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擎苍苏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9本章字数:3000字

    擎妠仔细的思考,觉得当务之急还是要捉住那个幕后黑手,他是隐藏在暗处的毒瘤,一天没有清除掉他便会在暗地里盯住他们,伺机而动。

    而白妄就是明面上的障碍,她不会出手,这是擎苍的事情,白妄,总有一天是要败在他的手中,而不是自己。明知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怕是有七成的把握击杀他,却也是不能够真的出手。

    若是自己强行出面解决,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阻碍,很大程度上是会造成反效果的。出于各方因素考虑,只能是以魔君之身来对付那个道貌岸然之辈。

    擎妠还是先准备着与暗卫们说话时将那个持药的人揪出来,一定要不择手段的成功调查出来。

    不只是暗卫,还需调用三成的暗探来调查。毕竟暗探的消息更为灵通,对于这类事擎苍的暗探比她的暗卫更为擅长。

    整理完思路的擎妠看着擎苍。作为魔族人,他们本就不需要睡觉。此时的擎苍已经睡了将近四个时辰了,与凡界的凡人一晚上的就寝时间差不多。

    擎妠根据这一点以及伤口的情况估摸着擎苍怕是该醒了,再睡下去可就是没有意义了,即便是擎苍没有自己醒来她也需要强行叫醒他。

    擎妠抬手,内力喷出,此时她准备使用内力来压制擎苍的五感来叫醒他。而正当她的手要触未触之际,擎苍却是自己醒了。

    擎妠机敏的收了势,内力回流。她放下了手,坐在床沿边看着虽是眼眸紧闭,但是眼珠已是在打转的擎苍。

    “醒了?”擎妠先是出了声。

    擎苍听到了人声,正在转动的眼睛停了下来,此时的他已经消耗巨大,几乎与凡人无疑,竟是连身旁有人却是都没有感受到。虽然这里也有擎妠本身法力高强气息内敛,通常人也察觉不到的原因。

    不过也亏是擎苍伤的是右心,并没有伤到左边。不过前胸之地与丹田皆是练武之人最为重要的地方,这一伤可真是没有月余无法恢复的。

    擎妠包扎时,也是发现了些近期的伤,倒是没有特别关键的部位被伤,不过这次的伤可真是伤及命脉了。

    不说是刀口本就深且凶险,还淬了剧毒,且落在了修炼之人最为关键的部位。此时的擎苍直到去年说了话才发觉她就坐在床沿,也是实属正常的。

    只见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却是看不出一丝的损伤,看起来仍像是实力巅峰时期。

    擎妠心里一紧,这么些年来他竟然已经练就到这种地步了,连受了如此的伤势都可以不动声色好像什么事都没有?

    “姐姐。”擎苍又恢复了一代魔君的样子,随即便要起身。擎妠拦住他,顺手探了探脉息。

    “汝现在大伤未愈,不得走动。”此时擎苍的伤口也是刚刚结痂,虽说有了擎妠的解药自然是好太多了,虽然有伤也是被治的七七八八,但是逆境伤口位置险要,需要静养。

    “那吾还需要静养多久?”擎苍眉头一皱,此时沈萧应是醒了。

    “最好一晚。”擎妠看他的神色也是明白他怕是不想耽搁时间,于是也没有按照正常需要休养月余最少也得十日左右的说法。

    毕竟擎苍是魔君,法力高强,自我修复能力也是很高,况且有她的医治自然是只要伤口的痂稳固了就彻底没有事了。

    擎苍沉默,他知道姐姐定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估计这时间也是缩短了不少,于是也很顺从的微颔了颔首。

    擎妠看他没有固执己见,也是不再说什么了,如今的术隐早已能够独当一面,擎妠看安尘那孩子也是进步不少,而各首领皆是可以独当一面。仓儿抽出这一晚上的时间休养也是无碍的。

    “但汝一月内不可使用法力。”擎妠脸色严肃的嘱咐擎苍。接连的伤势令他的身体出现了些问题,刚刚自己也是只给擎苍包扎了外伤,若是仍旧这样,别说拼尽全力作战,就是使用内力都是件很严肃的事。

