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二章第三区域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8本章字数:3119字

    暴怒的西门樱雪和炎战两个人疯狂的攻击着水问画,而水问画却如闲庭散步一般轻松的游走着,任凭炎战和西门樱雪两个人如何疯狂的攻击,却都无法落在他的身上。

    水问画的实力比炎战和西门樱雪高了许多。

    “嘿嘿,就凭你们,还想杀我?”水问画冷笑着,突然他身体的战力神洞光芒一闪,一把黑漆漆的弯刀出现在他的手中,一刀破开了炎战的攻击,身影如鬼魅般一闪便出现在了西门樱雪的身前。

    西门樱雪大惊,脸色剧变,立即一掌拍了出去。

    然而这一掌并没有打中水问画,水问画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西门樱雪的身后,黑漆漆的弯刀也落了下去。

    砰!

    突然,一声巨响轰然散开,宛如一刀冲击波般轰击着四周的洞壁,有烟尘和滚滚碎石而落。

    西门樱雪死里逃生一般的转头,便看到了让她震撼无比的一幕。穆天就站在她的身前,两个手指赫然夹住了水问画的弯刀,脸色平静,眼中波澜不惊。

    这一刻,穆天的身影显得那么的高大,仿佛跟西门樱雪心中的那个人影重合了起来。

    “莫等闲!”西门樱雪在心中轻轻哼道,那个离她已经越来越远的身影,让她的心里那么的想要去追寻,却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绝望。西门樱雪深深的体会到,有时候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没有用的。

    因为有的人成长太快了,就比如那个让她朝思暮想的莫等闲,还有眼前的这个穆天。

    在黑水城的时候,穆天明明还只是一个连她的战灵威压都快要无法抵抗住的人,现在却变得如此强大,强大到让她心中震撼。

    “炎龙。”一声巨吼,炎战的身体瞬间燃烧起了汹涌的火焰,化为了一条火焰之龙,朝着水问画席卷而去。

    水问画还深深的沉浸在眼前这一幕场景之中,穆天竟然用两根手指就挡下了他的攻击,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给我滚。”一声狰狞的咆哮,水问画朝着炎战的战技炎龙一拳轰去。

    砰!

    滚滚火焰在这个洞府之中爆裂开来,炎战整个人飞了回去,重重的砸在了洞府石壁之上,砸塌了一大片区域,直接被埋在了废石和烟尘之下。

    不过炎战的这最强一击并没有让水问画好受,被火焰燃烧的手臂让水问画一度因为疼痛而脸庞扭曲,甚至他的那一只手臂隐隐无法动弹了。

    “西门朱雀箭。”

    西门樱雪找准了时机,手中的灵弓再次拉开,一道火红色的战箭在弓上快速的延伸开来,越来越可怖的战力在战箭上面汹涌,一声朱雀的名叫回荡在这洞府之中,震撼着每个人的心魄。

    西门樱雪的手放开,一头火红色的朱雀带着可怕的力量朝着水问画飞去。

    砰!

    又是一声巨响,火红色的朱雀轰然炸开,化为漫天的火焰,宛如火焰子雨一般,在这个洞府之中砸落。

    西门樱雪一口鲜血喷了出去,白皙绝美的脸庞上面挂着一抹殷红,让人触目惊心,却犹如一朵雪白的荷花上面多了一条血红,更加的惊艳。

    水问画整个人踉跄了好几步,那一只手臂已经彻底无法动弹了,软绵绵的垂着,就像是一条死蛇一般。

    看到那一片碎石废墟轰然炸开,炎战的身影从中激射出来,还有西门樱雪手中的灵弓再次拉开,充满可怕战力的战箭在上面汹涌,水问画的脸色大变,再也无法从容了。

    “给我放开。”水问画一声愤怒的低吼,眼睛血红,如野兽一般。刚刚会发生那样的事情,都是因为穆天,因为穆天不仅抓住了他的弯刀,而且还将他控制在了那里,所以他才会被炎战和西门樱雪击伤。

    要不是穆天,炎战和西门樱雪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你刚刚困我,如今我也困住你。”穆天轻声说道,夹着黑漆漆弯刀的手指尖上面有天地灵气在缭绕,就像是一个个精灵在跳舞一样,朝着黑漆漆的弯刀蔓延而去,瞬间便将水问画手中的弯刀被完全的封印住了。

    “灵……灵化师,你怎么可能真的是一个灵化师。”水问画瞳孔睁大,整张脸扭曲的不成样子,撕心裂肺般的吼道。

    其实这已经是一个事实摆在他的面前了,穆天要不是一个灵化师的话,根本无法破开那封印。但是水问画一直不让自己去信这个荒谬的现实,灵化师只能是像他这样的天骄才有资格当得。

