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神魔对比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9本章字数:3005字

    林姓之子逐渐感觉到了窒息,他开始连动都动不了,更别提运气了。转眼,药鼎被人填满了。这人被压在最底下,只感觉浑身的筋骨怕是已经断了几根,全身痛的好像在被碾压。

    而最可怕的不是这断骨之痛,而是他发现他难以呼吸。人山的重量非同小可,他只觉得肺子里的气息已经被压榨的没有剩余,可是他连换气都做不到。

    白妄因着突然改变主意不想轻易的放过他,因此他就需要吸收更多普通人的精气来补给自身,如此一来这些药鼎里的人也不是他特意用来折磨这人的。

    这些人,今晚都会死。

    现在的白妄处于一种被侵犯的愤怒之中,他比平日里更加冷血三分,只见他吊起林姓之子悬于空中,正好是能够完整的看到炉鼎内的状况的高度。

    他复又将鼎内的人都聚集在一起,这次他不再犹豫拖拉,雪剑祭出,霜雾喷薄而出好似长龙,一股浓重的威压指向鼎内的人。有些人扛不住这威压,却是断了气。

    这情形每月都会出现一次,每次都是对剩下的人人心的极度折磨。而这一次的人数众多,是从未有过的,有一种令人绝望的悲壮。

    因着剑气的包裹,外界的人只能看到炉鼎里面的惨状,却是半点声音都听不到,密室内静静的,更是獠人的很。

    人最狰狞恐怖的临死挣扎的一面被炉鼎淋漓尽致的展现出了。往日里一到这个时候林姓之子就将目光移向别处,且身居平地,并不能看到炉鼎里的情形。

    而此时的他被白妄被迫的绑在了高处,对于里面的情形看的不能再清晰了。

    他长到这样大,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惨状。每个活着的人都在极力挣扎,想要突破霜雾的结界,有的眼睛已经融化,有的肢体都消失不见,甚至有两个人融化后团成了一团,互相挣扎着,在一具身体里伸出来两个好像在嚎叫着的头。

    他顿时就忍不住了,从未有过的浓烈反感情绪一股脑的涌了上来,他一时间都想戳瞎自己的双眼。即便是他心怀天下苍生,可是毕竟也只是没见过太多世面的一介凡人而已,此时的他只觉得胃里作呕,想呕却又呕不出来。

    白妄举着剑炼化着他们,抬眼观望上面那人的反应。此时的他看起来状态并不好,甚至说很差。那种波澜不惊,在白妄看来就是故作平静的气质也消失殆尽。

    白妄冷眼瞧着,暗笑这凡人也不过如此,这么点小阵仗就吓成这样,又有什么资格跟他争。白妄的气消了一大半,也是有心情玩弄这些炉鼎里的人,再没有理过他。

    此时的炉鼎里面已经没有生还的幸存者,更是没有能看得出人形的人了。炉鼎上方浮着厚厚的一层皮与油脂。悬挂天上的林姓之子闭上了眼。他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场面,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忘记了。如烙印一般无法抹去。

    待他再次睁开了眼,底下的人已经全部消失不见

    只剩下一堆的干尸与骨头与黑糊糊的,在林姓之子眼中像是杂质一样的东西。白妄再一次的吸了他们的精气。

    往日里他眼不见为净,而今日这特殊的视角令他

    尽收眼底,此时的他只恨自己无能。若是他有一星半点能够与白妄对抗的能力,他都会拼了命的保住哪怕一个人。

    白妄吸了一整个药鼎的人类的精气,此时他感觉自身的内伤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充满力量感的重回巅峰的感觉熟悉又令人向往,他颇为得意的仰天长啸,他是这天地间的最强者,无人能及!

    牢笼里的人木然的看着他丑陋的失态模样,有些人心死了被吓傻了,还有些人眼含愤恨心有不甘。密室里回荡着白妄的声音,经久不息。

    “汝等以他为尊?竟是各个都为他求情,好,那本神君就成全你们,以命换命。”白妄阴毒的很,竟是要从内部瓦解他们之间的微薄信任,以至于重回之前那一团糟的局面。

    他们之间不应该有联系,更不应该互相支撑患难与共,他们就应该在他制造的巨大恐慌下胆战心惊的度过短暂的余生。所有打破了这个平衡的人都会生不如死的活着。

    身处这里的人要么已经麻木等死,要么,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伴消失,变得越来越担惊受怕起来。只有少数几个青壮年才是真正意志坚定,与林姓之子一样坚信因果循环,他们也是真心期待自己有一天会离开这里。

