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八章生生不息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20本章字数:3087字

    夕阳的出现有点出乎穆天的意料之外,但是想一想也便明了了,毕竟这个夕阳是怒海厅的弟子,也是怒海厅最拿的出手的最强天骄妖孽。原本怒海厅还沉浸在山河宗等天骄妖孽之中,但是得知他们都已经身亡,自然只能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夕阳身上。

    “前段时间你可是回了天炎城?”夕阳问道。

    穆天无言。

    “在天炎城你还见到了怒海厅的厅主贺兰缺,并且还重伤了贺小全。”

    穆天又是无言。

    “你不仅斩杀了我怒海厅这么多的天骄妖孽,还直面怒海厅的厅主,重伤贺小全,没有办法,我必须向你发出战杀。”

    夕阳很是平静的说着,仿佛没有丝毫感情,但是周遭空气之中却充斥着一股极度压抑的气氛。

    “战灵王?真是可笑,这个四方妖孽塔不是你能够进入的地方,赶紧给我滚出去。”沧海冷笑着走出来,磅礴的战力在他的身体周遭汹涌。

    “四方妖孽塔的规则你倒是记得很清楚,不过在那规则之外,便完全没有了规则了。也就是即使是现在在这里我把你给废了,也没有任何事。”又一个人站了出来,焰鬼军的拓跋流云。六洞战灵境界的拓跋流云在焰鬼军里面拥有非常高的身份,完全只在戚燕跟魑魅这两个人之下。不过拓跋流云的目标显然不只是在焰鬼军当中,戚燕将拓跋流云当成了不久后的焰鬼军大将,但是拓跋流云根本看不上眼。

    一个帝国内的一支帝军而已,而拓跋流云的不屑一顾也让拓跋流云逃过了一劫,要是拓跋流云跟着戚燕等焰鬼大军到了断空城,叛离了四方帝国,现在绝对已经死在那一片战场上,即使没死,也绝对无法呆在这四方妖孽塔了。

    越来越多的天骄妖孽站出来,耻笑不屑侮辱,穆天平静的站在那里,直视着所有人,最后淡淡的说道,“一群没有战心,不过也无所谓,我并没有把你们当成战神之路上的争锋者,你们也就适合在这里,听命于别人,做着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

    “你说什么?”拓跋流云当即眉头便皱了起来,脸色微寒。

    四周那些刚刚耻笑不屑侮辱穆天的天骄妖孽全都露出愤怒的神情,穆天这是在骂他们所有人。

    “难道不是吗?你们是听谁的话此刻站在这里,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一个追逐战神之路的人,岂会听命于别人?听命于别人,不久认为你自己不如他了,一个连在这四方妖孽塔中的人都自认为不如,已然只是一个被战神之路淘汰的人。”

    穆天的话如一把把利剑刺入了周遭人的心中,这一刻,他们的心都在滴血,他们的内心也都在思量。

    甚至于夕阳都低下了头,平静的脸上露出一股无言的悲痛还有一丝懊悔。

    确实怒海厅那边的贺兰缺来了命令,但是现在的夕阳已经完全可以不听命于贺兰缺了,虽然贺兰缺是怒海厅的厅主,但是夕阳他早就跟贺兰缺说过了,他前往四方帝国大比之日,便不再是怒海厅的一员了。

    正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夕阳深刻的意识到,怒海厅已经不适合他呆了。

    所以他刚刚的那些话只是一个理由,一个跟穆天下战杀的理由。而他会要给穆天下战杀,仅仅只是因为一个人的一句话。

    确实如穆天所说,夕阳在心里,已经自认为不如那一个人了。

    而那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四方妖孽塔上面第二层的封志异。

    此刻封志异跟红雪心都呆在四方妖孽塔的第二层,注视着下方所发生的一切,四方妖孽塔有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那就是上面的人可以清楚的看见下面的人一举一动,而下面的人却全然看不到上面的人在干吗。

    也就是说此刻呆在第二层的封志异跟红雪心可以看到第一层所发生的一切,而第四层第五层的天骄妖孽就可以看到红雪心跟封志异两个人在看第一层所发生的一切。而处于最上面一层的天骄妖孽,就可以俯瞰下面所有的一切。

    “这个战灵王的话语真是锋利,句句诛心,封志异,这样有点不妙啊。”红雪心开口说道,这个被四方帝国所有天骄妖孽称为魔女的女人,拥有着一头火红色的头发,脸上也是有着两道火红色的色彩印迹,看上去充满了原始野性的美。

    “不管如何,他要么滚出这四方妖孽塔,要么就是死。”封志异冷冷的说道。

    “杀意这么深?是害怕他冲上来将你挤下这个位置?”

