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何以暮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8本章字数:3017字

    暮云快步前来,擎苍果真还在屋内等着他。他整理好心情,又恢复成一代首领的飒爽英姿。

    “魔君。”暮云上前行礼,显得比白日里随意了些,因此时擎苍斜倚于椅上,古朴的藤椅微斜,缠绕着擎苍如云长发与翩然裙摆。

    屋内点着凡间昏黄的油灯,此时的擎仓身着凡间的青衣布衫,退了华贵与威仪,反倒增添了一丝成熟男人的阳刚气息,随性的坐姿优雅又好看,令人错不开眼。

    “汝回来了。如何。”黑夜里的擎仓声音沙哑磁性,略带魅惑,暮云只觉得他一个男人都嗓子一紧。

    “属下为确保无错,经过了多方打探得知,邙山偏远,道路崎岖,且知道的人少,不好领路。”暮云如实汇报邙山的主要情况,接着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依凡人的脚程,从这里走到邙山需三个月,借用代步工具也只是能缩短一部分距离,因为大部分路只能用脚走。”

    “以我们的速度,大概需要一个月。”暮云没想到连他们也需要这么长时间。因为对于这种地方,飞行是毫无意义的,其实其他四族的飞行,都是建立在高空的基础条件上的。

    若是太低,会有很多不可抗的因素,可飞行过高,他们根本看不到邙山到底在哪,或许等他们飞起落下便又是距离邙山很远的另一头了。

    这距离,说短太短,说长也是有点长的。他们只能以最快速度步行。

    “如此一来,便应抓紧时间,吾等仍不知药寿究竟身处何处。”临来之前打听了董一年的容身之所,但时隔几日,凡间已过去几年了。

    擎仓对此行是不抱有太大希望的,药寿度无定所随心所欲的本事他不是第一次见。只是想依靠他从邙山离开的踪迹,结合暗探,将药寿的行至轨迹研究出来。出了邙山,他还能去往何处。

    “是的,越快一分,越有希望。”暮云觉得几人应尽全力赶到,最好能只用多半个月。

    “汝已记好去往邙山的路了?”这是重点,擎仓不希望从根本上处错误。

    “大致的方向该是明白的,但细节地方已经交给临近的暗卫,与邙山附近的暗卫了。”只有他们是对凡间最为熟悉的。

    “嗯,一切由汝安排。”暮云思虑周全,一切交给他自己也能比较放心。擎仓最出众的,不是他的实力,而是他物尽其用的人才调配上。

    他往往能很快发现此人的优缺点,优点他会不吝惜的使用,至于缺点,便会被他努力改造。因此擎仓的手下分工明确,各有各的极大发挥,因此魔界众人向来和睦,修炼也极快。

    “暮云领命。”暮云猜到了这种情况,因此才打听的很是详细。他一掬手行了一礼准备告辞。

    他需要回去规划一下路线图。路慢慢而修远,这一路上所走的每一条路都不能错。他正筹划着明日出行的方向与一天的脚程,此时已有暗卫悄无声息的报告自己分属范围与邙山之间的路程。

    魔族的高效向来名不虚传,四十二个暗卫仅用了一个时辰便全部集齐暮云想要的路线。暮云眼看着天色已深,估摸着还有两个时辰便该晨起了。

    工作起来的他就是个工作狂,他想着自己今晚还是不睡了连夜赶出路线图比较好。毕竟魔族对睡眠的需求量也不算太大。

    一晃神的功夫,鸡鸣声起,暮云伴着阵阵鸡叫结束了一整晚的工作,此时的他精神抖擞整装待发。

    顾杰是第一个起来的,侍卫修为低,是真的需要睡觉,擎仓几人在晚上的时候通常都是入定修炼,此时周期还没到自然是还没有觉醒。

    另两个侍卫通常是挨着几位首领起身前的一炷香的功夫起来,拾缀拾缀后才开始伺候他们。可以说,早上有什么需要干的活通常都是顾杰来做。

    平日里无人知晓,只三个侍卫心知肚明,而今日为睡的暮云终于看到了顾杰没有白付出的辛苦。

    顾杰一怔,好似没有料到般看向仪态整洁的暮云。

    “暮首领一夜未睡?”他瞟到了暮云身前的那个路线图。

    “嗯,有事做。”他说的也简单。

    “属下可否观摩一番?”顾杰存着心思。

    “自是可以。”路线自然是共享的,一起研究才会有更多方案,特别是顾杰昨日曾说他在邙山居住过,这更是个有力条件。同时他也有些同情顾杰,想让他好好看看自己居住过的地方。

