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擎苍之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9本章字数:3002字

    擎妠漫漫生涯中唯一一次动过的真感情,就这样无疾而终。当真是世事难测,谁也不知下一秒会到来的到底是什么。

    自那以后那人声名鹊起,逐渐掌握了神族大权,当时父亲还在,且她也并没有收到紧急回归的信号,因此并没有回去支援。

    一切有父亲在就好,父亲的实力是魔族众人望尘莫及的。她也好逃避,她不知为何,暂时并没有勇气与黎殊相见,况且还是以仇敌的身份。

    于是擎妠继续留在了凡族,不管怎样,既然她已决定将凡族游遍,那么就应该遵循自己的初衷,随时等待着召回,时刻准备着加入战斗便好。

    毕竟现在只是神族内部的乱斗,此时的神族还没有精力去骚扰魔族,毕竟自家之乱还没能顾得上。

    “姐姐?”擎苍的声音打断了擎妠内心深处的回忆,擎妠回神看向擎苍,波澜不惊的厉眼里有光在流动。

    擎苍知道姐姐制毒初期的药物有几例是赠了出去,当时年少,不管怎样心思还浅,且对于要赠与的人都是她信得过的。

    擎苍不知道具体有谁,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倒也没有见过有谁拿了她的毒药与名号出来兴风作浪。不过如今看起来也不是所有人都信得过的。

    这药擎苍不知道它叫什么,但是清楚地记得姐姐好久以前偶然跟他提过这个药的特征。这也是擎苍笃定是出自姐姐之手的原因,。

    一来毒药都会有很强的个人特色,一个人会有一种构想。二来以姐姐的制毒水平即便是高阶的御毒师都难以模仿。

    擎妠有些愧疚的望向擎苍,没想到自己制作的毒药竟然兜兜转转被使用在了自己的弟弟身上。

    想来黎殊当初作为神君,应该是将这配方研制出来后竟然还告知了别人。擎妠不管他是身不由己还是大势所趋,都是极其可耻的。

    不过幸运的是如今得知这秘方的人应是不知制作者正巧是她,撞到了枪口上。

    “仓儿,给我一日时间。”这毒药历史太久远,她早已没了解药,如今她的戒指里有一些制作这解药的药草,可还有几味药材是需要采摘的,配置也需要花时间。

    因此也就是她法术高强,能够在一天以内就制作出来,若是别人最少也需五日。而愈合的药效会潜移默化的影响人,最终彻底发作也就是三日的事情。

    而今天应该是擎苍中毒的第二日。时间紧急容不得拖拉。

    擎妠从戒指里掏出了一味药材,是一株小草一般的植物,通体发绿,只是那一层不寻常的莹白光芒显示出了它的特别之处。

    擎苍认识,这是绿段。生命力极为顽强,多生长于阴暗之处,不喜阳光,是魔族特有的植物。

    它是治伤的药草,通常将叶碾碎了敷于伤口,会起到止痛消肿的奇效。所以,越是安静可人的,越是会受到更大的轻视与伤害,反倒是那些凌厉的会生活的更好。

    总是更乖的人会更委屈些。就像那句,好人飞升需要九九八十一难,而坏人只需要放下屠刀。

    擎妠年轻时也曾为绿段可惜过,如今用起来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了。

    “伤口并未有何需愈合之处,为何用绿段?”擎苍虚心请教,擎妠的一身绝活值得他终身学习。

    “延缓流失时间,使得汝体内循环减缓些。”时间越长,危险就越大,因此擎妠必须先控制住擎苍体内的毒素沉积与扩大。

    而绿段正好是治愈伤痛的良药,对于擎苍的伤口有着缓和的奇效。

    “如此一说,便是懂了。”擎苍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之间擎妠双手内力再度聚集,眨眼之间,那株绿段便被融成了几滴药汁,连尸首都不剩下点。

