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修炼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8本章字数:3009字

    说起来他也是个无辜的人,本就父母双亡流落在外至今,还是受到了奸人的欺骗才莽撞的入侵魔族。

    更何况凡界也没有给魔族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失,甚至连一个人员伤亡都没有,顶多是折了些花花草草,推倒了些本就准备着重建的危楼。从这个角度来看还应该谢谢凡人。

    可是他毕竟挑起了两族战争,这是无可争议的重罪。可依他的号召力,流放是不可能了,流放也就是流放凡族,那无异于放虎归山,而遣送边疆,他可别把边疆的魔族战士们给聚集在一起潜逃了。

    于是任分丰便被囚禁在魔君殿内长达一年多。

    为何不押送至大牢,是因为擎苍还是有些私心的,此时的魔族正值青黄不接,实力中空的时期,如此一来,对抗神族时就少了很大的胜算。

    他看中了任分丰的领导能力,与强大的天赋。他善于笼络人心,人又硬气,是个首领的料,且在凡界生活至今的他能够有如此的法力也是证明此人的天赋有多么出众,可惜在凡界真是耽误了。

    于是最后的任分丰经历擎苍的软硬兼施成为了刺头的头头,他对擎苍是真心的心服口服,也是别无二心。魔族众人对这个决定也没有太大的异议,化干戈为玉帛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

    此时术隐看着已是老谋深算的任分丰,一恍惚,若不是他幼时的经历所致,此时这护法之位到底归谁也未可说。

    “属下遵命。”恩物与任分丰男女掺杂的洪亮声音打断了术隐回忆的思路,他继续布置下去。

    “丁闯夏桑菊,死守魔村大门,苍蝇皆不可放进来。修萨武力守候。”一刚一柔一正面一偷袭加上一队主管进攻的队伍,严于铁桶,怕是除了白妄的身手,这一层层的防护其他人可是进不来了。

    术隐又安排了剩下几人的位置,随即觉得差不多了,准备散会。

    “可是……护法,那左护法的命令呢?”

    丁闯憨厚,说话做事有些不过脑子,但是特别能记事且还认死理,此时他还记着术隐说过左护法没来是因为在做明天的战略部署呢。

    术隐在心里暗暗摸头,自己随口一说的借口还真被记住了,他无法,只能继续编。

    “此番部署大部分皆是吾来之前与左护法谈起的。算是她的部署。”

    术隐只能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谎言真是越编越大,以后他还是实事求是的好,对于这种事他还是不怎么太擅长的。

    众人听得都是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安尘在她他们心中的地位又提升了一个层次,除了恩物,她本就细心,此时更是看出来术隐的犹豫迟疑,她知道术隐在撒谎,但是她并未拆穿。

    因为右护法为了左护法欲盖弥彰在她看来有些想笑,也真是难为右护法了。她以一个看戏人的心态想着。

    散会。一切布置都已经悄无声息而井然有序的开始了,魔族已开始做好战斗准备,静待神族光临。

    此时的凡界,擎苍几人身处院中,仔细的听完了暗探禀报的重大事件。这短短一日发生了这么个转折,好像是在催促他们尽快回去。

    擎苍思索,半晌抬头。

    “术隐此番安排极为妥当,只是将任分丰于空防调往魔村之门,将夏桑菊调往空中。”

    暗卫点头正要离去,擎苍叫住他。

    “且慢,告诉他们,等吾回去。”

    “属下领命。”暗卫一闪身,消失不见。

    “魔君要回去?”李青有些不解,不找解药了么?

    “嗯,白妄一至,吾不得不回去,魔族有难,不可无君。”擎苍顿了顿,“吾一行众人此次前来至白妄潜入吾之魔族大陆最少还有一年的时间,若是仍没有找到,汝等留下来继续,吾去过便会回来。”

    众人点点头皆表示明白,只有顾杰还伫立在一旁低头沉思。

    擎苍看向他,也不说话。顾杰察觉到魔君的目光,赶紧行了一礼,问。

    “顾杰想不明白为何要调动这二位首领的位置,他们看起来明明很适合。”

    擎苍仍看着顾杰,此时另两个侍卫听到这个问题都不感兴趣的撇过头去,倒是两个首领也刚想到了这也是个问题。

    “任分丰虽为鬼才,但他的部下杂乱,处于陆地倒可分工明确优势互补,形成防伪森严的阵法。而这种优势到了天上便荡然无存。”

    “为什么?”李青忍不住发问。

    “天上本就不可控制,任分丰的队伍各有精通,但是有些并未认真修习轻功,即使敌人摸不准他们的套路,也会因各自的配合而漏洞百出,送出把柄。”

