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初见安尘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7本章字数:3008字

    魔族的建筑外观颇有些大同小异,都是偏欧式的建筑,有些复古华丽的美感。而通常一个大房子的旁边会有不远不近的一圈相对较小的房子围着,以此类推。

    这是一种很精明的排列方式,使得若有紧急时刻人员能迅速召集,御敌手段更加高超,打的敌人溃不成军。

    可以说魔族是具有高度统一性与纪律性的种族,这也是他们经历多次天谴仍屹立不倒的原因。危机意识使人不断强大。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

    魔族永远做好了出战准备,因为他们深知即使他们不主动招惹别人,也会有神族时不时的挑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是要斩草除根的。魔族只是缺少一个动机。

    二人来到安尘的寝宫,顾杰一路小跑进了殿,跟安尘的侍卫说了声,二人不请自来,他怕安尘正在修炼冲撞了她,那会对安尘的修为有所伤害。

    沈萧站在大殿等候,她好奇地打量着殿里的摆设,安尘的寝殿跟她的名字一样,中规中矩不出格,普普通通的,没有太过亮眼之处,却也不是特别寒酸。

    是那种只一眼便会掠过不在上心的感觉,想来安尘这个人也是这样,令人起不了敌意,在蛰伏中反咬一口。毕竟故作平凡比声名在外威胁大得多。

    她记着擎苍曾说过,外界只知魔界右护法术隐法术仅次于擎苍,征战在外杀敌无数,赫赫有名。

    却很少有人知道有一个功力不在术隐之下的左护法安尘,二人一明一暗一左一右,配合默契屡次救魔族与魔君于危难之中。

    可以说,他们不只是擎苍的左膀右臂,更像是家人,分不开的至亲。

    沈萧正发着呆,便听到了一阵踢踢踏踏的声音,她回过神来转身看向声源,还是没忍住莞尔一笑。

    想来这就是那个征战神魔二界的左护法安尘了,与沈萧想象中的不苟言笑有些不同,此时她睡眼迷蒙,踢踏这一双木屐,双脚赤裸裸的,只着了一件里衣。

    这要是在凡界,估计安尘这个样子是嫁不出去了,沈萧心里好笑的想着,那些紧张的小包袱也消失殆尽了。

    “萧小姐真是好看。”安尘也不客气甚至忘记请客人坐下,直挺挺的坐在了最近的椅子上,“你可不能跟魔君说我才起,按理说这个时辰我该是练了一个时辰的功了。”

    安尘毫不避讳,直视着沈萧的眼睛一本正经的说,声音有点中性,却也是清朗好听的很。

    “我自是不会跟擎……跟魔君说这些的,”沈萧想着出门在外还是尊重他们魔君一些比较好,“我今日前来拜访也是为了道谢。”

    既然安尘是如此直爽不讲究大规矩之人,那么沈萧也就不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此行的目的,随即在最靠近安尘的椅子坐下。

    “谢我什么?我们都没见过面的。”安尘有些奇怪的看着沈萧。

    沈萧沉默了些许,安尘的性子于她想象的还是出入有些大,在她看来应是那种极其高冷不问世事的终极女魔头形象。

    可是见了面才发现,她竟是与自己的室友李晴天有些相像,待人有种自成一派的真诚,为人颇几分直爽。

    可李晴天聪明,大大咧咧也只是天性所致。而这安尘好像有点……真的不通人事,她有种小孩子般的纯净感,好似未经开凿的璞玉,用那双澄澈的眼眸直视人心底最深处。

    人,总是自己接触才会真正了解他,耳听到底为虚,不作数的。

    “嗯……谢谢你给我做的那顿饭,还有,布置了厢房。”

    “你是指这两件芝麻小事?自然是无需道谢的。”安尘实话实说,“况且我也只是想躲过修炼,正合我意。”

    沈萧好悬没被一口口水呛晕,做人真诚待人直爽是件好事,但也不能太直爽了,沈萧颇觉这话她没法接。安尘这妹子是多讨厌练功!

    沈萧知道自己那厢房一草一木的布置是用了心的,看起来安尘从不会用嘴说什么,她只会把事干到实处,这么一想沈萧就释然了。

    安尘是真的不需要她的谢意,以后若是有什么好事,沈萧念她一份,也算是报恩了。

    沈萧看着她,好像看到了李晴天,她总是喜欢一本正经的开玩笑,要么逗得人哈哈大笑,,要么把人噎的不行。

    又想起现代了,沈萧颇有些伤感,头微低。

    “想家了?”安尘敏感的出乎意料。

    “嗯,想起我的朋友了。”沈萧透过她好似看到了别人。

    “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也特别想家,特别想。”

    安尘一番话让沈萧脑袋一懵,刚来到这里?她不是魔族?

