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厢房沈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1:59本章字数:2997字

    甚至在他看来自己伤势都差不多痊愈了。

    堆压了几天的公务处理起来也是费了挺长的时间,擎苍一鼓作气,头也不抬的处理。擎苍向来认真,处理起来也是仔细的很。

    许久,擎苍从冗杂的公务中脱身,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之穴。他的身体还是有些容易疲累。

    此时的他已经将积压的公务处理的七七八八,擎苍做起事来效率很高,尽管是公务的数量有些多,但是也是处理的差不多没什么问题了。

    擎苍满意的起身,此时时辰还早,距离魔族人去往修炼场还有一段时间,沈萧居于偏殿,离得近,因此他想着忙里偷闲看看沈萧一眼。

    说走就走,身处书房的擎苍迈着长腿快速的消失不见。即便是魔族只是历经短短几日,可于他来说可是以年为单位了。

    几步走到偏殿,侍从仍守在门口,只是比前两天的人数少了些。一部分因着魔君回来就被调走了,魔君在此,再多的侍从也抵不上他一个人。还有就是照顾伤员去的了。虽然阵亡的少,但是受轻伤的人也不是个小数目。

    此时擎苍想要撩起帘子的手反倒顿住了。不知为何有种近乡情怯的忐忑心理。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沈萧,又怎么跟她解释这件事。

    虽看起来一目了然,可是个中关系却是复杂的很,且有些事情连他自己都没有调查清楚,并不知道真相。沈萧通透,自己若是简单解释定是不能让她释然,反倒可能会在心里质疑,免得两人离了心。

    擎苍知道沈萧自然不是小肚鸡肠之辈,只是越是熟悉的人,反倒多了分小心翼翼,连思虑都多了起来。不过擎苍此刻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哪里不对劲。

    半晌,他还是进了去,因着他感应到此时的屋内沈萧呼吸均匀平坦,厢房的一切都还静悄悄的,也是明白过来怕是沈萧还没有醒过来。

    这样他自然不用尴尬的面对,也是省了许多事。擎苍放下心来撩帘进屋。此时的屋内倒是有两个人。他脚步一怔。刚刚他可是只感应到了沈萧一个人的存在。

    仔细一看,是一夜都没有离开的安尘。她一直守护在这里,调离侍从也是她的主意。擎苍看着她,虽然此时的自己不能使用法力,感官弱了很多,可是也不至于连安尘的存在都感应不到。

    “魔君。”安尘轻声招呼,简单的拱了拱手。

    擎苍点点头,仍是看着她。

    “昨晚我突破了一个瓶颈,且刻意的隐藏了气息。”安尘自然是知道擎苍心中所想,及时的告知。突破了又一瓶颈的安尘,隐藏气息后的安尘自然是除了全盛时期的擎苍与白妄能够察觉,其他人则是除非走到近前才会感觉到她的存在。

    她隐藏起也是因为要防着神族,他们要是知道了沈萧的重要性夜半偷袭,安尘可以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这点擎苍自她说过便明白了,人不可不防,更何况小人。

    于是擎苍终于将目光转向床榻上的沈萧。此时的她睡得正酣,表情是这几天从未有过的舒缓,看的擎苍心头也是一暖,终于是放下心来。

    “这几日也是苦了萧小姐了。”安尘从心底里叹息,他们忙前忙后这么几天也只是累些没有大碍,而沈萧可是被这毒药折磨了折磨多天,甚至有一度进入濒死状态。

    她又悄悄的感知擎苍的伤,感觉反馈这伤竟然恢复的意外的快,也知道魔君的伤也是被解决了,尊主的医术更是这天下数得上号的。自然是放心了。

    “她可彻底安好。”擎苍确认沈萧的情况。昨日他一整天都在疗伤睡觉,因此也没有人进魔君大殿汇报些什么,况且即使汇报了他也是听不到。。

    “萧小姐其他都好,只是听觉上还有些问题。”

    “听觉?可有大碍?”为何听觉会出问题?是药寿所说得或许可能部分感官尚未恢复所致吗?还是真有了什么问题?

