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魔族之况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9本章字数:3012字

    一桩心事也是终于撂下了,一桩事过,转眼有又明日的事需要筹备,此时擎苍脑海里开始构思明日的会议部署了。

    大战过后的事宜也是很多,各方协理也是需要很长时间,不过一些都需要在一个月之内调整好,这也是棘手的很。

    特别是魔族竟然又是混入了奸细,这事也是警告擎苍好好清查魔族的人,一次两次的神族卧底已经令擎苍全身的刺都竖了起来。

    神族假扮暗探散步假消息给安尘,而他被偷袭,这两次都是有惊无险,可若是有更隐蔽的神族奸细暗中蛰伏,那可是需要仔细的搜查一番了。

    这也是提醒了擎苍魔族的用人策略不可如此随意了,身份检验需要更为严格一些,近身用人更是需要严密检查。

    “魔族需要清查了。”擎苍只说了这一句话。

    擎妠自是明白,这次是身边之人叛变,才会打的擎苍措手不及,以至于竟受了这么大的损伤。

    “需要暗卫么。”只是这一句话表示了自己的立场,两人之间不需虚伪的客套,说话也是直接的很,向来直奔主题。

    “自是需要,只是提几个消息灵通耳目众多的人就好。”姐姐的人五花八门,有些不但不适合查人这种隐秘的事,相反还会适得其反。

    “空老接手了树老的情报站’老藤树洞’,倒是能够帮是你更大的忙。”擎妠首先提出了这人,随即又说了几人。

    树老喜静不喜动,因此也是利用自身人脉弄了个看起来能够知晓天下事的“老藤树洞”。

    本想着靠买卖各族无伤大雅的小秘密来赚一些酒钱,确实没想到越做越大,最后竟然发展为天上地下略知一二的五族最大的情报站。

    这也是树老的能耐,若不是他太过懒散,或许会有更高的成就也未可知。而他一生孤独,并没有后辈,虽是交友甚多却向来孑然一身,只晚年遇到了这空老一个知己老友。

    而空老擅计谋,树老自知时日无多,这老藤树洞交给空老更为合适一些,最起码会有比现在更大的发展空间。

    况且空老有儿有女,皆是能人,也不至于让他一生心血败落了去。

    擎苍听得了姐姐提供的几个人,点了点头后又是颇为小心翼翼的。

    “树老……?”他也是没有说明,只不过心里却是已经有了八成的肯定。

    “嗯,吾刚入关的事。”擎妠又有些控制不住地伤感,她只觉得酸气一阵阵的上涌,甚至是有些窒息。

    “姐,这次出关你有何打算。”擎苍却是没有多言,他刻意的转移话题,想换一换擎妠的思绪,通过这来减轻姐姐的痛苦。他明白这个树老对姐姐的重要性。

    那么好的一个老人家,也是可惜了。算算年岁,应是没闯过他的第二十道天劫吧。

    “暂时待在魔族。还有很多事需要布置,之后去凡族。”她想去过往的地方再看一看,如今的凡族不知经历了多少年,早已经物是人非,过往的一切怕是丝毫不剩了。

    她也是需要给树老立个墓碑。他们以前举杯聊天时也是不止一次说过。凡人死后都是会选个土地好好埋葬,死后也是有自己的一小片空间,至少还有这快地记得自己的存在。

    当时她还总是让树老别总乱说,他身体这么硬朗会长寿的,没想到这一刻这么快就来了。擎妠回想起来觉得树老何尝不是不止一次的提醒过自己,可是她从来都没有当真过。

    不能想,过往是用来遗忘的,要么珍藏,永远也不提起。人是要向前看的,不管怎样,继续走,不停留。

    停留在回忆里的人最懦弱。她也是已经经历了太多的别离,总是要习惯,要割舍。

    “这一个月吾要给汝调理身体。”这事需要跟擎苍说一下的,毕竟是他自己的身体此时太过伤势淤积了,不能瞒着不说。

    “那自然是很好的,姐姐,吾的身体损伤很重?”擎苍只觉得自己最静的修炼好像是没有以前的效率高了,通常修炼整整一天也是没有太大的效果。

    可是魔君身体有恙却也是不能大肆宣扬的,以免动摇军心,而他自身的医术已是比魔界的所有魔医都要高,可是他也是没有发现自身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是有些伤势调理后留下的淤积。

    “无大事,只是需要好好休养,排除毒素与淤积就好。”

