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一起去暗礁岛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6本章字数:2344字

    那天萧景田领着船队往回走,的确是碰到了海蛮子。

    但萧景田在掩护村里人走了以后,还没有来得及过招,海上便起了大风,那些海蛮子都自顾不暇,哪里还顾上抢劫他们。

    他们的船在海上颠簸了大半夜,便被一路吹到了暗礁岛,而那些海蛮子却吹得不知去向。

    本来打算天亮后回的,萧景田却发现这暗礁岛周围海娃娃鱼突然变得多了起来,便索性冒着风浪在附近捞了好几天的海娃娃鱼,待风浪停了,才让小六子回来报平安,让他回来把孟氏和麦穗接过去帮着晒海娃娃鱼。

    “小六子,你说你三哥捞了不少海娃娃鱼吗?”麦穗顿感意外,不是说遇到海蛮子了吗?

    怎么又突然捞鱼去了?

    “对,我们捞了不少呢!”小六子嘿嘿笑道,“反正咱们的船根本运不回来,得就地晒干了才行。”

    “只去两个人怎么够,干脆都去吧!”萧宗海脸上总算有了笑容,起身道,“人多手快,早晒完了早回来,别的不敢说,晒海娃娃鱼,我还是很拿手的。”

    “对对对,一起去,我这就收拾收拾,咱们都去。”孟氏喜滋滋地去收拾行李,萧芸娘听说要出远门,高兴地差点跳起来,忙动手收拾自己的包袱。

    “芸娘留下,看门。”萧宗海说道,“姑娘家家的,乱跑什么?”

    “爹,娘,你们就让我去吧!”萧芸娘央求道,“我一个人在家里多闷啊!”

    “家里总得有个看门。”萧宗海训斥道,“再说了,我们也不是去玩的,是要去晒海娃娃鱼的,你去能顶什么事?”

    萧芸娘只好作罢。

    小六子看着孟氏收拾的东西,很是无语。

    除了随身带的衣物,竟然还有一袋白面,一篮子青菜,还有一些瓶瓶罐罐。

    “这么多人去了,总得吃饭,买人家的多贵,自己做着吃就好。”孟氏见小六子很是惊讶,忙解释道,“不怕,就说是我非要带的。”

    “那就带上吧!”小六子嘿嘿笑道,“反正船大,装得下!”

    萧景田毕竟是他东家,人家家里人愿意带什么,他自然不好说啥,再说了,这一去起码得半个多月,自己带点粮食过去也在情理之中。

    萧宗海和小六子轮流划着船。

    终于在暮色时分到了暗礁岛。

    暗礁岛跟千崖岛一样,也是四面环海,所不同的,暗礁岛的位置有些偏辟,并非是海上的来往要道。

    时值黄昏,正是岛上居民做饭的时候,炊烟袅袅,晚霞满天,岛上住的人不多,颇有些世外桃源的韵味。

    萧景田在靠海边的地方竟然难得地租下了一个小院,小院后面是个大鱼塘,这院子就是原来看鱼人住的地方,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给废弃了。

    半个多月不见,麦穗再见到萧景田,颇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他的脸变得黑了些,身上也似乎更健壮了些,眉眼间平添了些许她所陌生的冷淡和疏离。

    直到孟氏和萧宗海拉着他问长问短地问了半天,直到问得没话可问的时候,老两口才忙着去安顿行李,准备做饭。

    萧景田这才走到麦穗面前,上下端详了她一番,低头问道:“怎么见了我,也不说话?”

    明明是他连看都没有看自己,她怎么说话?

    “这不是还没有机会说话嘛!”麦穗站在他面前,感受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脸红道,“这些日子,你还好吗?”

    “不是很好。”萧景田面无表情道,“我想吃你做的面了。”

    “那我给你做去,娘带了一袋白面来。”麦穗转身就走,却被他一把拉住,嗓音低醇道,“那你有没有想我?”

    “想了!”麦穗见他这样问,腾地红了脸。

    要不要这么直接……

    “想我什么了?”萧景田不依不饶地问道,漫天橙色的霞光在他身后肆无忌惮地铺展开来,映得他的脸格外的温柔,深不可测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似乎要把她吞噬进去。

    “你希望我想你什么,我就想你什么了。”麦穗娇嗔地看了他一眼,逃似的跑了。

    “我帮你一起做。”萧景田望着她纤细娇弱的身影,眸子弯了弯,大踏步地跟了上去。

    麦穗做了萧景田爱吃的青菜汤面,放了小六子去海边钓的虾,配上碧绿鲜嫩的小油菜和陈年老酱,口感香醇浓郁,很是劲道。

    孟氏跟搬家似得,带了许多瓶瓶罐罐,她是担心萧景田在这里吃不好。

    萧景田一个人就吃了半锅。

    小六子也吃得满头大汗,他吃过面,可是没吃过如此好吃的面。

    看到儿子和小六子吃得如此香甜,孟氏又心疼又欣慰,忙把自己那份也给了他们:“景田,小六子,这些日子你们肯定也没好好吃饭,你们多吃点。”

    “婶子,俺已经吃饱了,还是您吃。”小六子拍拍肚子,放下碗,麻利地下炕穿鞋,“想不到这虾这么好吃,俺再去钓点去。”

    “小六子,你别走远了哈,一会儿天就黑了。”萧景田嘱咐道“就在屋后钓些就行了。”

    “知道了三哥。”小六子兴冲冲地拽着鱼竿出了门。

    “娘,您吃,我吃饱了。”萧景田把面推给孟氏,掏出手帕,擦擦嘴角,扭头看了看麦穗,意犹未尽道,“这面真好吃,明天早上再做。”

    “来得时候匆忙,就带了一袋白面,早知道多带点来。”孟氏说道,“要不,过几天吃完了,再让小六子跟我回家取点来。”

    “娘,您这是准备在这里过日子呐!”萧景田浅笑道,“这几天阳光好,晒个七八天就行。”

    孟氏一抬头猛然看见萧景田在笑,顿时有些恍惚起来,她对这个儿子的突然觉得陌生起来,她不记得他也会笑的。

    “你娘就是这样,过日子不会精打细算。”萧宗海放下碗筷,皱眉道,“来的时候就知道取白面,也不知道多带点粗粮过来,也就是仗着家里麦子多,要不然,早早被折腾上了。”

    “我这不是觉得穷家富路,在外面让你们吃得好点吗?”孟氏嗔怪道,“你会精打细算,你怎么不提醒我?”

    “娘们的事情就是娘们的事情,还用着我一个大男人提醒了?”萧宗海据理力争道,“要是我事事操心,你又该说我啰嗦了。”

    “你这个人就是这样,无理也要挣上三分。”孟氏白了他一眼,下炕收拾碗筷。

    麦穗抿嘴笑笑,也穿鞋下炕,帮婆婆一起收拾灶房。

    还没见过公公婆婆如此斗嘴过呢!

    “穗儿,你跟我来一下,帮我把船上的被子取回来。”萧景田轻咳一声,招呼道,“这屋里没被子,只能盖船上的。”

    “你快去吧!我一个人收拾就行。”孟氏接过她手里的碗筷道。

    萧宗海皱皱眉,心里嘀咕道,拿个被子还用着两个人了?

    “好,那走吧!”麦穗见萧景田当着公公婆婆的面邀请自己,脸腾地红了起来,但又不好拒绝,便擦擦手,跟着萧景田出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