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五章将牌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7本章字数:3110字

    泰力从紫黑色的旋风之中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旁边的一面墙壁上,顿时轰隆隆,墙壁轰然倒塌,将已经奄奄一息的泰力埋在了一片废墟下面。

    穆天落地,脸色平静的扫了一眼那片埋着泰力的废墟,而后转头望向了李泉和他身后的焰鬼大军。

    这个焰鬼军果然可怕,每一个战士都是二洞战灵以上,甚至有三洞四洞战灵的强者,而他们的队长李泉便是一个四洞战灵强者。

    “战神血脉?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今日我便虐杀你,让你知道体内流的所谓的战神血脉是多么的垃圾。”李泉一声冷哼,眼眸中露出一丝狠厉,身影一闪,直接从原地消失,而后瞬间便在穆天的身前先前,一拳朝着穆天轰了出去。

    四周的人群全都看呆了,嘴巴张的大大的,他们完全看不到李泉的动作。他们心中非常清楚,若是李泉出手攻击他们,他们断然没有活路的。

    “这个李泉身为焰鬼军第十一分队的小队长,果然实力强大。”人群中,有人呆滞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这个李泉可是号称双面魔龙的,做事雷厉风行性格狠辣,对自己身边的人极好,对外人却是非常的狠厉。这个穆天也是运气不好,偏偏惹了焰鬼军,还是惹了这个双面魔龙李泉带的十一分队的战士。”

    “敢在四方帝城内这么兴师动众的,也就焰鬼军的这个十一分队了。”

    “这下,这个人绝对要被李泉给一拳轰杀了。”

    拳头轰了过来,穆天也是直接一拳轰了出去。

    “竟然你这么说,那么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你眼中垃圾的战神血脉吧。”

    穆天的眼中战意疯狂的燃烧,整个身体都充斥着滚滚的战斗欲望,战鼓如倾盆大雨一般狂暴的炸起。在那个巨大的战字下面,一道道战神的身影显现,或是站在高山之上,或是浮于无尽深渊上。他们全都一拳轰出,滚滚滔天的战力汹涌而出,拳头在虚空中连续九转,啪啪啪连续爆响九下,一股让人心悸的可怕威力散发开来,震撼着穆天的内心。

    这便是大圆满的九转霸体拳!

    “九转霸体拳一转。”穆天一声咆哮,拳头在空中一转,啪的一声,轰在了李泉轰杀而来的拳头上面。

    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炸开,可怕狂暴的战力汹涌而开,摧毁了四周一大片的墙屋。穆天被轰飞了出去,身体在地面上滑出去百米多远才稳了下来,一股战力散开,余威滚滚。

    “谁在四方帝城内闹事。”一声爆吼声传来,一大堆守城的将士骑着火鳞马而来,宛如一片火焰在快速的蔓延过来,烧红了一整条街道。

    “是守城大将阳笛,他竟然被惊动了。”人群中有人惊呼,纷纷往两边退让开,让出了一条道路,守城的将士汹涌而过,停在了穆天和李泉两个人的中间。

    守城大将阳笛先是看了一眼李泉和他身后的焰鬼大军,脸色微微一变,而后直接转过头来,望向了穆天,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敢在四方帝城之中闹事,给我拿下。”阳笛一指穆天,愤怒的吼道。

    看着那汹涌而来的守城将士,穆天的脸色彻底阴冷了下来,这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啊,也是一出好戏啊,是他来到这四方帝城来最大的见面礼了。

    原本在天炎城会碰到这种事情,后面在黑水城也碰到了,只是没想到,在这四方帝国的中心四方帝城,竟然也碰到了,而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天炎城跟黑水城和这四方帝城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守城将士冲到了穆天身前,正准备动手的时候,看到了穆天从空间袋里面掏出了一块令牌举了起来,在看到那块令牌的那一刻,这些守城将士全都呆立在原地,不敢乱动了。

    “怎么回事?还不赶紧给我拿下?在四方帝城里面闹事,直接判下死牢。”阳笛冷冷的说道。

    守城将士没有一个人说话,沉默无声,一整队人马往两旁散开,动作整齐划一,就像是两片火焰流云一般炫美。在那两片炫美的火焰流云中间,穆天傲然的站在那里,手中举着一块牌子。这块牌子便是陈雪儿给他的将牌,四方帝国第一帝师火云帝军。