    “我虽是魔族,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流落凡界,于我在凡界的第十五年被找到。”

    那是她在凡界眼里的及笄礼,虽然她身为魔族人生长的较为缓慢,但那天的的确确是她存活于世上的第十五年。

    之后发生的事安尘不想再回忆,她本是看着沈萧情绪低落想安慰安慰,可不能把自己也给搭进去。

    “总之时间长了就好了,就像我喜欢魔君,那么他就是我仍留在这里的原因。”

    沈萧又一次被口水呛到了,安尘太直白她没有心理准备。

    “那什么,需不需要我牵个线搭个桥什么的?”半晌沈萧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想起擎苍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而自己对他应该只是欣赏的感觉,不如撮合撮合他们俩。

    安尘很是神秘的看了眼沈萧,终于露出了沈萧看见的第一个笑。

    “自是不用,魔君现在可不需要我,”收了笑,安尘又恢复了一本正经,沈萧不知为何心里松了口气。

    “再者说来,喜欢不一定是占有,我只愿远远观赏他,他无事,便好;他有事,我定是第一个冲上去。”

    真是世上最伟大的感情。沈萧动容,一个女孩子,甘愿付出至此,也不枉她见证这一回。一时间殿内的气氛有些沉重。

    “萧小姐为何要提这种事,我们聊些别的。”安尘又瞪着澄澈的湖眼看着沈萧。

    ……这话题分明是你扯出来的,沈萧的口水又收不住的被呛到了。

    “你是得了凡界的热伤风了么?这可是极为严重的征兆,,不及时治疗是会危及性命的。”

    “没有,我身体状况还很好。”安尘在说感冒?古代感冒这么严重啊。

    “那你为什么总是咳嗽。”

    “……我嗓子不舒服。”

    “我这有甘草糖,我喜欢吃糖,亏你在我这,这糖可是魔族独一份的。”其实是魔族没有人喜欢吃东西。

    “在凡界我爹就说甘草润喉,应是止咳的,你拿一份走。”

    “谢谢你。”沈萧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本也没有拿什么过来,结果却没有空手走。沈萧想着下次来看安尘没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给她做些自己拿手的小糕点也好。

    毕竟安尘是沈萧看到的唯一一个喜欢吃东西的魔族人,也怕是跟她在凡界游荡的那十五年是分不开的。早知道便应该打听清楚再上门,还是自己莽撞了,穿越后竟然不带脑子出门。

    “对了安尘,你多大?”沈萧想着这里女孩子少,论个姐妹做个伴。

    “多大?五六千岁吧,不太记得了。”

    沈萧又想咳嗽了,她怎么就忘了寿命不同这回事,她看着安尘明显二十岁左右的稚嫩脸庞只感觉自己憋得有点窒息。

    但是话说回来,过了近万年安尘还能记住凡间短短一瞬,说明她是个极为念旧且知恩图报的人。这记忆力也是了得。

    说来也是,魔君身边岂有凡常之人。好吧,除了自己这个意外。

    二人闲聊着,不知不觉也过了半个时辰,安尘好似猛然惊醒,她依旧用那双湖水眼看着沈萧。

    “萧小姐,我不能陪你了,若是我还不修炼,魔君知道是要惩罚我的。”

    “嗯好的,我也该走了。”沈萧也知道自己留的够久了,她习惯了安尘这种直白的说话方式,提出了告辞。

    “萧小姐慢走,不送。”

    “……好,打扰你了。”话说这个左护法安尘真的不讨厌自己吧?沈萧有点头疼。

    “不打扰,你可以常来,我很喜欢你。”

    好吧是沈萧自己小人之心了,纯粹是说话方式问题。

    安尘是真的很喜欢这个虽然看起来软软的不堪一击,但是性子里却自有股韧劲,待人很和煦很大方的姑娘,魔族少有这种姑娘,她们通常爽朗泼辣,一言不合就拔刀。

    还是这个魔君带回来的沈萧小姐更顺眼一些,也更配的上魔君。魔君本就性子淡漠不似魔族众人,若是他身侧之人是个泼辣的,岂不是家宅不宁?更何况那可是她心心念念的魔界之君,至高无上的人物。到时候不宁的可就是魔界了。

    两人看起来倒是会琴瑟和鸣夫唱妇随,如此,也算是了却了安尘的一翻心事。

    此时不管沈萧心里是怎么想的,擎苍魔君的左护法安尘倒是对自己的假设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