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哄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6本章字数:2390字

    吃完饭,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小六子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扛着鱼竿兴高采烈地出了门,他发现这边浅滩上鱼不多,虾却不少,他每次都能钓小半桶,无论是吃面还是吃饺子都特别香,他很喜欢。

    孟氏累了一天,有些疲惫,早早上炕躺着歇息,萧宗海闲来无事,便提着茶壶去了西间找她说话。

    老两口在聊天,麦穗不好意思过去打扰,又把用鹅卵石累成的灶台收拾一遍,边边沿沿也擦拭得整洁锃亮,收拾完灶房,又取了条帚开始打扫院子。

    萧景田则在大门口走来走去,来回踱着步子,见麦穗扫完地,便迈着步子上前说道:“咱们去外面走走吧!”

    “不去。”麦穗干脆利索地拒绝道。

    “那你呆在家里干嘛?”萧景田低头看着她,细长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笑意,他抬头看了看西间,低声道,“人家老两口在说话,你就不要在家里碍眼了。”

    “谁说我碍眼了,我又不进去。”麦穗不冷不热道,“你走你的,甭管我。”

    “你是在生气吗?”萧景田皱眉问道。

    “我哪敢生你的气。”麦穗看了他一眼,调头就走,刚走没几步,却被他从背后腾空抱起,麦穗惊叫一声,挣扎道,“你干嘛,放我下来。”

    萧景田沉着脸,抱着她,大踏步走了出去,只是他没去海边,而是径自朝屋后她白日里采茶的那个小山岗走去。

    月色朦胧,周围也变得灰蒙蒙的。

    夜风四起,吹得四下里的灌木丛来回摇摆,发出沙沙的声音。

    小六子就在山岗下的礁石上安安静静地坐着钓虾。

    “你带我到这里来干嘛?你快放我下来。”麦穗红着脸在他怀里不安分地扭来扭去,若是让外人见了,还以为是他掠劫了她呢!

    “自然是带你来散心的。”萧景田停下脚步,往上托了托她的身子,见她野猫般挣扎不止,便警告道,“再乱动下试试,信不信我就在这里要了你。”

    麦穗闻言,羞愧难当地掉了眼泪,扬拳捶打着他结实的臂膀:“你就知道欺负我,你把我当什么了?你那么想要我,你就要了我吧,反正我也打不过你。”

    “你到底是怎么了?”萧景田对怀里的女人顿感无奈,便抱着她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来,女人的心,真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昨晚不是还好好的吗?

    再说,她都说愿意跟他一块过日子了,也就是愿意做他的媳妇了,而他对她也很是中意,既然是两情相悦,那么他自然会对她好。

    他之所以那样对她,不让她捣鼓那些鱼,是因为他不想他的女人弄得满身鱼味,这才让她采茶包饺子的。

    但当着他爹娘和小六子的面,他又不好明着表现出来。

    难道这些她察觉不到吗?

    “你那么嫌弃我,管我怎么了,我什么也做不好……”麦穗越想越委屈,他那么当众嫌弃她,还问她怎么了,若是他一直待她冷冷淡淡也就罢了,可是他为什么私下里待她又是另一副面孔……

    到底哪个是真实的他?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就是因为这事啊!”萧景田哭笑不得,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轻声道,“以后不凶你了,你也不是什么也做不好,你做饭就挺好的,尤其是你包的饺子特别好吃。”

    说着,又吻了吻她的唇瓣,沉声道,“别生气了,你看月色这么美,你要是生气的话,岂不是辜负了这良辰美景?”

    麦穗擦擦眼泪,坐直了身子,抬头望了望月亮,禁不住破涕为笑,哪里美了,月亮都被云彩遮住了。

    又想到明天还得晒鱼,麦穗又擦擦眼睛问道:“明天是个晴天吗?”

    “怎么想起问这个了?”萧景田抬手替她把遮在额头的头发撩开,浅笑道,“是惦记着明天晒鱼吗?”

    “当然了,若是下雨,那那些鱼怎么办?”麦穗垂眸道。

    “有我在,你不用操心这些的。”萧景田看着她,顺势把她放倒在石头上,俯身压了上去,低声道,“以后,你得习惯我的亲近,因为我们以后是要在一起过日子的,知道吗?”

    麦穗羞涩地点点头。

    反正他跟她迟早会有那么一天,迟一天或者早一天,又能怎么样呢?

    只要他待她好点,日子也是能过下去的。

    身下的石头被白日的太阳晒得很是温热,身上的男人也是浑身炙热,她觉得她被烤化了……

    见身下的女人异常柔顺的模样,他内心的欲望似乎腾地被点燃了,再次俯身吻住了她柔软的唇瓣,他从来都不知道男女之间的情事可以如此甜蜜,如此让人着迷……

    突然,山岗下依稀传来几声呐喊声。

    听不真切,却真的是有人在大喊。

    像是小六子的声音,又像是别人的声音。

    萧景田只得喘息着停下动作,若是可以,他都想把那个大惊小怪的小六子扔回鱼嘴村了,他凝神倾听了片刻,沉着脸从她身上爬起来,伸手把她也拉了起来,沉声道:“海边有船出了事,我下去看看,你先回去。”

    “那你当心点。”麦穗忙理理衣襟,往回走,她本来想跟着他去看看的,但是又见她身上的衣衫被他拉扯得不像样子,也就没好意思要跟着去。

    萧景田倒是没想这么多,他刚要跳下山岗,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停下脚步问道:“你不会迷路吧?”

    “那你送我回去吧!”麦穗娇嗔地回头看了他一眼,提着裙摆就往前跑。

    萧景田真的把她送到了大门口。

    见她进了屋,才转身朝海边走去。

    麦穗进了院子。

    听见萧宗海和孟氏还在屋里聊天,便放慢了脚步,站在门口细细地理着衣衫,只听孟氏道:“今天景田是怎么了,嫌他媳妇这不好,那不好的,这孩子的脾气怎么还这么暴躁?”

    “哼哼,这你可就错怪你儿子了,他哪里是对媳妇不好,分明是有意对媳妇好。”萧宗海干笑道,“你还看不出来,他是不想让他媳妇捣鼓那些鱼罢了。”

    孟氏恍悟。

    麦穗听了,心里一阵羞愧。

    连她也错怪萧大叔了呢!

    一艘大船歪歪斜斜地在离码头不远处的海面上起起伏伏,船上有人在断断续续地呼救,那声音似乎是没有了力气,嘶哑的声音几乎瞬间被吞噬在风里。

    要不是小六子在海边钓虾,萧景田跟麦穗在山岗上,那个散心,压根就听不到这呼救声。

    “三哥,要不要我去咱们大船上把小船划过来?”小六子忙问道,大船离海边有些远,中间还隔了一些杂七杂八的礁石,没有小船,根本就靠近不了那大船。

    “不用。”萧景田纵身跳上排在岸边的一溜渔船上,找出了一大捆缆绳,后退几步,把带着铁抓钩的那一端放在手里摇了摇,噌地一声抛了出去。

    只听啪地一声,那铁抓钩便牢牢地地钉在了那艘大船上,接着又把另一端固定在礁石上,麻利地打好了结,身手敏捷地跳上绳索,瞬间便上了那艘大船。

    小六子惊得目瞪口呆。

    他从来都不知道三哥还有这本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