    “果真是伤重落下的病根?”自己的修炼阻碍竟是真的与那些他无法排解的淤积有关。之前他也是并没有特别在意,毕竟在他看来修炼到一定程度自然是会化解了,他为此也曾查阅藏宝阁医书,上面也是这样写的。

    “淤积本是会随着修炼与身体内部自身循环,逐渐淡化。可是汝接二连三的受到重创,远超于能够自身调节的程度,自然是堆积,无法消失。”这淤积若是不及时的进行排解,可是会越积越多,转化为陈年毒素,甚至有了性命威胁。

    擎妠也是庆幸自己还是出关了,因为挂念着太多人,没有选择继续修炼,不然再一个三千年之后,她无法现象擎苍的身体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

    擎苍忍不住想起了这三次大创的罪魁祸首,皆是神族,甚至直指白妄,他已是被激出了几分血性。

    若是白妄堂堂正正的战胜他,或许他也就是心服口服了,或许心有不甘却也是不会有如此多的气愤与怒火。

    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不顾身份偷袭他,甚至第三次连面都没有漏,这简直是令他手撕了他都不会解气的。

    在擎苍心里第三次的偷袭定是神族派来的人,而他下意识的就是认为是白妄一边偷袭魔族,一边又来偷袭他。跟擎妠所想完全不同。男女思维也是有所偏差的,而擎妠思维更为缜密,对于这个看着白妄崛起的她来说,更为了解白妄的心理动态。

    “麻烦姐姐了。”最后擎苍抿了抿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他不想让姐姐担心,更是不想让她插手帮助自己,这是他与白妄之间的恩怨,他想靠自己的手来解决。

    其实这也正合了擎妠的意,若是擎苍开口求她帮忙,她才是会惊讶,甚至可能拒绝。不过这种情况不能发生也是真的。

    此时已经接近傍晚,即便是擎妠不需睡觉,且她刚冲过瓶颈无需太过修炼,可是擎苍还是需要静养的,因此擎妠也是不想再交谈了。

    擎苍是不需要睡觉,但是也是最好不要思考操劳的好,他应保持心态上的积极稳定。

    “仓儿,伤是需要养的,报仇也好,报恩也好,一切都等伤好了再说。现在你需要治好自己。”不管如何,擎妠最担心的还是擎苍的健康。

    出生于这样的家族,他们的身上自出生起就附有重担。因此擎妠无法护着他长成为无忧无虑的男孩,于是她也是只能保他一生平安。

    一生无忧已无法,便只能一世安康。只要,她在。

    “吾知晓,姐姐莫担心。”此时的擎苍被被子遮盖的严严实实,高头大马的男人却是乖乖的躺在床上,擎妠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看着的还是小时候偷懒不修炼的擎苍偷偷的把着被沿眨巴着眼睛无辜的看着她。

    一错神,男孩子长大了。再怎么挡在被子里,也是能看出那股子蓄势待发的气势喷薄而出。好像蛰伏着,还未下山的猛虎。

    令人忌惮,也令人尊敬。

    这上位者的气势,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练出来的,是时间的堆砌积累。

    擎妠是真的心疼,也是真的支持他成长。

    暖阁里只亮了一盏冥火,昏暗温馨,姐弟俩气氛颇有些其乐融融,不忍打破。

    而议事厅的诸位在擎妠走后,也只是匆匆的交谈一番就各自回到了自己再魔族被分配的寝宫里。

    他们的寝宫皆是综合上最上等的,平日里即使有人几千年也不会回来一次,却也是收拾的干净整洁。有专门的内宫侍卫每日清扫。

    若是他们能够早一天回来,那么魔族与神族对抗的胜算可就不止一点半点了。不过神族也只是调动了神仙二族本部的人,若是调遣了隐居在外的声名赫赫的上神与其他居住于江河湖海里的仙人们,那又是一回事了。这是个死循环。

    今日之聚主要是先见一面,主要还是救人要紧,等擎妠闲暇出来,才是真正的相聚。

    魔族又能热闹起来了,平日里白日几乎八九成的魔族人都在修炼场里,而这群人回来后,除了一些性情安静的,剩下的可是鸡飞狗跳不能少。

    不过或许因为大战与树老的原因他们还是能消停点,毕竟族难与朋友离世也是两个打击。

    而所有魔族人再也听不到两个老头把酒言笑对酒当歌的激昂澎湃了。

    一切都在正常的轨迹上继续走,此时的魔族每个角落都正常的很,同一时空里,大家都做着自己的事,或许有些重合,或许只是相邻不相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