    “给我破。”水问画吼道,手中天地灵气涌动,冲击着穆天给他手中弯刀的封印。

    然而,不管水问画如何疯狂,他都无法冲开穆天给他施加的封印。

    一声朱雀的鸣叫,一股可怖的火焰气息汹涌而来,水问画瞳孔睁大眼神呆滞的转过头去,便看到了火红色的朱雀和炎龙直直冲来,轰向了他。

    “魔鼠,守护我。”水问画吼道,身体中的战力神洞光芒四射,浑身被幽幽绿芒笼罩的战灵鼠从水问画的战力神洞中飞了出来,一道极为巨大的墨绿色鼠影冲天而起,挡在了水问画的前方。

    朱雀和炎龙轰击而来,落在了墨绿色鼠影上面,轰然炸开。

    “魔鼠,上,噬咬。”

    在水问画的吼声之中,战灵鼠身影化为只有巴掌大小,速度却达到了一种可怖的程度,瞬间就在原地消失,而后直接出现在了炎战的身前。

    炎战大惊失色,刚准备一拳轰了出去,但是他发现那一头战灵鼠赫然像是被困住了一般,身影停在了空中无法动弹。

    穆天的另一只手正在朝着这边,灵动的手指尖上面跳动了一丝丝天地灵气。

    “困……”

    “压……”

    穆天轻声说道,一道无形的壁垒出现在了半空中,将水问画的战灵鼠被困在了那里。而且那个封印之地越来越小,压力越来越大。战灵鼠在其中发出了吱吱的可怖叫声,非常的刺耳。

    炎战和西门樱雪立即把握住这个机会,水问画的灵器跟战灵全都被穆天困住了,而且就连人都无法动弹了,这是击杀他的最好时机。炎战和西门樱雪早就发现了,若不是穆天控制着水问画,他们根本不是水问画的对手。

    盛名在外的一书二炎三樱雪,却全都不如排在第四的水问画,真是一个天大的耻辱。要是传出去过个几年,所谓的一书二炎三樱雪就会变成一个笑话了,一个如井底之蛙一般意义的笑话。

    又是两人最强的一击,朱雀和炎龙相交而来,轰击向水问画。水问画脸色狰狞扭曲的看着炎战跟西门樱雪的攻击,却根本无法闪躲跟抵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攻击落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的身体瞬间蚕食。

    火焰,将水问画烧的什么都不剩。

    而另一边,穆天制造的封印也彻底碾压了下去,将那一只战灵鼠给碾压的粉碎。

    走出了那个巨大山洞,穆天又看到了那一个巨大的鬼子,已经鲜血淋淋一般,一股可怖的怨念直接透过青铜而出,落在了穆天内心的最深处。

    在刚刚通过那个封印之地化灵的时候,穆天也终于知道了这个巨大的怨念是怎么回事了。

    这是一个来自于强大灵化师的怨念,李酒大师其实也隐隐有跟穆天透露过一些事情,不过李酒大师都是点到为止,后面的都不说了,以至于穆天对于灵化师还是一知半解。

    而在刚刚借助这里的封印成为一个灵化师的时候,穆天知道灵化师之间最可怕的一个终极秘密了,那就是灵化师是一群会受到天谴的人。

    天地灵气已经不属于人类了,而灵化师却强行逆天改命,这比那些演算偷窥天机来的还更加可怕。

    灵化师全都不得善终,有的灵化师会在老年的时候,有的甚至会在成为灵化师的那一刻,就受到天谴,化为恶魔。

    李酒大师的恐惧,和这个鬼字之中渗透出来的深深怨念,都是因为这个天谴。

    多少灵化师想要破开这个天谴,最后却全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天谴降临在身体上。

    穆天感受了一会儿那个鲜血淋淋的鬼字上面穿透出来的深深怨念之后,便离开了这个诡异的洞府。很明显洞府早就被开发过了,而且已经不是一遍两遍了,里面几乎没有什么宝物,能算得上宝物的也就那几个鲜血淋淋的鬼字跟那一片封印之地。

    月魅蓝在外面等了许久了,甚至她身上的伤都已经完全恢复了。若是穆天在晚一些出来,月魅蓝就要动身进入洞府之中了。

    “真的是有命运这个东西,他们真的能演算出一个人未来的吉凶祸福。”炎战呢喃着说道,原本他根本不信那个老头的话,现在却是深信不疑了。

    “窥探天机,演算未来,看透大道变化,看到红尘万丈。一般的演算也就只能演算很短时间内的吉凶祸福,像你这种能够演算到十多年后的事情的,绝对是非常可怕的人。”西门樱雪微微抬起头,露出一张冰冷白皙的脸庞。

    “没错,因为未来是变化的,随着现在的一个念头一个改变,未来就全都不一样了。所以推演短时间内的事情,要推演时间久的,那就非常难了。”坐在树上的月魅蓝缓缓的睁开眼睛,美眸扫过下方的三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