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准备拜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7本章字数:3005字

    热完了粥,沈萧就着热乎乎的粥吃完了饼。擎苍自是不吃的。因为沈萧心里还存着事,她想这要去看望安尘,所以吃的很快。

    落筷,沈萧抬头。

    “擎苍,你平时通常做些什么?”沈萧发问。

    “练剑,修炼,锻炼手下,处理公务。”

    还真是一丝不苟索然无味啊……怎么跟小说里的不太一样呢。

    “就没有别的了么?那些仙侠小说里讲的大神一天天的可热闹了。”

    “何为小说?修炼本是修身,又怎能当热闹看。”擎苍有些不懂沈萧的思维,他一本正经的很严肃。

    “那我可以去看看你训练手下吗?”其实沈萧只是想看看左护法,最好能道个谢。还有那个一直默默付出的右护法术隐。

    “修炼重地,凡人及外族人不得靠近。”这是原则问题无法妥协。

    “我可以见见左护法他们么?”沈萧心里有些小失落,只能直话直说。

    “自是可以。”擎苍还怕沈萧穿越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想见太多人,内心状态调整不过来。如此一来正好,毕竟他们也想见她好久了,擎苍一直挡着。

    “那你什么时候训练完他们?

    “他们无需跟随我,自行修炼即可,此时应都在寝宫。”

    ……早说沈萧就不用费这么半天口舌了。

    看着沈萧用完了早膳,擎苍准备离开了。

    “吾还有公事要处理,汝自己转转,魔殿很大。”

    “好,我收拾收拾去找左护法。”沈萧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即突的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事。“对了,她的芳名是?”

    一直听擎苍左护法左护法的叫,姑娘家肯定有个名字啊,擎苍随意她可不能跟着随意。

    “安尘,安然无恙的安,归于尘土的尘。”

    这个名字寓意明显,看起来是从小培养,做一个气场平平,不可太耀眼的人。陪伴魔君的,向来是低调内敛有实力的。

    “很好听,想来名如其人。”沈萧毫不吝惜的夸赞,就是女孩子叫这样的名字有些太强硬了,不太适合。

    “嗯,你见到就知道了。”擎苍给沈萧叫了个领路侍卫。

    侍卫不敢正眼看她,但是也时不时用余光扫射一下,看的出他对魔君带来的女人在性格外貌上还是很好奇的,观察一会发现人很好,脾气更好,还长得端庄大气。

    待擎苍走后,沈萧让侍卫在大厅休息,侍卫惊奇,怎么也不该他一个侍卫在等人时坐在这里,通常都是偏殿小木墩的。但他推辞不过让他全权接受的沈萧,于是还是沉默的坐下了。

    “你等会,我去换一套衣裙。”沈萧把自己的目的解释了一下。这套汉服都穿了两天了,晚夏入秋的时候还是很热的,衣服不是好闻的味道。

    “好,沈萧小姐慢慢换,顾杰不急。”看来顾杰是他的名字。

    沈萧转身入了厢房,发现榻上摆放了一套衣物,这是她刚才没注意到的。此时正是瞌睡找了个枕头。她在心里对左护法安尘的好奇心又提升了一个程度。

    安尘简直太贴心了,潜心修炼不问世俗的人竟有这么细腻的心思。

    沈萧折腾了一会才换明白古代繁琐的襦裙,不断地穿错漏穿再调整之下总算看起来像那么回事了。

    她对着梳妆台上的湖魔照了照,挺好看的衣裙,里层是浅绿色的齐胸襦裙,外头罩着颜色深一些的绿萝半臂。看起来清新的很。

    打理好自己,沈萧想着不能让人久等,便快步出了厢房。

    外面侍从见她出来了,很是恭敬的站了起来。虽然他很茫然沈萧到底是什么身份,甚至从气息看竟然是个凡人。

    但是这个女人是魔君带回来的,且看起来很是重视,况且人还这么好,顾杰被调来跟随她心甘情愿。

    “沈萧小姐。”顾杰记着凡界都是这样称呼大户人家的小姐的。

    “叫我沈萧就好。”沈萧真心实意毫无客套。

    “好的,萧小姐。”

