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八章九九归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6本章字数:3366字

    步惊天站在断裂的山崖之上,掌控住了局面。断裂的千面崖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将通道堵住,妖兽无法长驱直入,只能从上方跳过去。而步惊天早就在那里布下了大量人类强者,依靠着地势,斩杀掉一头头妄想从上面过去。让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妖兽只能如潮水般退去。

    穆天猜到步惊天会出面,却没有想到是用这样的办法来稳住局面,阻挡住如潮水一般蔓延而过的妖兽,撇掉其他不说,这个步惊天确实算个有能力的人,难怪能够让步家起死回生。

    看到兽潮退去,穆天便朝着千面崖闪掠而去。不过就在穆天的身体来到千面崖下方,准备冲起跳上千面崖的时候,一道可怕的刀芒直接划破长空,带着滚滚的战力朝着穆天斩落下来。穆天一惊,快速退去,落到了千面崖的下面。

    步惊开手持灵刀落在了千面崖上面,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下方的穆天。

    “步家主,那是人,不是妖兽。”一个守在千面崖上面的人说道。

    “我知道他是一个人,但是他没有活下来的资格。”步惊天一脸正气说道,“这个人便是导致前方溃败,以至于兽潮冲破千面崖,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损伤。”

    “什么?”千面崖上面一大片人大惊,这些人全都不是步家的人,都是进入步家麾下抵挡抵挡兽潮的人。前方大败,妖兽如潮水般蔓延进千面崖。要不是步惊天断了千面崖,堵住了那个通道,挡住了滚滚兽潮,他们这些人可能都要死,不仅他们要死,黑水城很有可能要破。

    因此,这时候步惊天的话非常具有威信力。虽然他是在血口喷人,但是人们还是选择相信他。

    张飞宇元气大伤,很有可能已经被步惊天隔离开了,现在就剩下穆天一个人在这千面崖外面,什么话自然就变成了任凭步惊天怎么说了。

    穆天明明是在阻挡兽潮,拼尽全力斩杀妖兽,斩杀的妖兽尸体堆积成了一座尸山,身上的衣服也被鲜血染成红色。

    而现在,这一切都直接被抹杀,穆天变成了罪魁祸首,何其可笑?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千面崖上面,有一个中间人血红着双眼冲着下方的穆天吼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害死了多少人?你这个混蛋。”

    穆天抬起头,望着那个嘶吼的中年人,脸色平静。他想回答,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嘿嘿,跟这样丧心病狂的人说这些有什么用,他一个人能够在千面崖外面活到现在,这不就说明了一切吗?一个九星战师巅峰,他是凭什么活下来的?”步惊开一脸阴狠冰冷的说道。

    “对,别说一个九星战师了,就是一个三洞战灵,在刚刚的千面崖外面,在那兽潮之中,怎么可能活下来?是他,一定是他。”

    “给我死吧。”刚刚嘶吼的那个中年人一脸愤怒的冲下来,眼睛满是滔天的仇恨。“你知不知道,我弟就死在刚刚的兽潮之中,要不是你这个混蛋,他不会死的。”

    一把灵刀斩落,滚滚战力散发开来。这是一个二洞战灵强者,而这一刀又是带着他巨大的愤怒而仇恨而斩出去的,威力非常强大。

    穆天脸色平静的站在那里,就在灵刀即将斩在他的身体上时,他伸出手,抓住了斩落下来的灵刀。战力在手掌上面汹涌,但是手心还是被锋利的灵刀给划破了,鲜血顺着手臂一路流了下来,在手肘处滴落。

    中年人眼神呆滞的看着穆天,他没有想到,他这威力最强的一刀竟然被穆天徒手给接住了。千面崖上面,步惊开的眼睛微微眯起,原本看到穆天的那一刻,他心中就有一个不好的预感,现在,这个不好的预感慢慢的在他心里开花结果。他确定,他的二哥步惊风凶多吉少了。

    “大家出手杀了这个小子吧,给死去的兄弟报仇。”步惊开冷冷的说道。

    顿时便又有七八个人冲了下去,战力滚滚散开,席卷向穆天。穆天手中战刀显现,一刀斩了出去,一声巨响,人影纷飞,所有冲下来的人全都飞了出去,撞在了千面崖上面。

    “可恶,这个时候还敢出手伤人,大家跟我上。”一道愤怒冰冷的声音响起来,一个青年带着一群人冲了下去。

    穆天再次一刀斩了出去,将冲下来的人群全都斩飞,除了那个带头冲下来的人。

    “鬼怪作祟。”穆天一声轻哼,一刀斩了出去,滚滚战力爆炸开,刀芒一闪而过,将那个人一刀斩成了两半。这个人显然是步惊天安插在人群中的步家之人,起着引导的作用。不得不说,步惊天这种手段玩的很好。

    “你们所有人都相信步惊天的话吗?”穆天抬头,望向了千面崖上面蠢蠢欲动的人。

    “当然了,要不是步家主,千面崖就要溃败,兽潮淹没过去,直达黑水城,将是一场大灾难。”

