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吾有一议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6本章字数:3105字

    沈萧就这样站在离男人三步远的地方静静回想着这短短时间内发生的诡异的一切,想了半天也是没有任何头绪。

    掏出手机看了看,这才发现手机屏幕都已经碎了,按了半天的开机键也没有任何反应,看来是摔坏了,不知道是在那个白光里摔得还是刚刚摔得。

    叹了口气,看了看树下的人,沈萧还是不敢打扰他,准备先离开再说,刚刚转过身,迈开脚,就听见他开口了:

    “汝从今日起要一直照顾本座,直到本座伤好!”

    “你凭什么命令我!”沈萧听完他的话,虽害怕也是忍不住开口,说完还是有些心惊,下意识地咬着唇。

    “呵!”擎苍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眼睛也没有挣开,却是轻轻笑了一声,仿佛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沈萧没胆子地缩了缩脖子,就在沈萧以为他又要做出些什么惩罚之前,擎苍竟然好脾气接下去解释了起来:“汝胆子委实不小。本座有这个能力让汝无法逃离吾的掌控,相反,本座向来是有恩必报之人,今日,汝帮了本座,他日,本座定会相报。”

    沈萧听了他这狂妄的解释,忍不住地双手握起了拳,似乎在思索,也似乎在反抗。

    擎苍却没有再表现出不耐心的神色来,仍旧是先前那样动作,就这样静待沈萧的回答。

    沈萧虽然并不想答应男人无理至极的要求,却发现她现在确实是受制于人,她想逃走,可是刚刚男人轻而易举地掐住她的脖子,让她愈发动弹,让她“自动”飞到他的面前都明显地显示出她确实无法违背男人的要求。

    思索再三,沈萧开口:“好,我答应你。可是……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擎苍听完挑挑眉毛,颇有兴趣的样子,睁开眼,

    “说来一听?”

    “等你伤好,你要送我回家,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你拥有神奇的力量,因此肯定能够轻而易举地办到!”

    沈萧以为,这个自大的男人对自己同样近乎要求的口吻会不满,至少不会一口答应,谁知话音刚落,男人就表示同意了沈萧的要求。

    她脸上的不可置信非常明显,让擎苍不得不再一次解释:“礼尚往来。不是吗?”

    听到这个回答,沈萧先是有一瞬间的怔忪,接着两人竟然相视一笑。

    达成双方都满意地条件后,沈萧觉得既然对方如此讲信义,自己也不能敷衍他,必须认真照顾他才行,可是……他身上似乎没有伤,就连自己都比他伤的重,嗓子伤了不说,被他神奇的力量控制牵引着飞起又掉落的,两只膝盖上都是伤!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有这么奇怪的力量,能够控制我?”

    想了又想,沈萧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两人既然已经达成协议,她还是应该了解的清楚些才好。

    擎苍却仿佛不想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开口询问起她另外的问题:

    “此乃何处?”

    听见擎苍的问题,沈萧一惊,他竟然也不知道他们如今所出位置?!

    眼看沈萧不回答,反而神游天外,擎苍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声音却变得有些不耐:“此乃何处?”

    沈萧终于回神,他的语气还是让她有些害怕,她不由地缩瑟了一下:“我……我不知道。”

    擎苍对于她的回答没有再表示什么,只自己又闭上了眼睛,调息了起来。

    看此沈萧松了口气,她从他的语气中倒是看出此人应该是久居上位,对任何人说话似乎是习惯性地命令,可是再多关于他的身份,沈萧也猜不出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沈萧觉得首要之急还是先处理一番,她四处看了看,发现这草地的尽头就是一条溪流,她惊喜万分,抬脚就走去。

    虽然草地不是特别宽阔,可是走到小溪边还是花了沈萧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溪水或许因为这里人迹罕至的原因竟然出奇的清澈,沈萧从来到这奇怪的地方就一直滴水未进,此时也是干渴的厉害,看这溪水清澈见底也顾不得什么,急急忙忙弯下腰,用双手捧了一把水就这样喝了起来。

    因为实在是干渴,沈萧连喝了三口才满足,停了下来。刚喝的两口,都是急急忙忙,为了解渴而喝,这第三口她就变得有所品尝,发现溪水竟然带点微微的甘甜,可能是山上的山泉水流淌下来,形成的小溪流,竟然如此甘甜好喝,看来以后水源问题不用解决了,沈萧想道。