    “自然不是,就凭他他也配?要杀他的原因太多了。”封志异阴狠着脸望着下面的穆天说道,“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碰了他不该碰的东西,拿了他不该拿的东西,拥有了他不该拥有的光芒。”

    “一个有战心的人,定会坚毅不变的追求那属于自己的战神之道,心中都有强大得信念。你们,没有这股信念,妄称什么四方帝国的天骄妖孽佼佼者。你们只是一群行尸走肉而已,一群拥有着一定的天赋和资源的懦弱之人。”

    轰!

    全场寂静,绝大部分的人全都低下头,心里都在回荡着穆天的话语。

    “懦弱之人?”

    “行尸走肉?”

    “战神之道?”

    “……”

    无数的话语在他们的心中汇聚成一个点,而后瞬间爆炸开,彻底冲垮了他们的内心。

    “好厉害的嘴。”拓跋流云冷笑道。

    拓跋流云跟沧海是少数几个虽然被穆天冲击到,但是却更想斩杀穆天的人。

    “不过嘴在厉害也没有用,今天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滚出四方妖孽塔,要么死在这里。”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凭借什么,敢对我说这样的话。”穆天直视着拓跋流云,战力汹涌而出,一股可怕的凌厉气势直接侵袭而去,轰向了拓跋流云。

    砰!

    拓跋流云本想跟穆天争锋,直接用这气势将穆天击倒,造成更为巨大的震撼。但是轰击的那一刻,他惊骇的发现,他的那点小浪花完全是在抵抗一片大海浪,这完全就是以卵击石的感觉。

    瞬间,拓跋流云就一口鲜血喷了出去,整张脸苍白了起来,整个人瞬间萎靡了下去。

    噗——

    拓跋流云连续吐了三口血,整个人如遭重击一般,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再也不敢跟穆天对视了。

    “你,怎么会?”拓跋流云难以置信的说道。

    “你觉得你很强大?其实你弱小的不堪一击,你的弱不是战力的弱,而是你的心弱小。”穆天摇摇头说道,“一颗弱小的心,不仅会束缚住你的战神之道,更是埋没了你的天赋,浪费了你所拥有的资源。”

    “你胡说什么,我的内心才不弱小,我渴望强大。”拓跋流云愤怒的嘶吼道。

    “那你怎么会听令于封志异呢?还有你你你你……你们……”

    全场哗然,甚至于二层上面的封志异都惊动的站起身来。

    “你,你怎么会知道是封志异?”拓跋流云问道。

    “我想你们是忘记了,我是一个灵化师。”穆天的手指舞动,一串串灵气在上面流转,“而这座四方妖孽塔本身就是一个灵阵,我能够看到的东西自然比你们多得多。”

    说完,穆天一伸手,灵动的手指瞬间演化出一个小灵阵,将沧海给困住了。

    “在方寸山内发生了那件事,我还没有找你,你到先找我来了。”穆天的手慢慢握紧,灵阵也随之变小。

    身体已经被灵阵给压得有点扁的沧海脸色瞬间大变,他感觉到一丝死亡的气息,而不管他如何挣扎,他就是无法脱离开穆天的这个束缚。

    在这一刻,沧海终于知道,他完全不是穆天的对手,穆天已经高出他太多了,他就像是一个小丑一般,想要去侮辱戏弄一头狮子,结果狮子发怒了,直接将他一口咬死了。

    “你敢动我?苍天门还有我沧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沧海愤怒的嘶吼。

    “你以为我会在乎?”穆天脸色不变的说道,“已经有那么多人想杀我,多你一个沧家不多,少你一个沧家也不少。你竟然对我出手了,就要付出代价,而这个一而再再而三让我感到腻烦的代价,便是死亡。”

    话语刚落,穆天的手掌也合上了,灵阵直接碾压下去,生生的将沧海给压死。

    沧海愤怒的嘶吼咆哮声跟惨嚎声戛然而止,只剩下四周一个个惊骇无比的天骄妖孽。

    沧海的实力在他们当中虽然不算强,但是也不算弱了,竟然就这样被穆天用一个灵阵给生生压死。

    这穆天得有多么强大?

    而相比较于穆天的强大,跟rang所有人觉得难以接受的,就是穆天的疯狂了。这心得有多么的巨大啊?才能够说出不在乎沧家跟苍天门这样的话来。

    众所周知,苍天门是帝国级别的大宗门,根本不是夕阳所在那怒海厅能够相比的。而沧家可也是帝国级别的的大家族啊,家族里也有一个王,而这个王是名副其实的战王,不是通过积累战功获得的王。

    像明光王那样的王只是一个伪王,只有那境界达到了战王的,才能够算是真正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