    “应是无事,萧小姐昨日晚晨却是醒过一次,一切尚好神智清楚,属下使用浅薄医术给萧小姐号过脉,萧小姐身体情况并无大碍。”安尘实话实说的安慰着魔君,她也是对于沈萧的身体状况高度重视。

    “魔君放心。这暂时性失聪应是暮将领口中的感官尚未完全恢复,需要时间。”安尘是记着暮云说过的话,原样的复述了,即使她知道魔君定是会知晓,不过他看起来更需要别人给他心安。

    “嗯,辛苦汝照料。”擎苍是看着这小女孩长大的,此时的她越来越能够独当一面,在这次事件中竟然也能扮演独当一面的角色,擎苍也是有种欣慰感。

    “这有什么,属下本就挺喜欢萧小姐。”自然也是希望她能够安然无恙的醒过来。这是她的心里话,她是喜欢魔君,但是发乎情止乎礼,不属于她的她不会争。

    擎苍一向知晓这个部下的心直口快,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心中有算计的很,自己可以放手让她一搏了。

    “自今日起,汝无需隐藏,正式协理左护法一职。”

    “好。”

    “拿出左护法的威仪来。”

    “好。”定不辱命。

    此刻的安尘被彻底的推到人前,正式的成为独当一面的左护法了。一切,都在悄然的改变。擎苍又看了眼床榻上安然熟睡的少女,此时她侧颜沉静,看起来还是那个总是故作沉稳的女孩。实则她的内心总是有些脆弱,只是她从未展现出来。

    正在此时,沈萧的眼睛颤了颤,像是要苏醒了。擎苍伫立在原地,此时他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可是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一时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愣在原地。

    安尘看到沈萧要醒了,连忙快步走到床前,侧坐于床沿上,顺手给她把了把脉。这几天她早已经习惯于时不时的为沈萧诊断,一时间也是没有注意自己这种私下治病的行为不妥。

    擎苍倒是对这些没有讲究,他看到安尘是真的很在意的帮助他照顾着沈萧,一切都很自然而然,倒是又在心里默默记了安尘三分。

    沈萧感觉到有人正轻握住她的手腕,态度温和没有敌意,眼睛转了转,慢慢的睁开了。

    沈萧先是望着床顶,她的目光由涣散逐渐聚集,最后终于定为一点。她看着古色古香的床顶发了会呆,而后缓缓地想起。自己是身处魔族。

    她感觉自己睡了好长一觉,且一夜无梦,很香很沉,好像小时候在妈妈怀里的那种感觉。心安的感觉。

    他好久都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了,纯粹的好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那种头疼欲裂的感觉也没有了,现在她只觉得自己的头脑无比清醒。

    “萧小姐,还好么?”旁边有耳熟的女声传来。沈萧转过头来,看到了挡在床前的安尘。她笑了起来,看起来仍旧是很端庄大方,一如从前一样。

    “安尘。”沈萧直呼其名,她觉得这样更亲近一些。在这些浑浑噩噩的日子里她总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这样一只手总是会在她的手腕处停留。该是古代的把脉吧。

    她猜着应该就是安尘了,这种熟悉的触感很是相似。

    “沈萧。”安尘也学着她叫,好像是什么正式的姐妹结拜仪式一样。随即她的手也是轻轻地收回。沈萧脉象显示一切正常,现在的她也是能够听见自己的声音了,估计悉心照料下痊愈也是指日可待。

    “谢谢你。”沈萧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虽然感觉上隐隐约约,但是她知道自己这莫名其妙的中毒后安尘必然没有少忙。说谢谢也是应该。

    只是自己就穿越而来了这么些时日,却总是麻烦到他们,而这群本是相对陌生的人却总是因为擎苍的原因对她无微不至,她当真觉得虽然自己很不想打扰他们,但是自己真实很会添麻烦。

    她有些愧疚,却是没有明说,一切都记在了心里。

    “不必谢我,你最该谢的是魔君。”魔君可是为了沈萧糟了不少罪。但是这事不是她能说的,毕竟她并不知道魔君到底想不想告诉沈萧他做的事,安尘明白魔君最不喜欢标榜自己做过的事,他向来习惯于将一切都藏在心里。

    对人好也是这样,从来都不会明着说出来。所以魔君给人的印象很是高冷,可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他对人有多赤诚。

    沈萧听到魔君却是顿了一下。梦里的擎苍历历在目,甚至真实的现在她都有些无法确认有的情节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她有些害怕与擎苍见面。

    沈萧眼角下垂,被勾起了不怎么美好的回忆。而眼睛扫到下方处,竟然看到了一片衣服角,那颜色苍白,花纹繁复。沈萧记忆犹新。

    这是擎苍的衣服款式,她清楚地记得那种看不懂的极其繁乱的花纹。一时间屏住呼吸噤了声。原来擎苍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