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山洞交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6本章字数:3008字

    山洞外,流萤飞舞。

    山洞内,静谧自然。

    黑夜以他特有的强势渐包容于广袤大地,一天落幕。或许,一切才刚刚开始。

    约莫两个时辰,擎苍缓缓睁开一双利眸,依他魔之身非特殊情况本无需休息太长时间。

    定神,发觉自身法力再次恢复少许,顺势缓缓低头凝视怀中少女:淡蹙眉,嘴微张,显然睡梦中也并不轻松。而下颌弧度婉约尽显女子柔美,几缕碎发随意铺垫。

    擎苍恍惚。回过神来又是大惊,四海八荒三界之内,他魔界之君擎苍从未对任何女子有如此细腻的情感,而仅仅一天却多次体会。

    这种陌生的情绪让他有种无法掌握的心慌,匆匆的把沈萧的头轻柔的放置一旁干草堆上,不敢深思,疾步走出洞内,擎苍压下心头繁乱,再次启用法力侦测。

    许久,他缓缓睁开的眼眸里带着些许严肃。初时自己伤势严重,侦测范围有限,因此此地并无人迹却也没放在心上。

    如今自己逐渐恢复,而一次次扩大侦测范围后仍然并未发觉除动物以外的气息,擎苍不免有些暴躁。

    若自己大愈却仍无任何发现,难不成只能耗在这莫名的“第三时空”,以树为家?他有些气急,于玉葫芦里拔出长剑泄愤般砍向身侧古茂大树。

    大树汲取天地精华,枝繁叶茂,此番巨响惊动了洞内本就睡得的不安的沈萧。

    她几乎是同一时刻坐起,身体微颤,于微亮的初晨中带着惊诧望向洞口擎苍。

    “怎,怎么了?”

    “无事,吾在……”擎苍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吾在劈柴。”

    “……?”沈萧一脸茫然的看向洞外已然倒地的苍天大树。

    劈柴?

    “那什么,擎苍,生火用不着一整颗树的。”何况还是千年古树。沈萧咽了咽口水。

    “吾看汝每日晚间捡拾树枝甚是劳累,与其积少成多,不如吾一蹴而就。”

    擎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沈萧却信以为真,本不由自主的渐趋依赖擎苍,如今更是感动不已,虽说对方高高在上,防心甚重且浑身戾气,可以对方的身份能为自己迁就至此,沈萧深感不易。

    两人毫无知觉的对望,于天边迎来初霞,擎苍在沈萧干净透彻又充满依赖的眼神中逐渐平复,心中郁躁渐消,错神转身,还真的像模像样的砍起树来。

    可怜的大树被男人手起剑落剥皮抽筋,半晌,叠成错落整齐的柴火堆。长剑完成使命重归玉葫芦。

    与此同时,已在溪边收拾妥当的沈萧回到洞边,诧异的望向排排坐的木柴,再次感叹擎苍的行动力。

    “我洗漱完毕了,你也去简单清洗一下吧。”沈萧说话间眉宇带着温婉笑意。

    抬眸望向沈萧的擎苍又是一怔。逆着阳光看向自己的沈萧周身萦绕温暖光华,浅笑倩兮,竟不输于神魔二界各路仙子佳人。

    擎苍几乎是落荒而逃,慌乱的背影依稀带着凡世的人情味。

    日头初上的森林是极其清新茂密的,带着沁人心脾的美,沈萧与擎苍愈发熟稔,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逐渐放松下来,她甚至有了观赏的兴致。

    极目远眺,丛林大到不可目测,如房屋般鳞次栉比纵横排列,一片青翠欲滴之色。且树木种类繁多,以沈萧目力所见,便有不下十种的古树混杂的生长在一起。

    沈萧走到一棵柳树旁,信手摘下一片柳叶,纹路分明叶面青翠,上面还挂着晨起的朝露,模样动人。

    这里的自然清新是无法比拟的,在沈萧原来的世界里,虽也有茂密的森林,成片成片一望无际,可那种死气沉沉阴暗无光的气氛遍布绝大多角落。

    这样美不胜收的景色真心令人心旷神怡,她开始真正的接受了这里,也逐渐放松,逐渐习惯。

    一盏茶的功夫,擎苍原路返回,神态也恢复了自然,他由远及近,衣袖被微风撩拨,上下翩飞。眉宇轩昂光华自放,有一种毫不收敛的王者之气。

    沈萧看着他逆光走向自己,不自觉的脸上有些发烫,握紧手掌,心跳好似漏了一拍。

    “吾沿路行走,看到数众凡界所食之兽,汝想啖其否?“

    沈萧被他文绉绉的古话弄得一阵发懵,反应了半天才大致弄明白擎苍到底在说些什么。

    “野味?是什么动物?兔子?”