    转眼又多出了几株绿段,也是转瞬之间都化为了汁水,这些绿的发亮的汁水就这样悬在擎妠的手心,形成一团,静立着不动。

    擎妠手腕轻挥,那一团药汁分散开来,密密麻麻的将那伤口包裹的严严实实,绿色的汁液密布,颜色渐淡,复又隐于不见。

    在这次闭关之前,擎苍还清楚的记着姐姐碾碎药材是需要借助炉鼎的,使用法力对炉鼎施以压力,使得药材被迫分解,得以碾压成粘稠的粉末或是掺杂着药材的药汁。

    而这次出关后的姐姐不但可以内力外放,竟然连制药都无需借助外力,且比之前的效果都好太多。

    看起来这次闭关使得姐姐的法力涨的不是一点半点,且全方位都有提高,看来姐姐的制药能力竟是可以与那药寿有一席切磋之位了。

    但是自然还是药寿更为厉害一些,没人能够知晓药寿的能力到底在哪里是极限,他自小就精通药目这一门,且年少成名。

    他精于药道,且浸淫其中,自然法力也是不差的,毕竟炼药之时需要法力援助。如今他的法力虽然不是四海八荒最为顶尖的,却也是很强大的,一般人是无法动他半分。

    最重要的是,若是有人故意陷害他或是与他做对,那么不知什么时候,那人就会中毒身亡。没人会知道是什么时辰下的毒,或是怎样下的。

    而擎妠毕竟没有只精细钻研这一门,她涉猎广泛,因此能够在这一领域取得如此成就简直不易。

    要知道现在如她一般能够叫得上名号的制药师可都是只精通药物这一门的,况且擎妠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制药师,她该是个制毒师。

    擎苍只觉得这炼药方式真是叹为观止,令他大开眼界,先前找到药寿时人老人家还是用药鼎呢,虽然出来的也是晶莹剔透的汁水,也是没想到出关后的姐姐更胜一筹了。

    “姐姐的炼药技术越发纯熟了。”擎苍看着只觉得颇有些瞠目结舌了。

    “尚可,仓儿若是闭关三千年,成就必在吾之上。”擎妠实话实说,却是噎的擎苍乖乖的沉默了。

    他要是敢闭关,别说三千年了,就是三百年那魔族也就会乱成一团糟了。他可不相信姐姐会有那个闲情逸致来帮他打理魔族。

    “仓儿成就远远不及姐姐。”擎苍谦虚,也是实话实说,关键时候还是得姐姐和另一个尊主出面才是。

    “汝先休养一天,不要走动,何处都不要去,就待在这暖阁里。”擎妠跳过这话题不谈,成就什么的谁都说不准,她不过是比擎苍多活了几千年,不是同一时期的人根本没有比较的必要。

    “不可走动?”擎苍却是有些顾虑,他还想着去偏殿看看……

    “不可,动作越多越是危险,今日你应是使用了内力,本就加速了药效。”擎妠一语道破,这也是为何明明在正常的时间里擎妠能够调制解药,可是她仍旧给擎苍敷上了绿段的原因。

    “那便听姐姐的。”那只能明日再去看望沈萧了。毕竟涉及性命之事也不能耽误。召集众首领汇报也只能拖到明天了,还有近几日拖下的公务,与大战的善后工作与近期的大方向安排等等,大事暂时是没有了,琐事倒是还有一堆。

    刚刚术隐在路上大致与他说了云兮到底是何种情况,他还是需要想出完好的应对策略,毕竟一个月后那个回归神族的可是具活尸了,又一轮骚乱也是会再次到来。

    擎妠将擎苍扶到了榻边,擎苍就手躺下,此时也不是谈话的时候,擎妠扶他躺下后便坐在了一旁。

    “姐姐,吾已无事,您刚出关,怕是有些事要忙,去罢。”擎苍看到擎妠坐下,好像是要陪他的样子,连忙说道。

    “无妨,我已命我那群好吃懒做的暗卫紧急集合了,他们此时应是在找缺的那几株药材。”她必须在这里守着,以擎苍的身份受此重伤不可不防,一切应小心行事。

    况且以她的程度炼药也已经是不挑环境的,在哪炼不是炼,为何不在一个相对安全且能够保护擎苍的环境。

    擎苍听得姐姐说她的那群暗卫,顿时有些恍如隔世。那些人可不是好吃懒做的,去这样说也是带着透进骨子里的自豪,连眉目都清晰了三分。

    那群人里,有大他好几辈的长辈,有天纵奇才,有被姐姐撬过来的隐士高人,更有着曾经声名显赫名冠一时的人。

    可以说,魔族最灵通最为壮大的是暗探,可是最为高尖的部队却是姐姐的这群暗探。

    他们或是父亲留下给喜欢云游四方的姐姐护身,或是姐姐真心结交,又或是被姐姐打败或是签了契约,来路不同,队伍也是一直在壮大。

    且若是姐姐闭关,他们也会随之沉寂,或是大隐隐于市,或是隐居山林,或是就待在魔族做个清闲人专等着擎妠出关,还有的就会用另一身份闯出一些什么名堂,在不违背魔族的情况下随心所欲的生活。

    这也是擎妠说他们好吃懒做的原因了,他们可算得上是最清闲最有时间的人了。擎苍对于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表示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