    “……嗯,你也好。”沈萧放弃挣扎。

    来到这里已满三天,沈萧连门都没有出过。她虽然想家,还是想着有机会就穿越回去,可是在这里一天就得把该了解的都了解到。

    出了偏殿,顾杰领着她往正殿走。魔君的府邸最大的特色是只有一个正门,敌人向来只进不出。因为想出也出不去了。

    先前沈萧只在正殿的厢房待过,还没有见过大厅。因此从偏殿侧门进入正殿大厅后沈萧心里不免惊讶了一下。

    正殿充分的显示了一个魔君的财大气粗。先前沈萧还在犹疑为何擎苍一代魔君可厢房布置的颇为内敛,甚至算是简朴。

    因为里面如何是自己怎么舒适怎么来,而外面的才是撑场子给别人看的。沈萧甚至对擎苍的这点小心眼感到有趣。

    此时踏入的魔殿靠着金漆墙壁的正中心摆放着一个龙椅一样的宽头座椅,上面铺着大红色鎏金刺绣锦缎稠。而四周的摆设非富即贵。

    座椅两旁是两棵树,仔细一看,树枝是金灿灿的,看起来应是纯金的金条打造成树枝的形态,而果子红彤彤的晶莹剔透泛着光,看来是红宝石。里面的果核纯白透明,在果子里并不明显。莫,莫非是钻石?

    正殿里这样的摆设还有很多。金镶玉的画,珍珠丝穿成的屏风,不知用材极度柔软的地毯等等。沈萧觉得眼睛疼。

    魔君正殿俨然一副拿钱砸死人的姿态。沈萧抬头,一看头顶悬挂着硕大的……传说中的夜明珠?殿内不同方位大大小小夜明珠更是数不胜数。

    沈萧咋舌,原来魔界不是只有瓷屏和冥火,人家撑场子靠的可是夜明珠啊。

    还没出正殿呢,沈萧就感觉有些腿软,不过她绝对不承认是这两天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造成的身体机能退化,她绝对是被这种终极暴发户的气势震慑到的。

    “顾杰啊,你们魔君是不是资产很雄厚?”

    “嗯?抱歉萧小姐,我们从来不考虑钱财的问题。”顾杰反应了一会奇怪的看着沈萧回答道。

    魔界物产丰富自产自销,且年年都有地方上供,钱财对他们而言只是兑换东西的一纸符号。

    看看人家魔族的气势。沈萧头疼,想着自己在现代拼死拼活依靠自己赚钱养活自己,有点收入便会存起来。然而看起来魔族之人根本没有攒钱的概念。

    这就像他们肯定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依靠工作来攒钱养家一样。两个世界文化差异太大。

    但是沈萧转念一想,这个世界的人崇尚的是修炼法力,如果有人每天无所事事视修炼为无用功才是奇怪的吧,这就像现代人不工作却想着天上掉馅饼一样奇怪。

    两个世界的人追求的事物大方向不同,但也是殊途同归。毕竟都是在主流方向上为自身的资质与实力而努力奋斗。

    二人出了正殿,因为现在这个时辰魔族之人基本都在接受魔君的洗礼,因此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修为高的无需集体修炼的不是在自己的寝宫里,便是外出做事。

    极少的几人都表示出了对沈萧的高度关注。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出现在了从不进女色的魔君擎苍的魔殿里,众人的小八卦都熊熊欲烧了。

    走过路过眼睛都不错神的盯着。沈萧暗里有些吃不消,但是也只能坦坦荡的受着,一来这是擎苍的地盘,寄人篱下脾气总得好点,二来说句实话,魔族暴躁,沈萧若是一个不注意惹到了谁,她连打都打不过。

    如此安安静静的接受了众人目光的洗礼,若是对视便清浅颔首以示礼貌,倒是给这一路上遇到的人以不错的第一印象。

    沈萧有些吃不消这种诡异的热情,她在顾杰的带领下快步的前往左护法安尘的寝宫,一路上都没有时间打量沿途风景。

    魔族与神仙二族不同,神仙性子淡,喜欢独居,因此他们的居所相距甚远,除了双修的神仙很少有两个人会将住所迁往一处。

    能把所有的神仙召齐是颇为费时费力的,若正遭遇自身天劫或不在二云大陆外出做事,那么寻到这个人是很难得的。可以说,神仙偶遇全靠缘分,有些人一辈子就只见过一两次面的都是很正常的事。一般都是提早做好约定之期的大型宴会上人才能齐些。

    而魔族喜好群居。如今沈萧身处之地是魔族大陆大部分魔族人的群居之处,山水养人,最适宜生存东南角,魔村,这里聚集着魔界除镇守在外的魔族人剩下的所有魔族,算是魔族大本营。

    因此这东南角的魔村很大,但是魔族众人之间的距离倒是很近。特别是左右护法和几大高手,其住所是以微微环绕之势包围擎苍的魔殿,是以保护魔君,并且在必要之时都能从不同方位最快到达。

    其中左右护法的魔宫最是相近,因此沈萧走了一个来小时就到达了,虽然按沈萧的体力是有点远,但是在魔族的脚程里这是很近很近的距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