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厢房之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9本章字数:3001字

    当时他还不懂什么叫延缓性,吃了解药解了毒,那毒症也就好了,为何还会延缓。如此一来他也是终于懂了。

    因为沈萧的毒所侵蚀的身体部位太多了,沈萧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这个毒中,想要一朝一夕的根治很是困难。解药虽灵,但它也需要时间。

    因此此时的沈萧别处尚可,只是这听觉暂时没有恢复。暮云思考明白了连忙向二人解释道。

    而沈萧自然是听不见的,她茫然的看着三个人嘀嘀咕咕的不知在说些什么,想问,又不知道该问什么。

    刚刚经历的那些仍旧刻骨铭心的印在脑海里,沈萧不知道是梦,还是自己又穿越回了现代。她只觉得一切都那么真实,连心境都无法模仿。

    可是逻辑上又是不通顺的,她需要一个如此的理由。

    那三人谈论结束,安尘看到沈萧一脸不知所谓的模样,想了想命侍卫拿出了纸笔。沈萧的样子看起来是个知书达理的,恰巧她学过凡界的文字,虽然时日上已过去许久,但是安尘的记忆力好,简单的字句还是会写的。

    术隐暮云只看着安尘在纸上鬼画符一般的写着些什么,暮云去过凡界的次数更多些,倒是他先认出来了。

    “可是凡界的文字?”暮云有些不确定的问,在近万年间除了神仙二族统一了诸多方面,但是因着剩下三族的文字互不相通,因此只有那些在他族生存过的人更懂一些。

    “正是,萧小姐是凡族人,看起来也是识字的,既然她听不到,我也只能将大概写于纸上。”

    沈萧看着安尘手里的动作,也是明白了些许,她感觉心底的那种死寂与压抑正随着回到魔族而逐渐消逝,此时的阳光正好照射在床沿,沈萧只觉得浑身温暖。

    不管是梦还是事实,毕竟她又来到了魔族,那么就好好的活下去。为了自己,只是为了自己。

    沈萧比比划划的写了半晌,终于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将纸递给了沈萧。

    沈萧接过,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沈萧给她解释一下这迷雾般的几天。纸到手沈萧却是有点傻眼,因为是古文。

    那是一种比繁体字还繁体的古文,本来心里已经有所准备的沈萧还是头疼了,因为繁体字她还能勉强的读懂,如今更是艰涩了。她努力的辨认。

    只见纸上字迹清晰明了,不拖泥带水,一段话也不长,特别方便人阅读,也能够吸引人读下去。沈萧还是忍不住一目十行起来。

    “沈萧,你中了X毒,昏迷四天,XX是正常现象,不必XX,过段时间就好,魔君公务忙,暂时没有时间过来看望。”安尘几句话交代的很清楚,沈萧不认识的字连蒙带猜也就明白了,也是结了沈萧心中的几个最大的疑问。

    原来她是中了毒了。不过这个毒的名字她是真的看不懂,安尘说的正常现象应该是失聪,想来也是没有大碍的。安尘还让她不用担心,且解释了魔君未来的原因。

    方方面面都顾及到了,沈萧点了点头,将纸还给了安尘,露出了多天不见的第一个笑。

    安尘看到沈萧明白了,也是不多说,给沈萧掖了掖被子,示意她睡一觉。

    按理说这几天沈萧都没有起过床,整日里躺在床上,确实不应该再睡了,但是这也是暮云告知的。

    沈萧这几天并没有在睡觉,甚至她的头脑始终保持着高速运转,她一直在经历梦境,虽然看似像是在睡觉,实则一直在活动,只不过是精神世界里的。

    若是沈萧在硬撑着不彻底的睡一觉,那她迟早也会真的离开的。毕竟凡人超过多少日不眠不休是会死的。

    沈萧明白安尘的意思,此时的她脑袋钝钝的,嗡嗡声不停,好像有一块极重的铁块压在里面,沈萧只觉得整个头部都不是自己的了。

    这分明是熬夜过后的不适感,不过她从来没有这样严重的时候。因此也是顺从的闭上了眼。

    她已经没有精力去想擎苍到底去哪了,为何没有在,还有,自己还记得昏迷时突然的几种征兆,都是极其可怕的,想来这药物也是毒性很深的。

    那么解药应该是很难找的,那又是怎么找到的……

    沈萧脑海里思绪纷乱,如乱麻一般的纠结在一起,就伴随着这杂乱的心绪沈萧终于是睡着了。

    几人看到她呼吸平稳已然没有大碍,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样多的人拼死拼活的抢救她,若是再出什么差池可是所有人都担待不起的。

