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初入凡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8本章字数:3009字

    “谢左护法赞赏。”术隐就是端着一副架子,也不生气。

    安尘点点头准备往魔君殿走了。还真不是她开玩笑,她的确该回去看一眼。出去了一上午也不知如今沈萧是个什么情况。

    此时的凡界结界迎来了一行六人。顾杰远远地看到了凡界入口后,喊来了此时正在见咯偶的小棚内简单休息的擎苍三人。

    三人鱼贯而出,做好进入的准备。正值此时,地下组织的情报人员前来报告了云兮上神前来闹事后被右护法术隐关押之事。

    擎苍一挑眉,他也未曾料到云兮如此沉不住气,竟然仅于第二天便闯入魔族,且只身一人。擎苍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不过术隐的处理深得他的心意。云兮自是动不得,但是她既然把把柄递到了自己的手上,就别怪他把握机会了。

    白妄两次欲置他于死地,如今他的手里有着白妄最珍视的小徒弟,如此一来也该好好清算清算了。

    一旁的顾杰听得心里一动,这云兮上神可真是扶不起来,如今这格局下竟然还跑到敌方的老巢来送命,还好自己效忠的不是这个无脑的上神。

    几人便就着这个消息打破了凡界的结界,几个闪身,人已至于凡界,洞口恢复如初。

    擎苍为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特意选了荒郊野岭的山林,且若是他没记错,这山林下有他置办的一间四进小院,不惹人注意且五脏俱全。几人可以在那里换过凡界衣衫休息一番后再走。

    进入了山林,擎苍眼前闪过一丝异样。自从与沈萧被困山林三月有余,如今的他对山林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复杂到他自己也分析不明白。

    看着一草一木,擎苍心情有些异样,步伐自然慢了起来。其他几个全速赶路的人一回头发现魔君没有影了,有些茫然。

    几人停下,转头看向身后自他们已经距离一大段的魔君,看着他好似在散步一般的速度,几人都有些头疼。

    不是要救萧小姐么?虽然已经到了凡界,时间上不需要太着急,可是也不能不紧不慢散步一样把时间都搭在路上啊。

    “魔君?”

    几人不敢太催促他,只能稍作提醒。在海上漂泊了几天,也有些累了,几人也是希望早作休息。

    擎苍此时已经完全停下来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山洞。他诧异为何以前经过这里时并未发现这里竟然还有山洞。

    山东不大不小,里侧有块巨石,一切都跟那个他和沈萧住过三个月的山模样相似。擎苍竟然有些怀念。

    他好久没有吃过鱼了。魔族不食五谷倒是次要,他是怕吃不到沈萧的那种能不用作料便烤的喷香的鱼。记忆中的美好的鱼。

    他仍是后悔当时将自己的一腔邪气发泄到了沈萧的身上,因此而致使沈萧被蛇咬伤离开。擎苍一直对沈萧心存愧疚。

    不过也是多亏了那次意外离开,二人才得以再度见面,沈萧能来到他的世界。这是一种无法表达的充实感,胸前发虚,可情绪很好,嘴角忍不住向上翘。

    若是二人没有意外离开古林,那么很有可能一生受困于那里,那才是最可怕的。如此一想,擎苍倒也平衡了。

    几人看擎苍仿佛入定般直立在那里,也不说话,就对着个什么都没有的山洞发呆。

    “魔君,我们该走了。”李青第一个忍不住上前去,魔君这是中邪了吗。

    “嗯。”擎苍终于回过神,转身便走,再不回头。

    所以现在他定要医治好沈萧,两人才刚见面,一切才刚刚开始。

    左护法安尘进入魔君殿中,径直往偏殿厢房走去,一路上她发现戒备森严,几步便有两名侍卫相望守护,目不斜视。

    安尘在心里点点头,这应该是术隐的手笔,他一向比自己更缜密一些,而如此训练有素且法力深厚的魔族军队,该是术隐的心腹。这也是他下了血本了。

    安尘定神进入厢房,沈萧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无辜的好似个瘦弱的洋娃娃。安尘望其面相,皮肤白皙散发青紫,已不是前一天健康的颜色。

