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再度见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8本章字数:3004字

    二人咬牙便要起身,不管怎样他们也得抗住,此时的白妄状态也不是很好,术隐安尘破釜沉舟,拼尽了内力也是要缠住白妄。

    此时的别处皆已乱作一团,将士们战在一起不分你我。两大首领恩物夏桑菊也已经与对方的将领纠缠不清。

    此时神族的人少了大半,想来也是分散开来攻击魔族的其他方位。此时的魔族空防,陆地,边境一片热闹景象,所有人都已无暇分身。

    术隐安尘强撑着起了身,一个舞锤一个挥剑正要上前继续拖着他,正当此时术隐只觉得肩膀被人按压住,而安尘也被一柄长剑挡住了去路。

    好高的法力,竟能令两大高手毫无知觉就已到达身边近处。二人面色突的苍白。难不成白妄请了什么通天的高手不成?

    二人连忙望向二人中间,同时愣住了。巨大的惊喜就这样突如其来,此人一身黑衣,看起来极其利落。眉心微拧,眼角带着肃杀,看起来是有些怒了。

    “魔君!”二人异口同声。魔君果然是心里有数的,归来的太过及时。

    没错,此人正是擎苍。安尘内心的喜悦是抵挡不住的,那种终于再见自己朝思暮想的欣赏之人的一瞬间的开心愉悦,至少在那一瞬,什么都不重要了,什么都比不上,甚至有种即使放手一搏,也是死而无憾的冲动。

    而术隐是因为魔君的到达及时解决了他们的困境而感到如释重负。若不是魔君及时到达,他也不知道他们还能撑多久。

    虽然此时的白妄看起来是有些内力受损,但是毕竟他法力高强,还是自方这边受损严重些。擒贼先擒王,若是白妄一举拿下他们两个,那么即使自方别的战斗区域占领了多大的优势也是于事无补的。

    说句实话,只要他们两人防线一倒,那魔族的大门就好像是为白妄大张,任人宰割。毕竟魔族人能拦得住神族人,但是没有人能拦得住白妄了。攻破只是时间问题。

    此时的擎苍简直是及时雨。一族之君终于回来了,魔族的境地也不算尴尬了。而此时安尘敏感的发现了魔君的身形有些不太对。

    他的左肩比右肩稍稍低了一些,这放在平常人眼里自然是没什么差别的,甚至是离得同样近的术隐都没有察觉。

    因为安尘对他的关注非同寻常之人,那一眉一眼可都是刻进骨子里的,这种小改变也是很清楚的就发现了。这就是爱情的不同吧,在别人眼里的没有变化,却是在自己眼中的巨大改变。

    他受伤了。安尘心里一紧,原先的猜测落了实。果然魔君的晚归是因为受伤。安尘抬起头看向擎苍。

    此时的擎苍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异样,只是眉眼间有些疲态,很轻微,不近看根本看不出来。

    “魔君身体安否?”安尘不顾重伤使用了千里传音。她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魔君拖着病体与那个修炼狂白妄抗衡的。宁可她拼个头破血流。

    “无恙,左护法放心。”擎苍嘴唇瓮动,传到安尘耳中的声音倒也是气息浑厚,平稳正常。

    安尘淡淡的松了口气,可心还是揪着。但她也知道此时不是说话的时辰,所以也只是将这份担忧压在了心里。

    而此时的白妄脸色可不是太好,在他看来擎苍就是故意躲在暗处逼他出手试探,果真是如同他猜想那般。

    这人可真是阴沉,竟然如此陷害他。他也是够无情的,竟然拿自己的部下来做挡向牌,非得等他们身受重伤才忍心出现,也不把部下当人看。

    在白妄眼里世上的人都如同他一般,什么样的人去揣度别人时也会下意识的认为别人都如同他一样。

    不过白妄对于安尘的出现也是比较吃惊的,他可从来不知道魔族竟然有这等武功高强的女人,难不成是一直被隐藏的,还是后起之秀?

