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章逆鳞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8本章字数:3055字

    穆天脸色平静的站在人群中,望着前方的左相尉迟画龙。有没有黑幕,尉迟画龙心中自然知晓,这件事情穆天并不担心,穆天担心的是此刻还在他战力神洞之中的恶魔,不知道沧海会用出什么样的招数来。

    凌厉的威压压在众人的心头,就像是一座大山吧,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已经有天骄妖孽露出窒息痛苦的表情了。

    穆天傲然的站着,直视着尉迟画龙,承受着那一股巨大的威压。穆天知道,这是尉迟画龙在借机巡查恶魔。而尉迟画龙这次巡查的主要目标便是穆天了,其他人只是受了无妄之灾而已。

    以为尉迟画龙实在探查穆天实力的申公信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因为那巨大的压力而充血的眼睛爆射出一道戏虐的毒芒,低低的嘶吼道,“左相大人,要想看看这个人是否有实力拿到第一,其实很简单,让我跟他一战便好。”

    没有探寻到一丝一毫恶魔气息的左相尉迟画龙收起了威压,脸上露出一抹凝重,说道,“战神大陆以强者为尊,竟然有不服气的,那就用战杀解决吧。”

    尉迟画龙此话一出,全场震惊。申公信转头望向了穆天,脸上露出了一丝戏虐的狞笑。“小子,你势头不是很盛嘛!你不是光芒万丈荣耀加身嘛!还大比第一,今日我就将你斩杀。”

    “战杀!”南宫子跟北辰光心中微微震动,而后便想起了左相尉迟画龙也是当年围杀穆杀影的一员,心中的疑惑才慢慢平息了。

    要不然南宫子跟北辰光实在想不通,怎么会这样?有没有黑雾尉迟画龙心中非常清楚,他可是这次四方帝国大比的策划者。

    穆天虽然并不知晓这个尉迟画龙是否也参与了当年那场袭杀穆杀影的事情,但是穆天感受到了尉迟画龙眼中浓浓的恶意。果然,天空中那些张开手掌的巨大黑手,还是拍了下来。来的这么迅猛,让穆天有点措手不及。

    “你身为帝国左相,也是这次帝国大比的最高处理人,怎么会不知道这里面并没有黑幕,为何还要进行这一场战杀。”站在穆天身旁的月魅蓝脸色冰冷的望向尉迟画龙,眼中爆射出两道寒冷的精光,直接质问道。

    这件事情不仅不合理,而且也不合情。

    “你是何人?竟然敢质问左相大人的决定,你不是也说了,左相大人是这次帝国大比的最高处理人。”邱楚月往前走了几步,冷冷的望着月魅蓝,身上一股极其狂暴的气息随着他的话语直接侵袭向月魅蓝。

    穆天很快就反应过来,但是也已经来不及了,邱楚月的攻击太过强大和迅猛了。月魅蓝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去,脸色苍白无比。

    看到这一幕,一股炽烈的火焰瞬间在穆天的体内升起,带着吞噬一切的疯狂。

    穆天从空间袋里面取出两颗丹药,递给了月魅蓝,而后这才望向了邱楚月和尉迟画龙。

    “是否我必须接下这个战杀,才能证实我有得到大比第一的资格,也才能够获得这次帝国大笔的第一名。”

    “是的,如果你连排在第九名的申公信都无法打败,那么确实差的太远了,你的这个第一名无法服众,说出去就成了我们四方帝国的一个笑话了。”邱楚月冷冷的说道。

    “那好,那我就接了这个战杀。只是若是我赢下了这个战杀,你必须为你刚刚的行为付出代价。”穆天眼中绽放出炽烈的火焰,一股一往无前永不屈服的气息席卷向邱楚月。

    “代价?他竟然要让帝国的黄衫执事付出代价,他是疯了吗?”

    “真是疯狂,让我热血沸腾,有一股战斗的冲动。”

    “让邱楚月付出代价,他还真敢说。邱楚月是什么人,他难道不知道?”

    “真是一个疯子,你觉得你能够赢我?别说笑了。”申公信冷笑道,“只需要一秒钟,我就能够将你斩杀,所以何必扯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的东西。”

    “什么代价?”邱楚月脸色极其难看的说道,他还是头一次再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听到有人如此对他说话,真是不敬的话语。

    “向月家月魅蓝道歉。”穆天一字一句的说道,声音坚定无比。

    天骄妖孽们纷纷侧目,眼睛全都直直的盯着穆天。他们全都没有想到,穆天这么大费周章,冒着对邱楚月的不敬,甚至可能引来杀身之祸,竟然为了的是月魅蓝。

    而就连月魅蓝,都是微微侧头望着近在眼前穆天的侧脸,心中的湖波起了一丝涟漪。

    “好。”邱楚月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答应了下来,因为他根本不认为,穆天能够打败申公信,申公信的实力他是知道的,能够以在第二区域的身份,硬生生挤入几乎都是第三区域人的前十排名,这足以说明了申公信的强大。