    特别是拿着解药过来的暮云,解药在手还没有治好沈萧,他都不知如何跟魔君交代。

    “得来解药实属不易,也是苦了你们了。”术隐对着暮云说道,声音低沉,显然是帕惊醒了床上的人。

    “属下不敢,一切为了魔族。”他效忠魔族,效忠魔君,这点小苦头算什么,况且他们救得可是魔君的救命恩人。

    别管沈萧只是从山上将他背下来,她没有凡族人的偏见而落井下石对魔君做出什么。更是使出了全身之力将魔君与他们的搜救队伍汇合。

    若是没有沈萧,他们很可能就错过了奄奄一息早已陷入昏迷的魔君,那后果不堪设想。

    这也是暮云敬重一个小小凡人,且甘愿为她下凡界找药寿的另一个原因,也使得他对凡界众人的看法有所改观。

    救沈萧,或许是出魔君自己的私心,但是魔族也是不能放天下大义为不顾,就眼睁睁的看着沈萧消逝,做那引人诟病之辈。

    没了道义的人,跟行尸走肉也是没什么区别了。魔族都是重承诺,讲道义的人。

    几人看着沈萧彻底的熟睡,简单分配了一下。术隐继续处理战后事务,此时他可是放下了一堆未处理的杂事专程赶过来的。

    而安尘本就不喜这些事,平时也离得远远的,将一切都推给了术隐,因此此时的她倒是闲下来了,于是主动提出留下来看守。

    而暮云一看这场面计划不如变化快,也是无法,毕竟他也不好跟身为女子且还是左护法的安尘争着去看守一个女子,因此他想着自己应是去协理其他首领去,此时的众部队都很乱,总有需要帮忙的,况且他也是许久未见自己的亲信了,也该是见一面问问话。

    室内变空,两人风风火火的来,又悄无声息的走了。安尘坐在床边看着沈萧,很是欣慰。

    一切终于都结束了,而且还向着最好的方向发展。

    而安尘经此一役,也是名声大噪。之前魔族人虽是将她看成左护法,却是没人从心里服她,因着她从未展现过自己的真正实力,大战时总在跟在魔君的身后。

    因此稍微武功高强些的,都认为自己该是能够打败她。且安尘的年纪也是偏小的,难以服众。不过也是没有人出声反驳,想来着左护法能够上位也是有一些原因的。

    不过是因为魔君的呼声高且众人臣服于他,因此也是对这左护法做不到打心眼里佩服却也保持了应有的尊重。

    毕竟也是都是魔族人,即便是当时有反对,普通士兵自然是在心里念叨念叨也就算了,毕竟轮谁也轮不到自己。

    而品阶高的,也是没人想跟一个小姑娘争,毕竟自己已经有官级在身,护法虽是尊贵,高处不胜寒的道理魔族人也是懂的。

    毕竟他们也不是特别知晓这小姑娘的底细,一切都不好妄言。毕竟安尘属于横空出世,

    魔族人只知道她是被上一辈人去凡族寻来的。

    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她被领回后不曾与任何人走动,只是被上任首领们轮番收养调教,因此安尘身上是有一丝神秘气息的。这也是她能够上位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个浑身充满着秘密的人通常是会被忌惮一些的。不管是自愿还是被逼。

    而经过这次大战,魔族可是不少人观看到了盛况空前的打斗场面,左护法安尘竟是能够与右护法法力持平,与那修炼狂魔白妄大战一二。

    那场面可是震动四方,惨烈非常,安尘的表现可是映在了在场众人眼中,刻在了心里。即便是没有在场的奋战其他领域的魔族众人,也是多多少少的听说了,甚至有些五感灵敏的竟是感受到了来自空防的冲击。

    安尘的爆发力震惊了除术隐外的所有人,也真是魔族没有闲人,更是没有身居高位的酒囊饭袋,每个人的地位,可都是通过双拳闯出来的。

    可以说之前的安尘只是空有地位与实力,却是无人效忠于她,甚至没有人真正的心服口服。而这声名赫赫的一战结束,如今她不仅是赢了名声,更是有人跃跃欲试,按耐不住的预备着投身于她账下。

    她展现出了她的实力,在以强者为尊的魔族,所有人都是会彻底的心服口服了。即便她是与术隐联手作战,一起对抗白妄的,但是毕竟能够伤到白妄的人,普天之下也没有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