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天炎城穆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1本章字数:3064字

    “穆天死了。”

    “怎么回事?穆天怎么会死?”

    “那个废物终于死了。”

    “死了就死了,更加清静。”

    天炎城的北边,占据着一大片区域的穆家内,因为一个消息而震动了。

    穆天的父亲穆雷东听到这个消息,直接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将桌子拍出了一个巨大的掌印。

    “发生了什么事?”

    “据巨鹿学院的几个导师说,穆天少爷是在历练的时候碰见了一头独角巨蟒,被独角巨蟒杀死的。因为穆天少爷的尸体被那条独角巨蟒给吞了,所以没有带回来。”

    啪!

    穆雷东手中的一把笔直接段成两半。

    “三弟有什么好生气的,穆天连战力都没有觉醒,就跑去那样一个地方,那纯粹就是找死,死了其实并不稀奇,如果没死,我反而觉得稀奇呢。”一个面无白须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冷冷的笑道。

    “二哥,如果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话的,那么你可以走了。”穆雷东直接下了逐客令,朝着房间外面走去。

    “三弟这是要去哪啊?要不要二哥陪你一起。”面无白须的中年站起身说道。

    “不用。”穆雷东冷冷的丢下两个字。

    “恩,果然是父子情深,看得我都快要感动的流眼泪了。儿子被独角巨蟒给吞了,当父亲就去杀了那条独角巨蟒,带回儿子的尸体,好好的安葬,恩,这在天炎城会被传为一段佳话的。”穆雷成笑道。

    穆雷东当然也知道,穆家是个什么样的家族,他们是容不得废物的存在,所以这次是用这样危险硬逼的方式让穆天去历练的,要么你觉醒战力成为一名战师,要么你最好也不要回来了。

    可怜穆天一个战力都没有觉醒的人,跟着巨鹿学院的导师和那一群巨鹿学院的天才跑去天荒禁地历练,赤裸裸的把自己逼近思路啊。

    穆家是要将穆天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是要让他蜕变,不然穆天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觉醒战力,成为一名战师的。

    老祖的心穆雷东懂,但是穆天的心谁懂?

    谁也不想自己是一个废物,被人嘲笑遭人白眼,但是没办法,天生就是那样,现在更是葬身于独角巨蟒之口。

    “爷,少爷回来了。”突然,一名侍女急急忙忙跑进来说道。

    “什么?”穆雷东整个人一震,若有所思,然后快速的朝着外面冲去。

    “这是怎么回事?”穆雷成也是轻声说道,站起身跟着走出去了。

    穆天骑着鳞马进了穆家大府,从鳞马上面下来将鳞马交给了一旁过来的侍卫,穆天朝着自己家的别院走去,刚走几步,就看到穆雷东快步走了出来。

    “天儿……”穆雷东叫道,声音虽然粗狂威严,但是里面已经带着一点哽咽了。

    “父亲?”穆天感觉自己有点叫不出口,不过幸好的是,原本这个穆天叫他这个父亲也只是叫东爷。

    看着穆天身上的伤,穆雷东脸上闪过一丝冷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巨鹿学院的导师骗他穆天已经死了,而且是葬身独角巨蟒之腹。那为何现在穆天还能站在他面前?

    “小花,快去准备热水,让少爷洗一下。”穆雷东冲着身后跟出来的侍女说道。

    “是。”小花看到穆天还活着就已经很开心了,兴奋的跑去准备热水。

    “哟,穆天你还真没事,那巨鹿学院那群狗屁导师们怎么说你死了,葬身独角巨蟒之腹了。”穆雷成走出来,看着穆天说道。

    “二伯?”穆天一个个的认着,毕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要跟这些住在一起。

    “好了,等下再说,穆天,先跟我走。”穆雷东拉着穆天快速的走去,几粒丹药吞下去,穆天感觉体内一股暖流在流动,身体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好着。

    红龙果和红纹豹那样使用,有点浪费,不过穆天没得选择,所以那两件东西也仅仅是让穆天有了行动能力跟一点战力能力而已,身上的可怕的伤还是差了许多,海鲁可是一个六星战师,第二掌更是全力出掌,穆天受的伤很严重。

    服了丹药清洗了一下身体,穆天才回到穆雷东办事的大厅,听完穆天的诉说,穆雷东整个人直接暴怒了,那是真正的愤怒,从心底里面,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冷厉。

    “可恶巨鹿学院的导师,竟然做出如此之事。”

    穆雷东差点就直接冲出去找他们算账,不过被穆天给拦下来了。

    “这群导师真的可恶,他们当我们穆家没人了?”穆雷成的眼光也是阴冷了下来,他们穆家虽然说看不起废物,但是拥有战神血脉的他们骨子里面就透着一股骄傲,穆天怎么说也是他们家族的人,流着跟他们一样的战神血脉,他们这样赤裸裸的对付,不就是在打他们的脸吗?