    此时白妄的一句话无异于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群人本就以林姓之子的存活来当成自己的心灵寄托,本就是想到的绝大部分是因为自己的私欲。此时这稻草明显保不住了,几乎所有人都分分倒戈,选择了明哲保身。

    特别是他们亲眼看见了那个第一个为林姓之子伸张的女人竟是第一个断气的,自然而然的便屈于白妄的淫威之下。

    这世界还是崇尚强者的。并不是说他们有多好,而是强者通常会以绝对的实力征服更多人,不管是强制性被迫还是自愿。

    就像此刻并没有人敢跳出来为林姓之子做什么,甚至只是说一昧的示好于白妄。这是人的通性。

    “神君说什么是什么。”有个男人首先表了态。这好比一石惊起千层浪,转眼间密室内的人都随之附和着,或大或小的嗡嗡声不停。

    有的心怀愧疚的不好意思太大声,头微低嘴里跟着念叨,也是仁至义尽了。毕竟保命的关键时候,本是大家的主心骨的林姓之子竟是在白妄的刻意引导下变成了人人喊杀的存在。

    而此人此刻听到了这些曾经与他一起共度难关朝夕相处的人们如此说,也是有些心凉的。他早该意识到被关了这许久,很多人早已经人情寡淡。

    他不怪他们,他们也是性命所迫,怨他只怨自己暴露得太早了,他养精蓄锐的想法无法彻底的执行了。

    白妄此时已经没有待下去的兴致,他抖了抖袖子,颇为满意的准备离开了。鸡蛋与石头硬碰硬,那结局可想而知。

    “林兄,汝好好想想,汝是否有能力与吾平起平坐。”白妄说完,便起身离开了。这群人还没有那个资格耽搁他太多时间。

    白妄自密道中原路返回,转眼到达出口。他在看不出任何异样的墙上分不同区域轻敲,手速快的肉眼不可见。

    不出一会,那书柜应声而开,白妄闪身而出,待他出来,书柜缓缓合上,看不出一丝的异样。

    天,已经亮了。

    此时的魔村也刚刚苏醒,太阳初上梢头,带着一丝初生的温暖欣喜。

    此时暖阁里的擎苍,也是终于彻底的脱离危险。擎妠正倚在暖榻上打坐,调理一下闯过瓶颈后内力雄厚的身体。

    此时的擎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带着一丝清醒晨露下的迷雾般朦胧。他偏头看向暖榻,发现了正在打坐的姐姐,有些稳稳的心安。

    擎妠仍是闭着眼,只嘴唇微动。

    “醒了?”擎苍只是转了下头看向她,擎妠便敏感的发觉了。

    “嗯,什么时辰了。”擎苍看着刚升起的太阳,心里已是有了数。

    “寅时末。可有不适?”

    “无事,姐姐医术高超。”擎苍只字不提这毒药的来历,只是夸赞姐姐的医术,毕竟也是实话。

    “无事就好。”擎妠也是不多说,因为她不知该如何说起,毕竟事情还没有调查明白。

    两人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呆了会,此时的气氛刚好,擎苍也是难得有这样安逸的时光,这样一来反倒是有些舍不得起床了。

    人不能贪图安逸,上进难,堕落易,这是他从小被教导的,也是一直恪守着的。

    擎苍闭了闭眼清醒了下,随即坐了起来。伤口只有些隐隐的钝痛,却是比之前受了重伤后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好了太多。

    他不喜用止痛的药材,因着是药三分毒,且止痛并不会缓解或是对他的伤势有什么帮助。自从接任魔君以来,受伤次数也是屈指可数,每次都是硬挺过来了,也倒是没有什么不适。

    如今姐姐的高超医术令他虽是大病初愈,可是却

    是好像只磕到了哪里一样。他的心情倒是愉悦了些。

    “姐姐,吾堆积了许多公务需要处理,可有兴趣一同审阅?”

    “汝自去忙汝的去,要紧事自然要尽快处理好。”擎妠本想与擎苍说会话,规划一下未来的近期计划,可她也知道此时并不是说话的好时机,也是催促着擎苍赶紧去处理那一揽子事。

    擎苍知晓姐姐这性子,别说一同审阅了,她见到自己的公务就看起来头疼的很,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因此此时姐姐让他尽快处理自己的公务,却也表明了不插手态度也是在他意料之内。因此他也没客气什么虚礼,毕竟也是真的是件耽搁不了的事,于是去了。

    擎苍此时的状态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