    “倒是有几只野兔,形体硕大。吾还看到几条蛇。”

    蛇……沈萧一阵无语,魔君你在逗我?虽然如今坏境艰苦,可也还不至于考蛇吃,沈萧不想留下太大的心理阴影。

    “我们一起去抓几只兔子吧,几只拿来烤,充饥,一直拿来养。”

    说实话,若不是生存所迫,沈萧真的不想如此大开杀戒。她喜欢小动物,从小到大家中也不免养些小动物。

    她还记着在她还小时住在四合院般的老社区,家家户户养些猫猫狗狗,她家就有一只看家老狗。

    而沈萧那时最喜欢的便是兔子,毛茸茸静悄悄的,乖极了,幼时生日母亲还买了一只作为礼物,那股兴奋劲她直到现在都还记得。

    当时她真的是一天恨不得二十四个小时看护身边,每天定时喂水喂吃的,舍不得让别人摸一下,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就立马为其诊断。

    那只兔子一度是一只幸福的兔子。直到某天误食了院里毒杀老鼠的老鼠药。

    那天沈萧只是如往常般将兔子放出来在院子里溜达,她看着活蹦乱跳的兔子心情舒畅。

    将桌椅搬了出来,沈萧开始写老师留下的作业。学习中的沈萧是极其投入的,她逐渐无法分神观察兔子的一举一动。

    当她终于写完了作业并做好预习之际,满足的抻了抻懒腰。目光也开始搜寻着那只肥肥的兔子。

    她看到它正躲在墙角,小脑袋一颠一颠的,好像在吃着什么,沈萧踱步过去,看向兔子,此时它正在啃食一片菜叶,上面点着些许白色粉末。

    沈萧顿时睁大了眼睛。从小耳濡目染的她当即认出了,那是毒杀老鼠的药,无色无味,可老鼠吃了后立马双腿直立不省人事。

    平时几家人放置老鼠药时都会拌在肉里,今日不知谁随手加了几片有些烂掉了的菜叶。

    沈萧的眼泪当时就流了下来,她抱着兔子狂奔进屋里找正在忙工作的妈妈,讲明情况,沈萧的爸爸是医生,因此沈萧妈妈也懂一些医学常识。

    可还是无力回天。那只可爱的肚子逐渐开始蹬腿,嘴角泛起白沫,转瞬间,没了气息。

    沈萧哭了好几天,自此以后再也没有养过兔子。

    从回忆中抽身而出,此时的沈萧虽没有了小孩子当时天都已塌了的感觉,但也还是有些不舒服,特别是想到自己为了生存要用它们来饱腹。

    “擎苍,还是算了吧,我们捉几只兔子回来养吧,不要吃了。”

    擎苍虽有些微诧,但他也不是惯于问东问西的性子,所以只是淡然的点了点头。

    “随你。”

    此时阳光已经升起,古林里的树木好似苏醒了一样,擎苍在前衣袖飘摆,沈萧在后亦步亦趋。

    倒也有种和谐的美感,一时间,如此二人倒好似画中人,诗中仙。

    之前并未被注意的一些东西便入了沈萧的眼。她不经意间低头,竟发现了树旁的草丛里隐藏着一簇一簇的小蘑菇。

    沈萧欣喜的蹲下,扒开隐于深处的蘑菇,仔细端详,发觉是可以食用的草菇。

    草菇很常见,但是在如此的深山老林里遇见还是让沈萧感到兴奋。

    擎苍本顺着去时的路走着,半晌发觉身后并没有沈萧跟上来的声音,略带疑惑的转头,便看到了捧着一颗蘑菇像是看着珍宝般一脸傻笑的沈萧。

    此时悬挂于天上的阳光直射在沈萧的身上,为其周身铺垫上一层唯美的光晕,沈萧神情专注,眼睛发亮,皮肤被照射的近乎透明,整个人都如同九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女。

    擎苍再次有种时间停驻的感觉,他觉着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眼神落在沈萧身上,却是难舍难分,颇有些无法自拔。

    沈萧突地再次蹲下,在附近的大树根部仔细寻找。沈萧的动作惊醒了好似被定住的擎苍,他轻晃头,摒除杂念。

    “兔子等物皆在前方小溪旁,汝在做甚?”

    “擎苍你等等,我在这个地方发现了蘑菇!野外的蘑菇最为新鲜,等下我们生火煮着吃。”

    “嗯,随你。”

    擎苍再次无所谓的颔首,随即身靠身侧最近的古树,开始打坐疗伤。

    大约二十分钟左右,沈萧将捡好的蘑菇放置于镜头盖内安置妥当,面带满足的来到擎苍近前。

    果然,当沈萧刚好站立在擎苍面前时,擎苍缓缓睁开了眼眸。

    “可以走了?”

    “可以了,我摘了很多蘑菇,蘑菇似肉,慢火小煮至一定火候,鲜香四溢,气味扑鼻,很好吃的。”

    看着沈萧满足的笑靥,从未感受过肚子饿是什么滋味的魔界君主居然会觉得腹中有些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