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二族收尾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9本章字数:3006字

    此时的神族也是一样的继续着明日的部署,各司其职,忙忙碌碌有条不紊。

    白妄对神族之人所说,只是因上次昆仑扇事件后擎苍心有不甘,摆出条条铁证来证明自己的无辜,并主动挑衅神族,抓了云兮上神来威胁神族。

    于是他“迫不得已”前来迎战,并且为了整个神族的声名,一个“控制不住”才主动出手。可是现如今他又“大度”的为魔族洗清罪名。简直是伟大得很。

    随后他又狡辩说昆仑扇的下落是佛族的人搞错了,原是没有丢,却是没有他一丁点错的。

    回到神族的第一件事不是总结战果,而是这样巧言令色的胡说八道,主动引领舆论风向。歪曲事实。

    当初的擎苍要他解释好昆仑扇的下落,是明确的表示这昆仑扇是神族监守自盗,而此时白妄虽是洗清了魔族的冤屈,却是又扣上了一顶高帽。将魔族衬托的瑕疵必报,心眼没有针尖大。

    舆论导向向来传的快,虽是傍晚,但是仍是没有休息或修炼的术隐立在窗前,听得暗探的汇报。听完后也是冷笑一声。

    这的确是白妄的手笔。若是他心安情愿乖乖的遵守诺言,术隐倒是会觉得他被人掉包了。不过此时术隐也不能再说什么,神族可以导向舆论,他们自然也可以利用神族的名义说些什么。

    这一切都看人怎么做了,毕竟嘴长在人身上,自然是人想说什么说什么了。

    术隐仔细思考了一下,既然白妄此时还没有注意到沈萧在这件事情中的重要性,那么他也不能暴露了她,只能在别的地方找回话头。

    半晌,他悄声的对着暗探说了一些什么,暗探点点头消失了。

    坏事总是要黑夜里来做。

    他也只是散播了一条消息,一条魔族知情人保守至今已经是仁至义尽的消息。

    云兮的身份。术隐只是轻轻巧巧的传播了她到底是谁这件事。

    所以,人最好还是安安分分的,没有绝对的实力,不要做太出挑的事,打击人,务必要一击即中,省着报应来得快,抗都抗不住。

    此时不安分的白妄散播完谣言后,准备执行擎苍的第二条要求了。放战俘。

    对于这些常年积压的战俘,双方也是心知肚明,有些战俘扛不住也是会说出一些什么的,还有些战俘会投奔别族。战争多了,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不过也是仅限于中高阶层的战俘。

    毕竟最底层的士兵喽喽什么也不知道,即便是屈从于淫威之下也是什么都吐露不出来。也只能做个侍卫了。

    不过擎苍想要回战俘的最主要原因有两。其一便是有很多高级战俘通常就是魔族的高位之人,甚至是首领,因种种原因而被俘。他们通常硬气,轻易是不会投降的。

    那么这群人可以算是魔族曾经的中流砥柱,如今因种种原因被抓去了,乃是魔族的极大损失,自然是能够要回就要回的。

    还有一种是普通士兵,此时的魔族正值用兵之际,可魔族人口基数小,与神族比起来严重缺人。而战俘是一大笔资源。毕竟战俘也曾是士兵,他们经过短暂的心理疏导后便可以再次上战场了。

    毕竟他们也是有过经验的人。只要进行了良好的辅导,那以他们的实力与经验再次投身于魔族大军中也是轻而易举的。

    且身为魔族人,落叶也是要归根的,总是待在异族他乡做一个阶下囚,是擎苍无法接受的。如不是又这次机会可以提出来,他也定是会想尽办法接他们回来。

    而白妄的小算盘也是很简单,没用的,曾示意投降或是已经投降了的,不知情的士兵,他也是准备一股脑都送回去。搅得魔族不得安生才是最好。

    至于那些至今都没有被突破的硬骨头领官甚至是首领们,已亡故或是被流放不知何处,甚至是失踪或是并没有被抓到。

    随便哪个理由都可以应付过去,他自是不交人擎苍也无法将他如何。他才不会将所有人悉数放回,那无异于放虎归山,极大地增强了魔族的实力,他能肯就怪了。

    将士兵还给他一部分已是仁至义尽。

    至于第三条,不开战,他也是此时暂时妥协了。因着自己的人已经精疲力竭且对这次大战产生了浓烈的反感情绪,若是他还是会主动挑起两族危机,那便是自掘坟墓了。

    接连的战争也是会让人麻木,反感,若是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也是会引起动乱,反抗,以至于威胁到他自身的利益了。

    况且经过了几次的偷袭他竟是仍没有将白妄一举击杀,他可恨的牙痒痒呢,必是要用充足的时间来进行“修炼”,迟早有一天要将擎苍一举拿下,以便于在神族取得更稳固的地位,使得以及站于制高点,无人再敢左右他,所有人都会臣服的心服口服。

    白妄设想到这种可能简直是自心底向外的心情舒畅,简直是有些迫不及待摩拳擦掌了。总有一天,他要平了除了已隐隐臣服于神族的仙族外的其他三族,一统这天下!