    若是那两个侍卫问起,恐怕他也没有那么大的耐心。此时的两大首领已对三人做了评估,高低立现。

    带出来三个侍卫历练,最后只存了一个,虽然有点亏,但也是以一顶三的好苗子。倒也是不亏。

    魔族向来讲究人人平等,资历浅的,资质低的,或是父母双亡的孤儿等,都会从侍从做起。

    一般情况下那些资质真的很差的人便成为了内务侍卫,魔族虽平等,但战斗民族的实力更是重要,因此他们不放弃这些人,可这些人也只能成为一辈子的侍卫。

    而有一些只是因为没有机会或者起步过低的侍卫,他们中也是有很多天赋很高的人,这些人便是培养成魔族兵将的重点栽培对象,魔族向来论功寻赏,有能力就定会提拔。

    而此时的顾杰专注的盯着这个看起来道路便极其崎岖蜿蜒的手绘地图。他记性好,只一会便记了个七七八八。

    “看着倒是极为复杂的,先前的我也是莽撞了。”顾杰及时承认自己之前说要领路的草率。

    “无事,你所说本是实情,既然你在邙山待过,不说出来才是奇怪。”

    “谢暮首领谅解。”顾杰依旧懂礼的很,他快速的记下了路线图,此时正在梳理思路。

    “嗯,魔君也该醒了。”暮云看了眼天色。

    顾杰知道暮云此时是希望自己回避了,最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他向来识趣,行了一礼便要告退。

    “属下还需准备一番,如此便先告退了。”

    “嗯,下去吧。”暮云满意的点点头,能收能放并不会太过于谄媚的人才是成大事者。

    顾杰几步退下,想来也是有些重要的筹备之事要谈,他的等级还太低,没有权利参与其中。迎面撞见刚起床的两名侍从。

    “我当时谁,原是顾将军。”

    “我当时谁呢,原是顾将军。”两名侍从看似恭敬,说出的话却极为讽刺,轻飘飘的往人心窝子里扎。

    “什么顾将军?休得胡说,你我都是侍卫,又有何不同。”顾杰有些急了,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引起什么怀疑,说话也是冲了点。

    “顾将军说的是。”二人仍是讥讽着,态度却是无比的恭谦,在远处外人眼里只能够看到顾杰的颐指气使。

    顾杰有气却无处发,他冷笑一声,眼神冷漠的走开,这二人他可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自己没有半分能耐却上赶着踩他。这二人今后也不会有什么大成就,顾杰觉着他们连利用的价值都没有。

    二人看着顾杰不屑的走开,对视着撇了撇嘴。什么东西,跟魔君说上几句话就以为自己能上天了。本就是个内务侍卫,还想着升上去不成。

    在屋内的暮云自不是一般人,作为首领自然是耳力惊人,他对于屋外的事情一清二楚,不过也没有说什么。这种场合不需要他出面做什么。

    但是他对这两个侍卫可是没什么好感了,喜好搬弄是非且一无是处的人最是不需要同情,他们食着魔君的俸禄却做着不等的事,想来回去后需要顺口跟魔君提一下将两人发放到魔族大陆其他地方。

    一个民族不怕小灾小难,只要众人齐心协力坚持一心便好,可怕的是从内里生了蛀虫,拔不掉坏了所有人。这种事是从源头上制止了比较好。

    暮云正思虑着,二人倒是进来了。

    “暮首领真是勤快,起的也是很早,属下自愧不如。”

    其中一位一进来便变了脸,他是没想到里面还有人,不然刚才说话也小心点。这暮云大早上的起这么早干什么,害得他担惊受怕的。

    “暮将军。”另一位倒是老实些,也没有特别曲意逢迎,毕竟他是擎仓的贴身侍卫,有资历也有资本,也是见多了大世面的。

    他对顾杰,只是单纯的看不惯他的迅速崛起,毕竟在来之前,他也是擎仓身边的八大贴身侍卫之一,本应是三人中与魔君最为亲近的,可是却生生的被顾杰抢了风头。

    一个本有着优越感的人突然被极大地威胁,他一时气不过,又经过身旁的人怂恿,也是对顾杰产生了强烈的偏见,导致人也偏激了些。

    “你们来做什么?”暮云态度淡然,已没有了对待顾杰时的如沐春风。他看向二人,大致明白了二人的内心活动,如此看来魔君的贴身侍卫经过一番教导后还是可用的,另一个人可真的是歪了。人心不正,那所行之事必是不正,这种人留着也是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