过是喝了一杯水,这老妇人的声音怎么会变得如此不同?

    她又想起上次那九个小面鱼被黄大柱偷偷从石头上拿走的事,越发纳闷,在她心目中,这都是骗人的,她之所以陪着孟氏来这里,只是寻求点心理寄托罢了,可是眼前这老妇人,却分明不想她印象中的那样,她竟然会变声?

    这让麦穗觉得很神奇。

    “大仙,我儿子在海上出了事,麻烦您给算算,他到底是怎么了?”孟氏从怀里掏出一张发黄的纸,放在炕上,神色卑微道,“这是我儿子的生辰八字,麻烦您再给瞧瞧。”

    “罢罢罢,你收起来吧!”老妇人突然掩面道,“武曲星君的八字老身记住了,不用再看了,看一次便会减寿一年,他没事,你们回去吧!”

    麦穗一头雾水。

    她说萧景田是武曲星君?

    只听说文曲星,没听说过武曲星啊!

    不过,她听这老妇人这么说,心里稍稍安慰了些,没出事就好。

    “可是大仙,他在海上遇到了海蛮子,外面风还这么大。”孟氏倚在炕边不肯走,颤声问道,“求大仙给我们个破解的法子,让他平平安安地回来。”

    “老身说过了,他没事,你们回去再蒸九个小面鱼摆摆等着就行。”老妇人的目光在麦穗身上落了落,冲麦穗说道,“他命里有你,你命里有他,你都好好地在这里坐着,他能有什么事,你且等着,你很快就见到他了。”

    “大仙,这次是什么打了他的灾?”孟氏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次啥也不是,是他命里的劫数而已。”老妇人闭上眼睛,尖细的嗓音喃喃道:“武曲星错位,这些劫数都是在所难免的。”

    “大仙可有破解的法子?”孟氏问道,她恨不得让大仙把萧景田所有的灾难都算出来,好一一防备。

    “武曲星归位,劫数可免。”老妇人面无表情道,她顿了顿,又打了个激灵,怔怔地看了婆媳俩,嗓音低哑道,“狐大仙说了啥?”

    麦穗愈加惊奇。

    难道那狐大仙的话,她是不知道的吗?

    “婶子,狐大仙说没事。”孟氏知道大仙走了,忙毕恭毕敬地朝凭空拜了拜,拉着麦穗坐下,低声问道,“这次我缠着大仙问了好多,大仙不会生气了吧!”

    “不会,狐大仙最是仁慈。”老妇人笑着答道。

    孟氏这才放了心。

    出了大仙家门口,麦穗低声问道:“娘,她真的被狐大仙附了身吗?”

    此事真是诡异。

    她觉得比她穿越还要诡异。

    “嘘,媳妇,你可不敢这么问。”孟氏忙左右环视了一下,低声道,“刚才你也看见了,那狐大仙就是来过的,心诚才灵。”

    “那,她是黄大柱的啥亲戚?”麦穗想起了那次跟萧景田在海边亲眼看到黄大柱去拿供品的事情。

    “她是黄大柱的外祖母。”孟氏说着,又看了看麦穗,道,“你问这个干嘛?”

    “没啥,随便问问。”麦穗这才恍悟。

    “媳妇,你放心,大仙说景田没事,那景田肯定会没事的。”孟氏笑道,“咱们这就回家做面鱼,摆摆供,我想,景田很快就回来了。”

    婆媳俩刚进了胡同口,却看见小六子正匆匆朝她们走来:“婶子,三嫂,你们去哪里了,我正到处找你们呢!”

    “小六子,你三哥回来了?”麦穗又惊又喜地上前问道,“他怎么样了?”

    孟氏也喜出望外地迎上前去。

    这狐大仙也太灵了吧?

    “三嫂,你放心,我三哥没事。”小六子笑道,“咱们长话短说,反正你回家收拾收拾,我三哥让我回来接你跟婶子呢!”

    “接我们?”麦穗愣了,忙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三哥现在在暗礁岛,你去了就知道了。”小六子兴奋道,“三嫂你不知道,我和三哥捞了好多海娃娃鱼呢,这才接你们过去,就是让你们帮着晒海娃娃鱼呢!”

    “不是碰到海蛮子了吗?”麦穗听糊涂了,“怎么又去捞海娃娃鱼了呢!”

    “走走走,咱们回家说。”孟氏一听萧景田没事,忙高兴招呼小六子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