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两方谈判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8本章字数:2995字

    罪名如同皮球般被踢来踢去,谁都不想坐实在自己的族中。“不知神君说的,是否就是这个人了。”擎苍说的这人可是十恶不赦的样子,有些不符实,也有些是魔族设计为止。

    此时那个被刺伤的首领自然是没有加入战斗,可是他却也是无大碍,正在殿中吃着水果翘着二郎腿,装病呢。

    白妄被噎得无话可说。具体情节他是不怎么清楚的。

    他深知云兮的性格。云兮简单,性子有些冲动,但是下毒甚至主动出手伤人这种事,她还是没有那么不计后果的。

    这两天他在忙于修炼,自然是没有时间看管云兮,没想到竟然就被魔族抓了去,此时他才知道云兮竟然还被关在了大牢里。

    之前他是没有对于云兮被抓太过紧张,因此也是没有仔细调查,更是拖了一天才来,因为他曾认为魔族不会这样撕破脸面,况且在他看来云兮也不至于进大牢这样严重。

    而明明被他放权,此时掌管着一些消息来源的云虚竟然瞒而不报,白妄咬牙切齿,他脑子里到底状的什么。

    “大牢?吾相信吾的徒儿生性单纯淳善,不知是多大的过错竟然关押进了四海八荒最为折磨人的魔族大牢?”白妄自是以为魔族在往他身上扣屎盆子。

    在他眼里云兮定是不会鲁莽的作出下毒这种事的,况且魔界毒功一流,在他们面前下毒不是自寻死路么。

    在说主动攻击首领更是令人费解了。且不说魔族首领可都是身怀绝技旁人很难近身,重伤更是不可能了。就说主动攻击这回事,必定是魔族设计了她,逼她出手。

    其实白妄对于真相的猜测八九不离十,只是他没想到陷入感情的女人嫉妒起来那种阴毒是无法想象的。或许那个时候她们都已经不是自己了,而是妖化神。

    云兮准备毒杀的,是她自认为的情敌,这是白妄所不知道的,但是白妄感情淡泊,即使知晓了自然是不会体会到的。他会诧异,会不解,会认为云兮是被下了妖族余孽的蛊。

    他不会相信云兮她是真的下了毒。这就是无情之人,在他们的心里只有可行不可行,有利无利,感情是累赘,是没有用的。

    此时的白妄自是气愤的,因为他虽然没有感情,可是云兮可是这世上他唯一的羁绊,对于他来说是最为重要的存在了。

    “这人为何会被关押大牢?这罪犯她下毒毒杀吾魔族之人后又上门挑衅,打伤了吾魔族首领,这原因吾已经交代了。”

    白妄看起来越是目呲欲裂,擎苍越是稳当,毕竟要人的又不是他们。

    “魔族可别欺人太甚了。那可是吾的关门徒弟。”白妄还不信他们不会放人。

    “原来神君的关门徒弟竟是个善于下毒且滥杀无辜的人。”只是嘴上功夫擎苍还是能够胜任的,总之气的又不是他自己。

    “汝究竟怎样才会放人。”如今这种情况想来也是不会善罢甘休了,魔族一看就是拿着条件等着跟自己谈判的。

    “简单,一个罪犯而已。只要汝立下条约,千年不犯我魔族,并归还我魔族历年积压俘虏。最后昭告天下昆仑扇是你们监守自盗。”

