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尊主出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8本章字数:3003字

    而今后她还是要融入正常的生活中去,做一个高高在上的神君弟子。不管她是否还有那份心。

    人活于世上,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太多的深不可测。永远也不会知道,噩耗与突如其来的好运,哪个会先到。

    此时的她不再是人尽可欺的阶下囚,重新变成了高高在上的上神,神君的弟子。

    可是这种巨大的转变,没有人能理解她会不会适应。最重要的,是她自己还能不能够有知觉来回归原本。

    术隐看着犹如空壳的云兮,却是起不来任何的同情之意。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如今的一切,甚至说是这场仓促却规模庞大的神魔大战,都是因她而起。她的嫉妒引来了一系列的后果,以至于如同蝴蝶效应一般席卷到无法收场。

    也是她自作自受。自己主动掉入积怨已久的敌方手中,羊入虎穴,怨不得旁人。不过此时的术隐可是不能再对她如何了,他甚至还需要使云兮暂时性的恢复正常。

    “云兮上神,汝师父来接汝回去了。”术隐想先试试记忆唤醒法,毕竟云兮内心深处最深的记忆可就是自己是个上神,有个在她看来四海八荒最尊贵的师父。

    术隐眼神不错的盯着她看,之间云兮灰败的眼睛好像瞬间浮起一层光亮,好像是被唤醒了一样。

    可是那光亮也就那么一瞬,随即又是消失不见。术隐又等了半晌也不见她有什么其他的反应,倒是有些没辙了。

    “让吾来。”清冷干净又带些温柔的声音从术隐身后传来。术隐再一次等人到近前才有所发觉,惊醒,又是一名高手。

    此时从里屋走出的是一名女子。身材修长体态但又不是特别瘦的体型,相反有些微的圆润,看起来很是健康。

    魔族人喜好将头发高高束起,女子或是会盘些复杂的发型。可这女子一头流畅黑发却是倾泻着披散下来,长长的披肩发随意的搭在肩上,好似瀑布。

    她双眼有神且比寻常人更大些,好似泛着漆黑的光亮。这眼睛与安尘的湖水眼或是沈萧的温柔桃花眼眸里的光亮都是有所不同的。

    那是一种洞察人心的目光,亮的好像永远都不会熄灭,又好像是会直指人心。她脸庞有些圆,板起脸来看起来会有些凌厉,可一笑起来又如沐春风,平添了一份亲近。

    这是张上位者的脸。不怒自威,充满气势。

    术隐却是连一秒钟都不敢愣神,他连忙单膝跪地,一只手置于胸前,另一只手背于腰后,竟是行了魔族大礼。

    “尊上。恭喜出关。”原是魔族的两大尊主之一,擎苍的亲姐姐,擎妠。

    “嗯。”擎妠虽是眼神温和,但身上的气势却是他人装也装不出的,那是一种无形的威压。

    说起尊主擎妠,那又是一届传奇人物,她是上届魔君的第一个女儿,从出生起便是天纵奇才,若是认真修炼那法力定是远在擎仓之上的。

    她大擎苍几千岁。在擎苍未出生之时,擎妠是当仁不让的下人魔君第一人选。但是她却是太过于不羁了。

    她不喜束缚,做事总是随心所欲,修炼也是,她会一闭关上百年或几百年不出,也可能很长时间荒废修为。

    自擎苍出生后,她便在魔族众人面前发话,她不会参与下任魔君的竞选,曾也是将她的父亲气的不行。自此以后她游山玩水一发不可收拾,经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应沈萧这个现代人的社会来说,就是颇有天赋的无业游民。

    魔族已经习惯了她的突然出现与消失。对于魔族来说,她与另一位尊主是魔族的定海神针,平时是绝对不能拿出来用的,只有出现重大事件时或许才会请出来。

    神族也是很忌惮她的,但是擎妠却总是不出现,以至于现在的神族都将这两个尊主遗忘的差不多了。

    毕竟距离她上次出世已经几千年过去了。擎妠这次一时兴起竟然闭关了近三千年。此时的她法力自然是不用说,术隐只感觉一股无形的威压,是护体罡气散发出来的。

    那股威压简直压得他有些窒息。虽然也有他现在是重伤状态的很大原因,但是这也是侧面反映出擎妠的内力有多恐怖。

    只见她脚步几乎未动,却是转瞬间移到了术隐面前,手臂虚抬让他起身。此时的术隐还是跪立状态。

    她本想走近那个看起来像是被中了蛊的女人,可刚要路过术隐时脚步却是顿住了。

    “汝受伤了。”擎妠很快便感受到了术隐的异常,气息不稳,心跳杂乱,眼睛扫过去,竟是面色惨白。

    术隐不敢耽搁,连忙将最近发生的这件大事三言两语的给擎妠介绍完,并说明了云兮的身份与自己刚才想要做什么。擎妠听得毫无反应。

    “仓儿自会处理好。”擎妠有信心的很,这句话的意思也是自己不打算插手战争了。虽然因为术隐没有察觉魔君受伤因此也没有说明这种情况,因此她不知此时的擎苍可是受了重伤的。