    安尘再探脉象,此时的沈萧脉象杂乱的根本看不出什么了,已然如同一团乱麻,安尘只能感受到她的身体机能已特别微弱。

    她的手搭在沈萧的手腕上良久,随即移开,面色沉重。此时的沈萧应该还有抗争意识,她会尽自己努力令自己清醒一阵子,可随后又陷入进去。

    安尘虽不知沈萧在经历的是什么,她只是从沈萧杂乱中时不时趋于正常的脉象中探知出这一点。

    不过她很确定的是沈萧的情况照比前一天更差了,此时才经历了两天,可沈萧的身体已经功能紊乱。安尘心里沉重不已。

    而此时的沈萧也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李晴天挽着程逸阳走远后,沈萧蹲在地上难过的想哭,可眼角干涸连湿润的感觉都没有。

    远处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声音,在沈萧听来极为耳熟,她猛地抬头,是安倩和杜慈心!沈萧像找到了家一样,激动地冲了过去,

    “倩倩慈心我竟然还能看到你们!我跟你们说……”眼前两人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开。

    晴天不要我了。沈萧的话生生的顿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热烈的讨论。

    “晴天和程逸阳在一起了啊,真替她高兴。”

    “是啊是啊,程逸阳简直堪称完美,晴天条件也那么好,两人绝配啊。”

    “话说我们得宰她一顿,就这么突然的谈了恋爱都没提前知会一声。”

    “对,就这么定了,慈心我们快去找她去。”

    “……”二人走远,再说了什么也不得而知了,沈萧呆愣在原地。

    自己这是被这个世界隔离了么?她明明看到两个室友已经看见她,甚至对视,可是目光交错便移开,好似陌生人一样。

    晴天不要她了。如今安倩和杜慈心也不要她了。沈萧不理解,她到底做了什么……

    沈萧陷入了死结,这是一个很恐怖的状态,在梦境编制的情绪里,人更容易多愁善感,越脆弱越会受到梦境的控制,久而久之无法自拔。

    因此意志坚定并没有什么用,这两味药材结合在一起所形成的反应神奇之处便在于它能够精准的探测到人内心深处最大的软肋,并且击毁它。

    再怎么坚强的人也总有软肋,很多人不怕死,但是摧毁了人心里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时那种无力感和世界崩塌的感觉,瞬间便会击毁人的内心。

    因此只要找到了突破口,便会一泻千里,再强大的意志力都会溃不成军,最后任人宰割,活活崩溃致死。

    此时的沈萧正处于这种刚刚面临崩溃的边缘。她的心防被打开,此时有些不由自主的顺着梦境往下走了,总而言之,已经被操控了。

    她现在无比需要一个慰藉,一个能让她依靠的地方,自然而然的,她想到了那个虽然比她小三岁,但向来成熟的很快,一直被沈萧当成依靠的弟弟,沈莫。

    沈萧擦干了泪,站起身。她告诉自己要坚强,环顾了下四周,此时湖清水绿,翠柳明荫,很是好看。

    沈萧没有心情看这些,她拿出了手机订好了回家的票。不知为何此时的她于心里并没有爸爸妈妈的概念,她只意识到自己有一个弟弟。

    心下大定,沈萧拿着手机,准备直接离开。她不准备回寝室收拾行李了,昔日温暖如家的地方如今对她来说只如冰窟。

    沈萧心里难过,强打起精神,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安尘不错眼的看着沈萧,此时的她脸色逐渐转好,依脉象来看虽然微弱的很但是并不像先前那么杂乱了,看来是已经度过一劫。

    一劫过后还有更多的劫数在等着,安尘知道,这脉象恐怕会一次比一次杂乱,在一次次折磨中,说不定什么时候,有的人便坚持不住离开了。

    安尘想的头疼,她对自己进行心理安慰。魔君向来所向披靡,战无不胜,这次定是一样的道理,他会成功归来的。

    实在不行……大牢里还关着一个呢,必要时候可以逼供的,那个云兮若是不肯说出解药是什么,安尘不介意拉着云兮去给沈萧陪葬。

    不能直接杀,那就下毒便好,世界上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会下毒,懂得草药的人多多少少配置过几味毒药,即使没有,也是知道怎么做便会置人于死地的。

    安尘便知道一个中毒几天也不会被察觉,但七天后七窍流血而亡的剧毒制药配方。

    到时候云兮人已经回到了二云大陆,即使明知是魔族的人搞的鬼也无能为力,毕竟没有证据。

    有时候安尘残忍起来使用的那些手段,连她自己都有些害怕。

    或许是跟她年幼的经历有关,或许是人的性格多半天生,最可能的便是她所经历过的心理上的巨大转变导致她的心里有些扭曲。

    这些平时是看不出来的,因为平时的她一本正经不苟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