    趁自己这阵子闲暇,也是要给他好好调理调理内里了,气血淤积前期也是小事,若是时间久了非但医治不好,更是会影响他的寿命。

    “一个月未免太久。”若是平时还是好说些,自己甚至能令几大首领重兵看守自己甚至可以闭关修炼一个月。

    可是如今他这姐姐刚废了人家神君亲徒弟,一个月可正是期限,指不定哪天就杀过来了。他也不能上了战场光站着,看着别人打。

    “我那催眠之术对付精神尚可之人会维持一月之久,若他本身已有损伤,只多不少。”擎妠说的平平淡淡,却是一语道破擎苍心中所想。

    那女娃本就神志有些不清醒,一脚门内一脚门外,拉一把也就能够逐渐恢复,神志连阴影都不会留下。

    可惜她遇到的是擎妠。这无疑是彻底将她拖下了地狱。本有着大好未来的云兮却是自作自受的提前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此后,再无巧笑倩兮的云兮,只有行尸走肉般的木偶。

    人各有命罢了,一部分是自己选的,一部分也是天注定,无法改变的。但愿她下辈子做个善人,没有那么多的阴暗心思,也不要树太多仇敌。

    擎苍听得姐姐如此说,也是明白她在安抚他。既然还能撑上一个多月,那么他自然是要养好身子。毕竟这才是最主要的。

    “那女子,是谁。”擎妠终于是发问了,即使所有人都说这场大战是云兮挑起的,但是她敏感的察觉到了事件起源的中心。正是那个偏殿厢房的女子。

    说起来偏殿居然住了人,这比擎苍有了妻子更令人震惊一些,毕竟擎苍的领域感很强,他居然会让人居住在他自己的寝宫里,还是女子。

    不过现在这个不是重点,主要的是仓儿竟然为了她甘愿入凡界去找那个老顽固,而这个女人竟然挑起了两族之战。真正的事端可不是云兮,这才算是深藏功与名的红颜祸水啊。

    但是擎妠也是不想无端猜测,毕竟她如今只知道结果,确实不知道事件的过程。更是不能先入为主的直接否定那女子,或许错不在她。

    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问擎苍,一是真正的了解情况,二也是测一测自己这个弟弟对这女子的态度。

    擎苍倒是有些犹豫,他并不知晓该如何解释沈萧的来历,她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更是不知道该如何说起那离奇的三个月。

    于是他只用一瞬来思考措辞,避重就轻。

    “她叫沈萧,来自凡族,曾与我有过一面之缘,且因着一面之缘在一次重伤后救了吾一命。”擎苍说的倒也是实话,只不过避重就轻了些。

    擎妠自是已经听得术隐说起救命恩人这回事,也是知道的,但是他们之前却是见过,这可是没有人提起过,怕是甚至没人知晓。

    她下意识的觉得重点就在于之前的一面之缘。不过她也没有逼问,既然擎苍不想说太多,那她逼着他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适得其反。

    “嗯,既是救命之人,那必是需厚待。”擎妠一语双关,也不管擎苍听没听得懂。

    擎苍自是知道姐姐是有些怪他做的太过了,这也是不怪姐姐,毕竟他也是一族之君,竟是会为了个凡界女子是差点丢了性命的,即使是并未预料到的突然袭击,也是付出了太多了。

    对于他来说,沈萧好像是前世的挚友,性情相投又互补,是他从前并未接触过的感受,这种感觉除她以外没有人能够代替。

    擎苍义无反顾的救她,除去为报上一次那小小的“救命之恩,”却也好像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他也是习惯了沈萧对自己的依赖,就好像她在耳边对自己说,不要着急,我信你,等你回来。

    这是一种无法言喻,也无法对外人诉说的默契感。是历经了三个月的无人打扰的磨炼而相处来的自然而然。

    擎苍想了想,还是老老实实的答着。

    “救命之恩,不得不报。”不是他刻意的隐瞒姐姐,只是这一段,他真的不知如何说,也是下意识的想要仅自己来回忆。不分享。

    “这是自然,魔族第一要义是重义。”大义,道义,情义。

    老祖宗传下来的族训,可是陪伴了一辈又一辈。

    “那她现今如何了?”既然姐姐已经问起,他也是不错过这个机会,之前提起或许还有些突兀,不过这时倒是顺其自然些了。

    “倒是无事,刚有侍卫来报,那女孩醒了又睡了,据暮云说明日午时前应是会彻底清醒。”擎妠捡着重点说,省着一些细节给他造成不必要的担忧。

    “那真是极好。”擎苍也是松下一口气,药寿可是说过,服下这药三四个时辰后可是会短暂的清醒一下然后再度陷入睡眠。不过再醒来就好了。

    入今看来沈萧的情况正是这样,总算是来得及将她救醒了。擎苍闭上眼,一会又睁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