    不过即使知晓了估计擎妠还是不会插手。她就是有这种自信,也是对擎苍的信任。

    术隐明白这逍遥尊主的意思,也不多说什么了,只是想着她会用什么办法治好云兮,毕竟这才是关键,云兮好了送还给白妄,这战争也就结束了。

    此时擎妠走近了云兮,仔细打量着。

    “她是白妄的亲儿罢,有凡族血统。”虽然身有仙气,但也是有凡界的气息,且她此时受了重创,身上的凡族气息更浓烈了。云兮长得也有些像白妄。不过别人自然是看不出来。擎妠的一双厉眼可是过尽千帆的。

    术隐看尊主一眼就看出来了,也是及时的说明了真相。

    擎妠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此时的她自知道术隐受伤之后便收起了浑身气势。刚出关的人难免控制不住自己提升了几节的内力,可是她却是强制内敛了。

    擎妠虽然随性,不喜束缚,且经常很久不出现,一出现不没多久又会消失。但是她却很得民心,在魔族的呼声比另一尊主高了很多,甚至于擎苍齐平。

    这自然是因为她待人接物的处世之道,她会尊重每一个魔族的人,不是明面上说说而已,擎妠总有那润物细无声的本事。

    就像此时术隐感觉自己的呼吸重新通畅了,周身的真气也开始缓慢的流通。他在心里无比感激尊主的这个小举动。

    嘴上不说,但心里是热的。

    擎妠喜欢云游四方,又会接济天下,只有遇到魔族人无法调解的小事才会出手解决。

    与人为善,被施方是会明白的,魔族纯良,滴水泉报,可擎妠也不需要他们的报答,因此魔族的人们受过她的恩的人都将这份恩情藏在心里,并一传十十传百,转化为崇敬与动力。

    姐弟俩一外一内,一静一动,相辅相成,以至于成就了如今的团结齐心。这也是上任神君,他们的父亲下的死命令。

    此时擎妠又要展现出她不同于常人的厉害之处。

    “云兮,看着我。”擎妠的语调变得温柔,说话方式也变成了平辈之间的,眼睛也看似松懈的弯了起来,嘴角噙着笑,整个人毫无敌意,充满了母性的亲切感。

    而她的手上动作也没有停,此时她一只手放在云兮的眼前,不断地变幻奇异的,术隐完全看不懂的手势,将云兮的目光吸引到她自己的身上。

    而她的另一只手拿着一个锦缎包裹着的香包,里面散发出的异香淡的嗅觉灵敏的术隐都是若有若无的能够闻到。

    术隐说不上来是什么香味,他熟识花草,也是对不上号。于是他乖乖的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连呼吸都轻了三分。

    奇异的是,云兮就这样缓缓地抬起头,慢慢的望向了擎妠。大眼睛里仍然灰败,但是却有了擎妠的倒影。

    这种奇异的现象令术隐说不出来话,他继续观望着。

    “你叫云兮,是白妄的徒弟。”擎妠手势不停,引得云兮眼睛不错的盯着。此时她声线温柔,甚至有些腻人,有种直穿人心的感觉,术隐赶紧退后一步保持清醒。

    “我叫云兮,是神君的徒弟。”云兮跟着说了出来,竟是带着记忆。

    “你无事,毫无大碍。请师傅放心。”这才是主要目的,必须是先令云兮现在得状态能够应付得了白妄,让他毫无察觉的将云兮带回,并撤离神族的军队。

    此时的云兮却是有些迟疑了,她迟迟不肯说出这句话,甚至眼中有挣扎。那神情看似极为痛苦,犹豫的让正观看着的术隐突地一阵紧张,云兮不会是恢复正常了?

    擎妠手上动作仍然是不停,然后术隐看到这位尊主又开始变化了。她收了香囊掏出了一块玉佩。

    这动作连贯到术隐都没有发觉她到底是从哪里掏出的玉佩,再度醒悟过来的时候那玉佩已经出现在尊主的手中。一切只是眨眼间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