    擎苍的条件在他看来提的已经够中肯了,他只要保魔族平安,团结安稳,并无丑闻。多了他不敢保证白妄是否会答应了,毕竟他这个人有多冷血谁都不能足够清楚。

    况且据暗探汇报,云兮的精神已经出了问题,都已经把人家的人折磨的精神失常了,归还后还提出这么多条件还是有点过分了。

    白妄死死的盯着擎苍,半晌,从牙缝中吐出一句话。

    “吾答应汝,不过擎苍汝记着,千万别被吾抓到把柄。”白妄此时的眼神像是一条毒蛇,阴狠毒辣,看得人毛骨悚然。

    “答应是不作数的,这是单据。”擎苍早就已经让最严密的部下暮云拟好了单子,可是无缝可乘的。

    “吾白妄乃是一代神君,于这种小事上还是不屑于做什么手脚的。”白妄一脸的被逼无奈,俨然清高不已的神仙被小人逼入绝境之感。

    “那但愿神君信守诺言。”擎苍也不过于逼他,虽然他不信白妄会如实照办,他肯定会有所保留不会照做。但是狗急了跳墙的事他还是很明白的。

    逼急了的人可是什么都会做出来的。况且是白妄这种本就没有什么人品可言的人,如今能把握住这次机会提出条件已经实属不易。

    “如此,可是会放出无知徒儿了吧。”白妄语调中的嘲讽是怎么也藏不住的,在他看来,就是魔族的人陷害他最重视的“徒弟”。

    他是不会主动挑起战争了,但是他定是不会善罢甘休,这口恶气可是一定会出的。

    “自然,神君且稍等。”擎苍谈妥了,也是示意该放人了。

    擎苍招手,叫来术隐,此时术隐从外观上来看已经无大恙,趁着刚才的一会功夫,他简单的调理了一下,至少现在一些小攻击是不成问题的。

    “术隐,将大牢里关押的那个最新的罪犯放出来。”擎苍说的可是一本正经的,自始至终也没有承认那个人到底什么身份。跟神族打交道可是令他不自觉的警惕起来。

    “是。”虽然术隐有些懵懂为何这种事竟然要他去,但是也很快的领命了。魔君单点了他,必然是有他的原因,他在路上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就好。

    安尘却是明白为何身处战场,且是右护法这种关键位置的术隐被叫走,因为这谁做给白妄看的。

    证明魔族人还是很重视她的,且她还安然无恙,具有武力值,需要法力高强的人来抗衡。也是为了让白妄放松警惕,别认为魔族对云兮进行身体虐待了。

    至于为何她身为女人却没有叫她去而是叫了术隐,自然是在白妄面前术隐更是有名声一些,更为忌惮一点,而自己说不定在他眼里是个刚出现的小喽喽呢。

    术隐前往魔君大殿。云兮早在神族之人到达之时就被他下令放了出来。云兮是注定会回去的,在神族的人将她要走之前可是得好好地梳洗打扮,并且治愈一下轻微的外伤的。

    至少从表面上来看可是安然无恙的,等回到神族发现了精神上的问题也是不能怪他们,毕竟他们可没虐待堂堂神君徒弟。

    兴许是神经太脆弱,只是被大牢关了几天就精神错乱了,那他们也是无能为力的。

    这是早就打好了的小算盘,要的就是让神界有苦说不出,有理也讲不出来。好好地吃一口闷亏,也是报了积压多年的仇了。

    术隐快步走在路上也是基本想明白了魔君的意思,他还得给云兮来一些心理暗示,至少得让她正常的出了魔族的大门。

    转眼间走到了魔殿大厅,此时的云兮正静静地坐在那里,仍是那个满面桃花的仙人之姿,可眼神还是呆滞得很,人也是一动也不动的。

    魔族的药很是有效,外伤已经丝毫没有,连气色都是调理的比原先还好,不过药物,都是医人不医心的。

    此刻的云兮不管外观上看起来是如何,可她的内里已经是空壳了,她已经有整整一天不具备任何思想。

    自昨日术隐离去,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昔日她还小时就被广为传颂的上任神后,一代代的歌功颂德,她在她的心里可是极其崇高,宛如精神首领的存在。

    而她就在她的面前如同罪犯一样的悄无生气的死去了,毫无征兆。她心里的敬仰就这样被打破了。

    经历了这几天的折磨,她本就没有特别坚强的意志,也是扛不住了。

    在浑浑噩噩之际,只觉身旁有人在走动,她分辨不出发生了什么,只觉得一直束缚自己的四方墙好像消失了。她本是日日憧憬这一刻,憧憬这师傅来接走她。

    可是真到这时候,她终于自由了,却是没有了知觉,只觉得自己的支柱消失了,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地下倒去,确是被扶了起来。

    是来大牢里押送她出狱的侍卫们。魔族只派了几个武功低下的侍卫来拾缀她,因为此时的她如同一团烂泥,随便一个凡人都能轻松地置她于死地。

    侍卫们面无表情的抬着她往外走,准备交给上面等着的女侍卫,好让她们收拾收拾她。

    就这样,沐浴更衣梳洗打扮,又用了魔族难得一抹即愈的千年良药,下了血本才将云兮重新弄出了人样。

    魔族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对于一个俘虏却用了如此高的待遇,况且这个俘虏还伤了他们魔君的救命恩人。

    魔族向来是有怨报怨,但是也是拎得清的,对于种族大事上还是很服从命令的,即使内心再有不甘,那云兮的治疗与清洗也是用了大半的心思。

    云兮受过的苦难,就随着药草的擦过而被抹去,除了她自己,没有神族人能够理解她并且无条件相信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