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擎苍经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0本章字数:3001字

    沈萧再次抬起头来看着沈萧。

    此时的擎苍面上是一阵严肃,有些茫然的沈萧看着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沈萧,汝只要听着就好,听着吾所说的一切。”擎苍的正式措辞打断了沈萧有些自怨自艾的小心思与时不时的精神恍惚。

    沈萧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她看着擎苍认真地表情,不知道为何有些心安。

    擎苍也是终于开始,讲起他于凡间取药的过程。

    他们本是很顺利地来到了邙山,也差一点就能够见到药寿,可是刚刚进入邙山地区时,有一名侍从却是有了一些不妙的情况。

    是那个最是事多,喜好挑拨离间的侍从。众人一转头见到了他,却发现他中了蛊。那种西域妖族最奇幻的蛊,也不知是如何沾染上的。

    如今的擎苍想起来,怕是那个侍卫故意自己给自己下了个蛊。因为那个蛊就是妖族平日里最为常见的蛊,也是属于妇孺皆知,通常情况下也就一天就可以治好。

    而他的目的或许就是为了拖延那一天。想到这个擎苍就双手攥拳,真是大意了。

    而改了先前作风的那个贴身侍从却是开始收敛自己的情绪,他想起来当初的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积极向上隐忍认真的走到如今这一步,也是遇到了可以包含他的不足的清明魔君。

    不知从何时期自己就开始变了,不再是那个每天沉迷于修炼与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然后在修炼的那个样子。

    若不是今天的时辰正好,这个贴身侍卫突然间明白过来自己的行为与前些日子的不对劲是有多么的不可理喻。或许等他回去所接受的惩治不会大,却是会将她调走另选其人。

    连他自己都有些嫌弃当初的自己了,那他们更不会有什么喜欢她的地方。一个只会带来负面情绪的人,是不会被人喜欢的。久而久之不要说平日里,即便是她遇到了什么大事,这个要紧,十万火急的事情,却也是不会有人来帮忙。

    而另一个侍从就是顾杰了。他一直是不慌不忙。该稳就稳,在整个团队里虽是不需要他武力输出什么,但是很多时候找到他靠的就是这样随缘。

    而与那个“叛变”的侍卫关系还算可以的,只有他能够与他交谈上几句罢了。

    顾杰此次随行出游也是一件很重要,真正确的事,因为他最大程度上正确的认识了自己,且锻炼到了不少的新招数,也是收获满满。

    顾杰猜想等自己回来怕是会有新的职位在等着他,顾及也就是贴身侍从之类的。不会特别的飞黄腾达,只是对现在的他来说好了太多,不会有可能就此沉寂。

    从小兵一步步爬到现在,看起来像是容易,实际上比看起来更难些。

    而这次回来偶遇奇袭导致他们几个毫无防备身受重伤,而顾杰关键时候却也是挺身而出,做了件很正确的事。

    于是现在谁也说不好他会何去何从,会不会一朝变凤凰。此刻的顾杰仍然是侍从,料理着侍从应该做的事,丝毫不留人以把柄。

    事件回归本线。前些日子擎苍面临的局面简单一句话概括,就是,每当暗探汇报了药寿的新位置,而他们刚刚赶到后,药寿便走了。每次都是只差了一两天而已。

    而药寿向来天南海北的走,且行踪不定。很有可能已经确认了一个目的地后又突然改变主意。所以擎苍等人也不能全速前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就这样每走一次都会浪费一两个月的时间,一晃小半年也是过去了。可是他们仍然是一无所获。擎苍也是觉得有些不对,但是所有人都很正常,有些异样的也只是那个侍从而已。

    也是没想到,在最接近药寿的一次,在擎苍甚至能够感受到药寿存在的一次,竟然遭受到了埋伏。

    那埋伏突如其来,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准备。

    擎苍也是事后发觉这埋伏恐怕是布置已久,甚至是精心准备。

    一波接着一波的人,好像是山间的稻草一样生生不息。而以擎苍的实力却是没有感受到他们的存在。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擎苍略懂医药之术,知是他们吃了隐丸。吃了这隐丸,虽然自身没有任何改变,可是别人却是无法感受到你的存在。

    隐丸一丸难求,神族是不懂制作方法的,这是佛族人的发明,为的是修炼的时候可以平心静气且不会打扰到别的人。而神族强制性购买了这样多的数量,可是下了大手笔要将他们一举拿下了。