    白妄的野心越来越大,也是越来越反人类。不过这一切却是没有人知晓,甚至是他的至亲徒弟们。表面上,他还是那个心系天下苍生,忧国忧民,满腹才华武功高强却淡泊以明志的清高神君。

    “来人。”做好了这些安排的白妄叫来了侍卫。

    神族的侍卫与魔族的侍从一样,都是伺候人的职位,不过不同的是神族的侍卫与魔族的内宫侍卫更像一些,他们这一生也只能是侍卫,劳碌命,没有飞升成神的可能。

    而魔族的侍从们可是一切看实力与资质,只要肯刻苦又有一定天赋,人人皆有可能做成首领。

    所以从体制上的不同,也能看出来神魔二族从内里而展现出的不同,两个差异巨大的民族,自然是有各种各样的矛盾突起。

    一次或许是偶然,可长时间的矛盾积压,造成的便是必然。而领袖的差异也会使得神魔二族朝向不同的方向发展。

    而白妄出生叫来侍卫,此时却是有人进来了。

    “神君吩咐。”来人是一名婀娜多姿的侍女,此人身材极好,面似桃花,眨着一双泛着波光的秋水眼,仪态袅袅的走了进来。

    这女侍卫也是多次故意入了白妄的眼了,她怀的什么小心思身旁的其他侍卫自是心知肚明,不过也都是冷眼旁观,毕竟谁是什么货色谁又不清楚。

    白妄听得了娇滴滴的女声,丝毫反应没有,甚至没有抬起头。

    “将吾的雪剑取来。”白妄的长剑寒光被如同镜子般的冰雪,是萃取西天的冰山之雪,高温亦是不会融化,乃是极寒之物,稍微粘上一点也是会减损修为。乃是至宝中的至宝。

    “诺。”侍卫又是婀娜多姿的行了一礼,抬眼偷瞧向白妄,看到他倒是毫无反应,甚至正眼看她都没,赌气的咬了咬嘴唇,转身走了。

    白妄的雪剑向来离身,存于神界至宝之地,吸取天地精华的雪域天池,那里的天然会使得他的长剑吸收更多的灵气。

    一般这种开了光,具有一定意识的武器,自然是获得更多的滋养才能有更高的提升,因此白妄平日里佩戴在身边的皆是些相对普通些的武器,而重大时刻才会祭出雪剑。

    那侍女也是疑惑大战刚刚结束,神君明明刚刚命令专人放回雪剑于雪域天池,为何转眼间又叫她拿了回来。

    不过她也是没有过问,因为神君每月都会有这么一次,一整日都窝在神君大殿里闭门不出,却是会命人将武器送进去。

    这习惯听得之前贴身伺候神君的侍卫们偶然提起过。该是在修炼什么秘法吧,自然不是她能够知晓得。

    只见这侍女低着头看似极其谦卑的出了神君大厅,一出门,却是颐指气使起来。她随手一指门口伫立着的两个侍卫。

    “你俩,去把神君的雪剑拿来。要快,若是出了什么差池唯你们是问。”那声音也不再娇滴滴的了,倒是有些刺耳的凌厉。

    “是。”那两个侍卫品阶比她低,却也是无法反抗,因此暗中咬着牙低声下气的应了。

    二人一转头便往雪域天池去了,途中,一侍卫忍了忍,偷眼看向两旁发现并没有人,却是忍不住了。

    “她倒是神气些什么,自命清高却是一脸的想爬床,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神后了呢。也不看清自己是谁,充其量就是个侍卫头,还不是服侍人的。”那个侍卫也是有些真本事的,却是碍于身份不得不只当个侍卫,平日里也是被她欺压的狠了。

    “你倒是小些声,隔墙有耳懂是不懂,她再怎么是她的事,我们守好本分就是了。”这侍卫也是厌恶她的紧,不过也是谨慎些好。恶人自有天磨。

    “我倒是知道,只是一时气不过而已。”什么人什么命,不是你的就不要奢想太多,爬的高跌的也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