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再次聚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9本章字数:3009字

    这也是他很佩服姐姐的一点,她能将那么多的有识之士,甚至极其桀骜不驯之辈收复囊中,这能力擎苍也知是学到了八成而已。

    想来他们听得了姐姐出关的消息也是会兴奋得很吧,在这些暗卫与姐姐本人眼中,他们如同挚交的老友,许久未见,想来也是甚为想念。

    想来没过多久就会有人带着药草过来了。不过最重要的一点……

    “姐姐是什么时候发出的信号?”擎苍并没有发觉,此时仔细回想好像也没有什么征兆。

    “在你进门之时我便发觉了你身上有伤,大概是右心上的伤口最为严重,正好是要告知他们我出关的消息,因此也就让他们顺便带些治疗外伤的珍稀药草。”

    也是凑巧那几个她让这群暗卫寻找的药材中正有几味是这个愈合的解药,而剩下的几味药材此时的她戒指里正有,因此也是无需再通传了。

    不过她倒是暂时没有时间与这群人叙叙旧谈谈话了,她需要精神高度集中的炼制三个时辰,毕竟愈合也是前期的她所制作的比较烈性的毒药了,在如今这两万年以后也是有很大威力。

    因此这解药的制作必然也是不简单的。

    擎苍仔细的想了一下自己进门时姐姐的举动,还是没有发现哪里有破绽。他也是从未发现姐姐到底是如何跟那群人联系的。

    不过他也是没有多问,毕竟联系之事本就隐蔽,而姐姐没有告知那么他最好还是不要过多过问。

    此时的暖阁气氛怡然,阳光正好,看起来好似午后的一杯暖茶,沁人心肺。二人的气氛也是刚刚好,平日里从未有过困意的擎苍竟然有些倦了。

    也是他近些日太过劳累,且身上带着伤,在他以前的时间里,一旦受伤便是昏迷了,今天这种受了重伤而神志依旧清醒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

    如此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睡一觉的好。浑身陷入温暖的软塌内,擎苍只觉得安全感席卷而来,睁着眼睛,却是脑袋空空眼前模糊。

    擎妠看出来擎苍的疲累,她过去探了探擎苍的脉,觉得目前的情况虽然算不上好,但也是不算太糟,嗜睡也是正常反应。

    “若是困顿便是睡一觉的好,吾配完药直接敷上便是可以的,无需你清醒的候着。”擎妠讲的很明白。

    擎苍应了一声便彻底的闭上了眼,没一会的功夫便睡得沉了。擎妠看着他毫无防备犹如婴儿般的睡颜,确实有些心疼的。

    这些年他为了魔族,为了这群人,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身上也是新伤加旧伤,此等尔虞我诈的精神斗争可是从来没有停过。

    而她却是不能够插手的,其一因着她也并不是魔君,即便是关系再怎样亲近,也是需要避嫌的,在亲近的关系也不能染上权利的斗争。

    其二就是,既然擎苍当了魔君,那就应该独立的承受权利带来的折磨,他也需要有足够的能力来解决一切,不能永远长不大,永远依靠他们。

    那个从小就是小大人似的的孩子,如今是真正的成长到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独自的承受一切。