    擎苍顿时明白,他们的行踪暴露了,神族如此笃定的进行偷袭,若是没有内部人员对于位置的泄露,擎苍是怎样都不信的。

    这群人里竟然是有奸细。也正是这奸细邪路了他们的位置。擎苍有些涌上心头的气愤。父亲曾被身边最亲的人之一,那个本应配给他的左护法,那个神族派来的最大奸细。

    而如今,他也是尝到了这种被背叛的感觉,他的身边竟然出了这种人,而他在带往凡族之前竟然并没有发觉到。

    这是一条能够容纳七八个人并排通过的不算特别宽阔的泥路,旁边有很多茂密树木,几乎没有空隙。这也是擎苍除了没有感受到人以外连看都没有看到的原因。

    此时两旁的人还没有彻底穿出来,擎苍凭借他们身体摩擦着树木的声音感受是数量庞大的一群人。他几乎是瞬间就看向了那个最好吃懒做且喜欢争宠的侍从。

    那侍从看见擎苍嗜血的目光,啊的长叫,看起来好像很恐惧这个场面,又好像是被发觉了之后的不知所措。

    擎苍一看见他这个神态,本来心里有六分的笃定,此时占了九分了。他抬起手想要惩治他。

    而那个侍从却是不管不顾的向前跑去,好像是在躲什么其实在正常人看来他就是一届从未经历过战争的魔族人,自然是被下的害怕了。

    可是在擎苍看来可不是这样想的,他看着越跑越快的侍从,率先出了手。奸细只要被确认是奸细,那就留不得。

    倏地,那侍从倒下了,擎苍出手快如闪电,剩下的人都不知道他是使用了什么方法。

    最初的一刹那间是可怕的。没有什么比一群惊惶失措的群众更可怜的了。他们抢着去往前冲。他们叫喊着,奔跑着,有许多倒了下来,又有许多接了上去。

    这些袭击人的神族士兵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他们自己互相攻击,攻击别人,对于一切都是充满了敌意。有些吓昏了的人从林子里跑出来,又跑进林子,又跑出来,不知所措地在战斗中乱窜。

    震天的呼喊好像是再给自己加油鼓气,又显示出了人数的庞大。这是一场对于魔族来说有些凄凉悲惨的战斗,不管神族出现了多大的纰漏,也随时会有人补上来,而魔族的人却是只有他们几个,拼了命的还在抵抗。

    呼啸着的武器拖着长长的光芒划破天空。打斗从每个角落里放射出来。到处都是围攻与纷乱。长剑与短茅纠缠在一起,李青与暮云杀掉一波,还是有一波前仆后继的送上前来找死。更加重了纷乱的程度。

    神族的最先一批是死士,即便是打不过,也是会依靠自身的实力周转到被打死。逐渐的李青和暮云的速度慢了起来。不再是一砍一大片。新的神族士兵们践踏在受伤的、倒下的人身上,继续的前行,并不管场上到底是什么情况,没有丝毫的战略可言。地下到处是呻吟声。

    这些人惊惶,那些人吓昏了。神族与魔族这几个人互相找寻,神族为了拿下这几人,给予他们最沉重的一击,而魔族则是抱着能杀多少杀多少的心态,不恋战,尽快找到药寿,定是要突破重围,快速撤退。

    此时的小路上不时爆发出一阵喧闹的喊声。武器碰撞的巨响淹没了一切。这是非常可怕的。

    满地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地。擎苍踢踢脚边的尸体向左右望去,左边的李青右臂上插着一支箭,却仍是不管不顾,用着左手死命地砍着,面目狰狞;右边的暮云杀红了眼,一向温文尔雅的他大声的吼叫,对于上前的敌人看也不看直接砍下,此时的他早已杀红了眼,嘴角甚至流出血来。

    擎苍挥袖,顺手用衣袖抹抹额头的汗水,抬头看看照耀着这片小路的红色太阳,此时正是耀得睁不开眼来。

    两个侍从,贴身侍从自然是有些功夫的,虽然杀敌不算多,但是也是一手一个,效率也很高。而顾杰左顾右盼,看起来有些顾忌一样,不过也是时不时的动手杀掉几人。

    不过他的异样没有人注意到,因为此时仅剩的几人都已经打乱开来,一个人是被一堆人所包围。

    而大家都已经杀红了眼,却是没有谁有精力去管别人。刀剑划过身体的声音与人倒下的闷哼声一个接着一个的,不绝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