    焰鬼军虽然是也是帝师,但是根本比不上火云帝军,更不用说这些守城将士了。看阳笛的行为就可以知道,跟这些身上背有巨大战功的帝国帝师比,他们这些守城将士只有讨好的份。论实力,实力不如,而且差距极大。在战神大陆上面,单单这一点就已经足够决定两个人的位置。还在加上身份地位,在四方帝国,帝军战士的身份地位极其的好,一般普通的战士身份地位就完全可以比拟那些守城大将,而要是战功高一点的队长级别的战士,那么完全凌驾于守城大将之上,在四方帝城内完全可以横着走了。

    看清楚了穆天手中的将牌,阳笛肥胖的身躯一阵颤抖,差点吓得直接从火鳞马上面摔下来。

    “这,这个……”阳笛吞吞吐吐的说道,脸色苍白,额头上冷汗直冒。他得罪不起焰鬼军,当然更加得罪不起火云帝军了。火云帝军里面的一个战士就足以让他恭恭敬敬了,更不用说拥有火云帝军将牌的穆天了。

    “将,将牌,火云帝军的将牌。”人群之中有人看到了穆天手中举着的那块牌子,一脸震撼。

    “这个人到底是谁?怎么会有火云帝军的将牌啊?”

    “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就是拥有一块火云帝军的将牌,那样我在四方帝国的任何地方,都可以横着走了。拥有一块火云帝军的将牌,那是无上的荣耀啊。”

    看到穆天竟然拿出了火云帝军的将牌,李泉的脸色难看了几分。

    “马有才,到底怎么回事?”

    马有才立马跑到李泉身旁说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块将牌应该是陈雪儿跟这个穆天的,在君临山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人找这个穆天的麻烦,恰巧碰到陈雪儿去找这个穆天,结果那些找麻烦的人全都被抓起来了。”

    “陈雪儿怎么会跟这个穆天扯上关系?”李泉脸色狰狞的说道,若是这块将牌是真的,那么就相当于穆天多了一个保护伞,他李泉要是想要杀他,也要好好计划一番,不敢这么随便乱来了。

    “队长,难道你没听说过,这个陈家能有今日,多亏了当年穆家穆杀影的相帮之恩,要不是穆杀影,陈家早就被人灭了,何谈有今日之辉煌?”

    “所以这次穆家有人获得名额来到这四方帝城,这个陈家便用这块奖牌来报答当日之恩?”

    “应该如此,所以虽然这块火云帝军的将牌是真的,但是它其实没有多大的威力,只是明面上让人忌惮一些,看在火云帝军的面子上,不敢胡乱来的。要是暗地里,是一点用都没有的。”

    李泉微微点点头,马有才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安静的站在李泉的身旁望着穆天。马有才知道的很多,但是就是因为他知道的很多,所以他才更加觉得穆天的神秘和可怕。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最会让人得出一个错误的判断,而这个穆天便是如此。马有才只是穆天的境界是九星战师巅峰,但是穆天却轰飞了蛮力王泰力,表现出极为恐怖的战力,这让马有才心中非常的震惊。

    穆天抬起头望向了前方的阳笛,一股傲然的气势汹涌而出,席卷而去。

    阳笛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脸色难看无比的咽了一口口水,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穆天竟然会有火云帝军的将牌。要是早知道如此,那么他就不过来,趟这趟浑水干什么?立即从火鳞马上面下来,抖着一身的肥肉上前两步,恭敬的说道,“不知道是火云帝军的人,还望恕罪。”

    “还真是天大的差距啊。”穆天站在那里脸色平静的说道,“若是我说我并不是火云帝军的战士,这块将牌只是我捡来的,你们又当如何?”

    “只要你有火云帝军的将牌,不管你是偷来的还是抢来捡来的,我们自然不敢抓您。”

    “可惜,你没有别的选择了,你现在必须过来抓我,就像你刚刚吼出来的那两句话一样。”

    “不敢!”阳笛将头低下,牙齿用力的咬在了一起。

    “你是在怕这个?”穆天的手掌中战力涌动,那块将牌直接在穆天的手中化为粉末随风而飞了,“现在你可以不用害怕了,你就按照你原本的意思来,我也不想靠着这块将牌相安无事。这个战神大陆是我的战神大陆,不是这块将牌的。”

    看着化为粉末的将牌,人群全都惊呆了。所有人做梦也没有想到,穆天会这么做,那可是火云帝军的将牌啊!

    “他……他竟然将将牌给毁了。”人群中,有人浑身颤抖的说道,就连声音都因为震惊而颤抖了。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将牌,就这样给毁掉了。”看着那随风而非的粉末,四周人群望眼欲穿,恨不得冲过去,将那些粉末仅仅抓住。虽然已经不是将牌了,但是粉末也好啊。至少,它是跟火云帝军有关联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