    此时擎妠倏地消失不见,上一秒还停留在暖阁里的人,却是眨眼之间不见了踪影。

    魔殿议事厅。议事厅向来隐蔽,非特殊情况下不会使用,地处阴暗处,与魔君大殿相连,却是被整个大殿包裹住。

    可是在最近几日却是重复的被使用,上次是议战,而这次便是,魔族高手擎妠的暗卫们三千年后的第一次聚集了。

    此时的议事厅里早已人满为患,没有几人是端坐在座位上的,众人相谈甚欢,诺大的议事厅里吵闹的很,余音绕梁,看不出丝毫的严肃气息。

    往日的肃穆一扫而空,可偏偏没人敢指责这群祖宗,他们可个个都是难以接近的,也就是互相之间有些惺惺相惜。

    不只是擎妠三千年没有见过他们,连他们互相,除了跟太过合得来的或许往日里有些小聚,别的也是这许久未见了。

    老友重逢,自当不舍,有好多话要说。亏得擎妠的这时常隐退的生活规律让这群如同她一般的闲云野鹤也可以逍遥自在去。

    可是也就减少了他们的相聚时间,知己难寻,偏偏这群人更容易成为知己。

    擎妠瞬间的离开擎苍并未发觉,他已经睡得太沉了,擎妠在他身旁布置了不少暗器,若是有人敢靠近,那就得冒着被扎成筛子的生命危险。

    再见时,已是到达了议事厅门口。擎妠玉手轻抬,抚了抚极轻微的褶皱,没了急速,闲庭信步的一步一步走进去。

    好像打开了时空之门,三千年再聚首。

    众人早已机警的听到了门口有人,此时震天的响声奇异的渐消于平静,没有到场的,可是只有一人了。众人皆是沉默,双眼不错的盯向门外。

    喝茶的,茶杯却是贴于唇上毫无反应,笑闹着的,甚至连嘴角裂出的笑容都没有变,甚至有正勾肩搭背或是在行走的,都静止了。好像是一群被点了穴的人。

    擎妠推开了门。她还是老样子,没有变。一时间议事厅里的人都有些释然般的笑了。

    擎妠步履沉稳又带着轻盈,她穿着一席白衣,朴素却是大方,头发随意的披散于身后,不施粉黛也是面色莹润,眼神光亮直视人心,一如任何一人初见她时的模样。

    三千年,弹指一挥间。

    “倒是让诸位久等了。”擎妠一抱拳,态度洒脱肆意好似凡界江湖中人,其实擎妠除去在魔族的时日,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凡界游荡,凡界的人虽是相对来说太过世故,可是却有着独有的热闹。

    那是种烟火般微暖的气氛,令人忍不住沉醉其中,而其他四族都太过清冷无趣,生活中的乐趣只是修炼与打仗。

    擎妠感受了太多凡界的风土人情,领略了数众大山河川,也结交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有一部分也是甘愿成了她的暗卫。

    众人看她抱拳,也是笑了起来,有的放荡不羁之人笑声洪亮,表达着自己内心的开心。

    “尊上还是老样子。”

    “自是,没有丝毫改变。”

    “尊上还是这样年轻。”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也是乱七八糟的回礼,一时间场面混乱的很,什么样的都有。

    擎妠也是很兴奋的,在她看来这群人还是这样,也是丝毫没有改变,只是好似少了一个人。擎妠环视一圈,仍是没有发现。

    “树老呢?”她内心有些不好的预感。

    暗卫之间虽是不见面,却是互有联系,此时众人也是沉默了。

    “树老,圆寂了。”同样体态苍老的一个人走了出来,他也是步履蹒跚的很,是擅计谋的空老。

    他俩于千年前因擎妠而相识,一拍即合相见恨晚,自此以后更是形影不离。树老大限已至天劫未过,对空老是很大的打击。

    世事无常,就是连看似长生不老的他们也总是会消逝,最终不留痕迹。空老看起来又老了些许。

    “吾却是连树老都没见到。”那是最后一面了,而擎妠却是在闭关修炼,此时的气氛已没有了老友相逢的轻松,笼上了一层迷雾般的沉重。

    树老于她亦师亦友,更是倾心教授于她太多的人情世故,处事的圆滑之道。这老头就是懒了点馋了点,身为魔族却大半生待在凡界,无需进食吃的却比凡族的人还多。

    明明天赋极高却是不喜修炼,活的无比的潇洒肆意。终是没有挺过他的第二十个天劫。

    擎妠还跟他说过,等自己出关,定是要大战那三百回合。当然不是真打,是品那凡界的烈酒。

    怎么一晃这人都不见了,说好的话,为何却不遵守约定呢?树老可是最是重诺之人啊。

    “树老早已料到自己大限,于尊上闭关之前,已是安排好了后事,为了不让尊上担心,能够安心修炼,却是令我们瞒住了尊上。”

    树老最是心细,他是怕擎妠若是知道了他大限已至,会推迟入关时间,甚至不会入关了,因此也是不让知情者说太多。

    事实上擎妠刚入关那百年之内树老便寿终正寝了。

    空老用三千年的时间来遗忘着一千年的友谊,此时又是有些受不住了。知己难得,得以知己一生足矣。

    众人皆是沉默的很,树老在他们中算是精神上的领袖了,他跟随擎妠的时间最长,也是擎妠最为尊重的人,平日里也是对众人多多少少有恩有惠。

    可以说,他的离世对所有人都是很大的打击。此时的擎妠眼里有泪悬而未落,她想起了那个永远笑呵呵的老顽童。

    他从不在嘴上说什么,却都是记在了心里,一切都心中有数,大智若愚。关键时刻也总是他顶上去。他是她成长路上必不可少的人。

    生离死别最为痛苦,也是人最为无何奈何的,你可以逆天行事,却是无法使一个人长生不老。

    人得力量永远比不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