    而且,穆天必须得死,而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穆天将月魅蓝送到一旁休息,这才进场,望向了前方的申公信。申公信脸上爬满了戏虐的狞笑,就像是一只猫在准备戏虐老鼠一般。

    “在整个四方帝国都在关注的这样一个地方,杀死战神家族穆家的人,这真的让我血液沸腾啊。”申公信戏虐的说道。

    “申公信能够以第二区域的身份挤进前十名,实力肯定可怕。不过我觉得这个穆天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想太多了吧,刀七李治等人可全都是这个穆天杀的,申公信可别阴沟里翻船了。”

    “什么,刀七跟李治全都被这个穆天杀了?”不知道第二区域蛇池秘境那里所发生事情的天骄妖孽听到这句话,全都震惊在场,满脸惊愕。

    刀七和李治那可都是四方帝国赫赫有名的天骄妖孽,属于佼佼者,如果不算四方妖孽塔里面那些逆天般的天骄妖孽,刀七和李治完全可以称得上四方帝国最强的那一批天骄妖孽。而就是这样的两个人,竟然都被人杀了,而且还是同一个人。

    “这个申公信肯定得到了什么奇遇,不然实力不会突飞猛进这么多的,原先他也就跟刀七和李治同样的实力而已。”

    “我听闻这个申公信在不久前外出历练的时候,误闯入一座神秘洞府,看来是得到了那洞府内的传承,才会变得如此强大了,足以跻身进入四方妖孽塔了。”

    人群中,沧海眯着眼睛站着那里,脸上浮起了一丝冷笑。他知道穆天的实力,申公信是绝对不会轻松就将穆天斩杀的。但是穆天要想赢,要想活下来,就必须用出恶魔的力量。这样一来,穆天的罪名就落实了,会被帝国的执事当场击杀的。

    无数天骄妖孽的注目之中,申公信动了,身影如鬼魅一般冲向了穆天,速度极其的快。

    “放心,你会死的很光荣的,因为我会让你死在我的最强一击下面……”申公信瞬间冲到了穆天的身前,身体已经完全被黄色的光芒笼罩住,而他的攻击不是对着穆天的,竟然是对着穆天身前的地面上。

    “怎么回事……”四周的天骄妖孽全都大惊,脸上露出无限的疑惑。就连左相尉迟画龙脸上都微微露出一丝凝重。

    “申公信是眼瞎了吗?”

    “攻击地面,这是要干嘛?”

    天骄妖孽纷纷猜测,却没有一个人猜中的。

    “碎地深渊!”

    申公信一声爆吼,拳头落在了穆天身前的地面上,一股极其狂暴的战力汹涌而开,仿佛撕碎了四周天骄妖孽们的心脏,让他们全都呆立在场,眼神空洞呆滞的望着这一幕。

    “这战技。”

    “这威力。”

    看到震惊呆滞的天骄妖孽们,申公信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笑容,身体快速流动的血液让他有了微微喘息声,而就是因为这样的喘息声,让他的笑容更像一头可怕的妖兽。

    “嘿嘿……”申公信抬起头,戏虐狰狞的望向穆天,“死在我的碎地深渊之下,是你莫大的荣幸。”

    轰!

    一声巨响,申公信拳头落下去的地方霎时无数道裂缝蔓延开来,碎石直接滚滚激射向空中,落在了四面八方。而真正恐怖的地方,是穆天所站的地方,那里仿佛形成了一片黑狱,仿佛有两只手从地底深处伸出来,紧紧抓住了穆天的双脚。

    坍塌,穆天所站着的那一片方圆五米之内的区域直接往下塌陷。

    “凭借着碎地深渊,我足以进入四方妖孽塔了。”申公信脸色狰狞的在心中说道,整个人处在完全兴奋激动的状态之下,确实原本他只是跟刀七李治一样,看似很强很风光,是四方帝国天骄妖孽中的佼佼者,但是谁都知道,他们这些佼佼者都是伪的。

    四方帝国最强的天骄妖孽,永远是四方妖孽塔里面的那一群人,而他们甚至连进入最底下一层的资格都没有。

    “我要进入四方妖孽塔,然后往上爬,将四方妖孽塔里面的所有天骄妖孽全都踩在脚下,甚至是公主许舞影,我要让他们在我的脚下臣服颤抖,让公主许舞影成为我申公信的女人。”

    申公信在心中疯狂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