    擎苍有意培养顾杰,因此说的很细,平时的他很少这么多话,而顾杰恍然大悟,有些敬佩擎苍的统帅能力。

    “而夏桑菊擅长奇袭,喜用毒药和暗器,用来防御魔族大门是好,可是魔族大门已有两员大将,她的队伍出手反倒受到桎梏,无法使出全力,这是极其浪费的。”

    “而天上的人,目标都很明确,百发百中,正适合暗器,且恩物骚扰,夏桑菊奇袭,于空中本是绝配。”天上的战争本不需要太过的强攻。

    顾杰听完这一番话,越发觉得自己更应谨慎小心些,他对魔君的估计很高,可擎苍的足智多谋更在他的想象之上。

    “魔君真是足智多谋。”心里想着,顾杰也就说出来了。

    暮云笑着,他看向顾杰。

    “魔君的谋略无人能及,小子,想让自己也强大起来就要尽更多的付出和努力,承受着比他人更无法承受的一切。”

    顾杰知道暮云是在提点他,于是恭敬一礼,行的极为标准。

    “谢暮首领指点。”预期甚是谦卑恭敬,暮云点了点头。

    “自家兄弟,何必多礼。”暮云性子淡雅不慕名利,也不怎么喜欢这些虚礼,于是主动的扶着顾杰起来。

    顾杰身子一顿,顺势而起,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擎苍看向一旁两个眼睛都要冒火的侍卫,偏头心里轻叹。朽木不可雕啊。亏得他还带他们出来,其中一个甚至还是他一手提上来的贴身侍卫。倒是走眼了。

    “也是该走了,这天也是晚了些,邙山的位置还未曾打听。”李青看着外面的日头说道,凡界的一日快得很。

    “属下倒是曾于凡界居住过,大概知道邙山之所。”顾杰搭话。

    “哦?汝曾落入凡界?何时?”擎苍不知身边侍卫还有此等经历。

    “大概几十年前,父亲为采买侍从,我随父亲前来凡界采买,后来走丢了,在邙山脚下生活过几年。”也就是魔界的几天,后来他也是被找到了。

    “魔界几十年,凡界已过几千年,怕是这里你已经认不出了。”一个侍卫插嘴,虽是不怎么友好,但说的也是实情。

    “说的也是,凡间千变万化,更新甚快,怕是早已物是人非,也不知此邙山到底是不是彼邙山。”另一个侍卫也接着说。

    顾杰眸光一闪,不再说话,他低下了头。

    “难不成你们两个有主意?”李青向来看不惯这副自己没什么实力却是很会嫉妒别人的人的嘴脸。

    “属下没有。”二人低下了头。

    “二位所说也是实情,属下倒是没那个本事带路了。”顾杰顺势下坡,见好就收,他不准备说什么了。

    “嗯,暮云去打探一番,今日已晚,且舟车劳顿,汝等好生歇息一番。”擎苍下了最后命令。

    “是。”几人齐刷刷。

    如今刚入凡间,一切尚早,都是未知数,擎苍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也是为了沈萧,想尽了全力。

    暮云归来,夜已深,此时的四进小院笼罩着一层白茫茫的月光,一切看起来都很是祥和安逸。暮云喜欢这种气氛,脚步慢了下来。

    他身为魔族武将,生来便是眼望战场,手握兵权,很少有人知道他志不在此。

    他向往平凡生活,向往人间的世俗热闹,那种一点小事便能满足幸福的三口之家。没有战争,没有修炼,没有伤害。

    他始终认为自己不适合生于魔族。但是他始终恪尽职守,对于自己的任务永远都会圆满的完成。

    他有个很小却很难实现的愿望,就是吃一顿凡界的家常菜,那种一大桌子热腾腾的菜。可是魔族不需要吃东西,也没有人能够满足他。

    知道他发现了那个浑身是血的凡人救了他们的魔君。她的开场很是令人印象深刻,至少暮云忘不掉。

    后来住进魔君殿的她带着魔君吃起了一日三餐,并且建起来魔族的第一个厨房,天知道他有多羡慕。

    他还想着,总有一天,他要深入认识这个姑娘,这个身上带有生活气息的姑娘。他还想着,他们定是能成为交好的朋友,此番为了她入了凡界,正和他意,他也是心甘情愿。

    踏着月光,他摒除杂念,快步前往院子里。他深知此时众人或许已经歇息或是修炼,可魔君定是在等他回来汇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