    “我且问你,为何要做出这等事?为何要害这里的所有人?”步惊天的声音响起来,就如一把锋利的剑,直接切割开了千面崖上面人群的伤口。

    顿时,指责之声漫天而起,淹没了一切理智。再也没有人去想找出真相了,因为愤怒和仇恨已经将他们吞噬。

    看着那一道道冲下来的人影,穆天的脸彻底阴沉了下来。无可奈何花落去,心中纵然有万般委屈,却与何人说?这个时候,仿佛穆天被整片天地遗弃,只剩下手中的战刀还陪着他了。

    步惊天这一招,可真是狠。而且很准,直插穆天的心脏。

    “大哥,现在怎么办?”步惊开身影一闪,落在了步惊天的身旁。

    “关键时刻出手就行,人多死一些是好事。那些战功分开这些愚蠢的人,是浪费。”步惊天眼神冷漠的说道。

    “可是我们还需要他们来抵挡兽潮呢。”

    “刚刚有消息传来,兽潮已经退去了。”

    听到这句话,步惊开的脸上浮起一丝阴笑,“那确实,多死一些人吧。”

    穆天没有下杀手,全都只是将冲下来的人轰飞出去。但是这些人已经被愤怒蒙蔽了眼睛,疯狂无比,出手全都是杀招,穆天的身上已经多了两个深深的伤口了。其中一个伤口非常靠近心脏,要是再往上一点点,就直接刺碎了心脏。

    穆天体内的血液慢慢的滚烫起来,眼中的战意被彻底点燃,一丝疯狂和愤怒在体内汹涌,带起了滚滚的战斗欲望。战鼓在敲响,天地灵气如一条条长龙冲进了穆天的身体内,滋润着战力神脉,化为了滚滚战力。

    伴随着一刀斩了出去,穆天身体内第九条战力神脉上面,第九根分支长出来。就像是一粒落在崖壁缝隙中的种子,破开坚毅的石头,傲然不屈的生长着,迎风而立,那么孤傲。

    十几个轰杀过来的人被穆天一刀斩飞了出去,穆天冲出了人群,身影连续几个闪烁,避开了千面崖上面的人,冲向了步惊开和步惊天。

    “可恶。”步惊开脸色大变,手中的灵刀挥斩了出去。

    步惊天也是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完全没有想到穆天竟然能顾这么快破开人群,朝着他冲来。而且他在穆天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可怕的威力,一抹深深的恐惧开始出现在他的内心深处,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抹恐惧宛如生根发芽了一般,充斥步惊天整个内心。

    惊天刀芒,威力滚滚炸开,步惊开虽然也是三洞战灵的境界,但是实力却还比步惊风强大一些。

    这一个战技是步惊开最为强大的一击,名为开天斩。

    穆天的身影冲进刀芒之中,手中的战刀消散,直接一拳轰了出去。

    下方的人群看到这一幕,全都惊呆了,目瞪口呆的看着。

    啪——

    一声巨响,这是九转霸体拳打破虚空的声音,一转之力轰在了步惊开斩杀出来的灵刀上面,直接滚滚碾压而去,将灵刀击飞,轰在了步惊开的身体上。

    步惊开发出一声闷哼,嘴巴大张,鲜血喷了出去,整个人如流星一般飞了出去,砸在了另一边的崖壁上面,轰然炸开。

    “咳咳……”

    身体陷在崖壁上的步惊开伸出手,像是想要抓住什么一般,但是随即无力的垂落,眼神黯淡了下去。

    “半发三狼现在只剩下你这一只了。”穆天落在了步惊天所在的崖壁上面,望着身前的步惊天。

    “我实在是很惊骇,不过你确实很妖孽,比王一书还要可怕。”步惊天冷静的说道,虽然心中已经被恐惧填满,但是他依旧从容。

    “你知道炼狱殿吗?”

    “知道,给你们穆家这个战神家族种下恶鬼三咒的可怕势力。”

    “你知道四方帝城的断家吗?”

    “知道,一方王侯,如日中天,当年你们穆家在四方帝城的时候,最大的对手便是这个断家。”

    “所以我不得不妖孽一些。”穆天淡淡的话语响起,却在步惊天的心里升起了滔天波澜。

    “你要对付断家?还要对付炼狱殿?”步惊天瞳孔睁得大大的说道。

    “不是我要对付他们,而是他们给我套上了枷锁,我要破开而已。而破开枷锁的唯一办法,就只有战斗了。”

    “呵呵,你还真是异想天开了。先不说炼狱殿这个凌驾于整个战神大陆之上的一个可怕诡异的势力,单单是这个断家,就完全不是你能够对付得了呢。你或许觉得自己很强大很妖孽,但是其实这只是在天炎城黑水城这样的地方才是,要是你到了四方帝城,遇见整个四方帝城的天骄妖孽,你就会发现你根本不算什么了。而断家,就是一头可以轻松将你吞噬的庞然大物。”

    这些穆天自然也知道,王一书虽然说是黑水城的第一妖孽,但是要是到了四方帝城,就根本跟第一没有丝毫关系了。那些王城的天骄妖孽,四方帝城的天骄妖孽,只会更加变态。而仅仅是像黑水城这样的诸侯城,整个四方帝城又有多少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