    这群穆家的人也真是有趣,平时会挤兑自己家族里面的废物,看不起他们,嘲讽挖苦他们,但是一旦自己家族的人被外面的人无端欺负了,他们也会觉得脸上无光,拧成一股绳干你丫的。

    “天儿,这么说,你已经觉醒体内的战力了?”穆雷东激动的脸上微颤,眼中满是期待和惊喜。

    “恩,这次历练太危险了,在死亡的危机下我觉醒了体内的战力。”穆天说道,他自然不会说出在天荒禁地中心区域边缘发生的那些事情,那些事情太过诡异恐怖了,不好说。

    “好好好……”穆雷东激动的浑身颤抖,面色潮红,连说三个好字。

    “看来老祖的这个做法还是有用的。”穆雷成也说道。

    一想起在天荒禁地那边发生的事情,穆雷东就脸色一冷,“柳青叶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还有秦家那小子。”

    “呵,那个柳青叶的女儿一直觉得穆天配不上她,一直想要取消婚约,不过他们柳家不敢明目张胆的来,我们穆家可不是那么好惹的,所以就用出这样的方法,还真果断狠辣。”穆雷成笑道,“这次借着穆天的“死亡”,他们一定会上门来取消婚约的。”

    “二爷,三爷,老祖让你们去大厅一趟,说是柳家的人来了。”一个侍卫进来禀报道。

    “是吧?”穆雷成笑道,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

    “还是二哥你看得透。”穆雷东说道,“走吧。”

    穆家的议事大厅内,穆家老祖穆半生冷冷盯着面前的一张纸,一股肃杀的气势汹涌而出。

    “穆天刚死,你们就来做这件事情,你们柳家是什么意思?”穆半天身材高大,骨子里面透着一股霸气,这是他们穆家皆有的。

    “穆老兄,原本穆天还在的时候,我没好过来说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穆天死了,就把这婚约取消吧,给如兰一个幸福的未来,希望你成全。”

    “幸福的未来?你是说嫁到穆家没有幸福的未来?”穆半生冷冷说道。

    “不,不是这个意思。”柳青叶那个头疼啊,他们柳家老祖今日有事不能前来,只好他硬着头皮来了,面对穆家老祖的威严,他哪里承受的住。

    “穆家自然可以,只是穆天那个废物就不行了,我柳如兰要嫁的人,绝对是人中英杰,实力强大的人,而不是一个废物,更何况,这个废物现在已经死了。”

    “人中英杰?你是说秦长空吗?”一道戏虐的声音传来,三个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老祖—”三个人也是恭敬的叫道,然后各自找了位置坐了下去。

    “也就在你眼里秦长空是人中英杰,在别人眼里,他狗屁都不是。”穆天坐在了穆雷东的身旁。

    “穆天!”柳如兰一声惊呼,怎么回事?为何又没死?

    为何一次次的暗杀,穆天都能够没事?

    “穆天。”柳青叶也是一声惊呼,然后看了一眼柳如兰。

    “穆天,你回来了啊,那些家伙怎么说你死了?真是可恶,我就说我们穆家的男儿,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穆半生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老祖,这件事情等下再说,先解决面前这件事情吧,人家来我们家里做客,我们也要尽一点地主之谊嘛。”穆天说道。

    “也是,那么穆天你说,他们要来取消婚约,你说怎么办?”穆半生把那张纸举起说道。

    “这还用说,当然是休了,他们柳家哪里有资格配得上我们穆家。”穆天张狂的说道,这个婚约只是原来那个穆天的,跟穆天没有半毛钱关系,何况这个柳如兰一次又一次的想要致他于死地,这个事绝不能轻算。

    “说得好。”穆半生开怀大笑,拿起一旁的笔,快速的纸上一舞,一气呵成,行云流水,非常的潇洒。

    写完,穆半生手一甩,那张纸就飞向了柳青叶。

    柳青叶苦笑着伸手接住那张纸,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袭向了他的身体,让他发出了一声闷哼声。

    “回去告诉柳无耻那家伙,穆家跟柳家的关系断了……”

    “好的。”柳青叶收起那张纸,冲着穆半生一躬身,带着柳如兰快速离去。他知道他这个已经算好的了,是穆家老祖手下留情了,他来之前就已经坐好了受重伤的准备,就连药都带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