    若不是这女人的突然加入,自己也不会于意料之外的受伤,且还伤的竟然不算轻。如今这种情况下自己定是不敢与擎苍硬碰硬了。

    白妄咬牙,极其不甘的后退一步。

    “魔君倒是好生厉害,竟懂得人多势众,二打一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打伤了术隐安尘二人后白妄竟然开始算起帐来。

    “神君彼此彼此,恃强凌弱做起来也是顺理成章的。”大把年纪了难为两个修为远不如他的后辈。

    “战场上哪里有谦让。是魔君的人实力太弱了罢。”

    “战场是没有谦让,以一敌十实属正常。”白妄当着他的部下的面就如此侮辱他们,这也是太过于不拿他魔族当回事了,就算是围攻也要拼个鱼死网破了。

    气氛再度剑拔弓张,白妄顿觉自己有些鲁莽。他实在是被擎苍气极,以至于忘记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是打不过仍然精力充沛的擎的。

    因着白妄对擎苍的仇视以至于他一面对擎苍总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情绪,丝毫感受不到作为上神的清心寡欲与世无争。

    他浑身真气好似燃烧,提起一步就要上前再战,可没等他提剑,却是醒悟过来。

    现今的他并不处于巅峰状态,若是冲动后果不堪设想。他仔细观望了下两旁的战况。

    此时众人交织正显白热化,各路将领首领皆已战坐一团,分不清你我,士兵们都已杀红了眼,平时高高在上的模样都已消失不见。

    此时的喊杀声震天,想必另两个方向也是会如此。此时魔族的首领恩物夏桑菊指挥着魔族两大军队,对于神族的部队进行阶段性打击。

    对于冲锋在前的大部队,夏桑菊与部下手里的带毒暗器可不是摆设,几乎是横扫一片锐不可当。

    而中间力量与候补大部队皆是被打乱了节奏,此时的恩物部下凭借着灵巧的身姿进行骚扰盘旋,致使神族节奏全部被打乱。

    而冲到眼前的,也是被以毒为武器的一众夏桑菊部下与极善偷袭偷袭的恩物部下打退。空中乃是神族主力,而经过术隐的部署与擎苍的调整后,魔族的空防留下的却都是剑走奇峰的魔族首领。

    没有进行火力主攻,而是全盘打乱神族的安排,让其有力而无处使,直至被逼入绝境。这是很高明的战术,没有经历太多的损伤,只把对方的主力部队拖得身心俱疲。

    而其他两方抵御的是不那么强的分流部队,自然是绰绰有余的,特别是魔村大门的三股主力皆是互补,相助相生。

    魔族的战术安排可谓是对神族了如指掌并全盘控制。从一开始就能奠定一些胜算,但是魔族最大的软肋便是人数问题。魔族吃不消持久战,他们的人数远没有神族多。

    若是神族只打着拖垮他们的算盘,那么魔族也是无能为力的,因为他们也没有把握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

    因此二族可谓是相克又无法将对方造成太大的重创,这也是神魔二界虽然战争不断但是却一直没能拿对方真正怎么样的主要原因。况且二族都是历经天谴还仍然能够壮大的实力强大的大族,自然不是轻易就能彻底灭族的。

    他们就像彼岸花的花叶,花在叶不在,叶在花不在,相生相克又互相牵制,可谁都不能真的奈对方何,也无法让对方彻底消失。

    白妄眼看今天自己虽然有备而来,但是战术的安排上明显被克制,胜算很小。而魔族一看就是精心准备,就等着他们上门了。

    白妄玲珑心思九转八弯,强攻是攻不下来了,他准备以理服人。毕竟在他看来神族是占着理的,他们可是来接人的。

    “魔君真是荒唐的很,吾神族来只是为了讨回公道,可魔族人就是这样待客的么?一见面就是动手。”白妄三两句,理都归他那边了,颇有些无赖。

    但是擎苍也是因此而松了一口气,此时的他状态糟糕的很,若是正面相攻怕是撑不了几轮,刚刚的气势也是硬撑出来的。

    也是多亏术隐安尘破釜沉舟的与白妄正面相持那么久,甚至将白妄打伤,以至于同样受了伤的白妄也是忌惮了他不敢动手,他才得以逃过一大劫。若是两人交手,后果不堪设想。

    “吾很是费解,讨公道自是去神界的公正上神那里去讨,与吾之魔族又有何干系。况且今日只是是汝先动的手罢。”擎苍很快接上话茬,既然白妄不交代清楚,他就跟他打哈哈,可不能让白妄把这绑架入狱的罪名坐实了。

    “云兮上神可是在汝手中。”白妄不打算废话,今日的确是他先动的手,此时他不准备与擎苍掰扯这件事,总之爱徒心切一时控制不住之类的瞎话随意的对外界说说也都是会信的,他毕竟是神君,自是做事周全的很。

    “吾这里可没有上神所在,只有个下毒毒杀吾魔族之人又上门挑衅,打伤吾魔族首领致使其事到如今都无法起身,现已关押进魔族大牢的罪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