    喝够之后,沈萧看见溪边恰好有一块小石头,她也就顺势慢慢坐了下来,卷起裤腿,开始清洗伤口,还好只是表皮磕伤,没有见血,她松了口气,然后仔细地清新了一番。

    沈萧把自己完全拾掇好之后,已经是半个小时过后了,然而看擎苍也没有寻来,看来确实是不怕自己逃走啊。

    看着清澈的溪流,沈萧还是决定带点水回去给擎苍一些,毕竟已经达成协议,自己也不可言而无信才是。

    看了看四周,却没有发现能够盛水的容器,正当沈萧发愁的时候,就看见胸前的摄像机,摄像机也跟手机一般,摔得已经不能再用了,可是此时看来,这个镜头盖还是可以拿来装水用的。

    沈萧惊喜不已,急忙把镜头盖拆下来,装了些水,而后捧着水小心翼翼地往回走。

    又走了20来分钟,才回到擎苍面前,本来靠在树干下假寐的擎苍恰好此时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看来他的警惕性很不错,沈萧又在自己的观察中得出了结论。

    “此乃何物?”

    “这是我的镜头盖,因为找不到东西装水,只能这样将就一下了。”

    说完沈萧双手捧着递给了他,明显是特点带回来给他的。

    却见擎苍没有接过,就是这样定定看了她半晌,就在沈萧以为自己又因为那里做的不好惹他生气的时候,就看见他静静接了过了,然后向她道了声谢,把水一饮而尽。

    看来他也是既有礼貌之人,沈萧对他的认识又多了一项。

    “晚上就凉了,你还受着伤。我去寻些柴来生火吧,不会走很远的。”

    沈萧看此时男人身上戾气似乎消减不少,就大着胆子开口,没有听见他的拒绝知道他或许是默认了,也就往林子里走去。

    这凡人竟然如此善心。

    擎苍定定看着沈萧竟然敢独自一人离去,也没有任何显得害怕的背影想到,但他也不是一个喜欢深究的人,很快闭上双眼,重新开始调整内息疗伤起来。

    沈萧没用一会就回来了,因为天基本黑透了,而一个人在林子里还是有些危险的,所以她仅仅捡了些附近的柴就尽快回来了,她可能自己没有发觉,在内心深处,或许她开始有些依赖擎苍了。

    抱着一捆柴走回擎苍的身边,发现擎苍两腿交叠,双眼紧闭,神情专注,动作就好像跟电视中的打坐一模一样。

    所以他这是在疗伤?

    想着,沈萧干脆就在旁边观察了会,想看看他是不是也会跟电视剧里的人物一样背后冒出白烟来。等了五分钟左右,发觉擎苍身上并没有任何变化,沈萧好笑地摇摇头,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接着沈萧立马就堆起了柴堆,这很简单,三两下就弄好了。然后就是生火,这才是重头戏,但是此时她身上并没有任何可以打火的工具,看来真的要钻木取火了。

    虽然这很难,但沈萧也没有生出一丁点放弃的念头,她觉得任何东西都可以尝试一番再决定是否要放弃,而且刚好在学校图书馆学习时,她打发时间看的书里就有这一项内容。

    首先沈萧用了一些手边随手拔的小草,选了一些稍微长一点的几根,做成鸟巢的样子再有一根合适的木棒,又选择了最粗的一段树枝,在上面用另外一根树枝钻了一个小洞洞,做成一个槽的样子。

    做好准备工作,然后沈萧就开始用脚踩紧这个有槽的树枝,再用双手来回搓动手上的木棒,希望能够成功。

    这工作重复并且十分耗费力气,她感觉自己就连一百下都没有转完,手就开始酸痛到不行,光洁的额头上也冒出了点点汗珠。

    “汝在作甚?”

    突然,旁边响起一个声音,让完全沉浸于手头的事的沈萧被吓的措手不及,她原是保持着一只脚踩树枝,弯着腰,双手握着木棒的动作,此时被一吓,她本能地想退开一步,却忘了自己一脚还踩在树枝上,身体一下就失去平衡,往后倒去。

    沈萧以为这下自己可将摔的不轻,谁知被旁边突然生出的手一扯就撞上了一个宽阔的胸膛。对方是真的肌肉紧实吧,至少沈萧撞上去的瞬间就觉得鼻子很痛,不由得小小地惊呼了一声。

    擎苍扶稳沈萧以后,才有空观察下她的情形,然而低下头就看见女孩乖乖的待在自己的怀里,而他因为刚刚的动作,此时手还保持着护着她的动作,恰好就抓在她的肩头,两个人此时就像在拥抱一般。

    天色黑暗,却有大片大片的星子,点缀着这块黑色的幕布,两人的头顶是美丽的浩瀚星河,周围围绕着各色的虫鸣,给此时的气氛无端生出些温柔的意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