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背水一战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0本章字数:3021字

    擎苍在远方挥舞着长剑,仿佛在用鲜血画画一般,那颗尊贵的永远不曾低下的头颅,更是高昂起来,此时的他应付起来仍是绰绰有余,对于一切都还尚能应付,他不能倒,他是所有人的希望,更有全族人在等着他。

    这便是战争。要挑起战争的始终是那些不甘心的好战分子,却又有多少人想过那些新鬼烦冤旧鬼哭的场景。恐怕,那些自私的上位者们是不会想的吧。

    寒光一闪,却是又是一剑砍倒一人,此时的一切都是慌乱又充满着绝望与向生的期待。只是希望能够背水一战,置死地而后生。

    神族士兵们们一个个冲上去,挥舞着大刀浴血奋战,一个倒下了,另一个就替上去,是必要从人数上拖垮他们。一个士兵浑身划得稀烂,在倒下去的一刻,还高喊口号。

    双方就这样死死对峙着,神族死守阵地不退缩撤退,那人群好像是永远都不会被杀完,小路上的累累尸体和丢弃的战车辎重也是好像如山一般的高。

    此时的一切都好像是焦灼住了,谁也不能先行脱离战场。硝烟四起,士兵们仍是奋不顾身往前冲,鲜血如鹅毛般四处飞溅,带着毫不吝惜的温度。

    此时这小路上月明风清可煞风景的喊杀声响彻云霄。小路也没有了往日的安详和宁静,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疮痍和毫无生气的哀号。

    战争总是这样,留不下任何的美好,最后结束的只是满目的疮痍与悲壮,可是却总是有那么些人喜欢挑起战争,未了满足自己的那份私欲而已。

    一场血腥恶战就这样在瞬间爆发,是偶然,亦是必然。刹时间,杀声震天,无数长矛短剑就这样翻着斤斗,冲这这几人横飞而去。

    此时除了擎苍以外,所有人的体力都有些问题了,那贴身侍卫甚至是有些精力衰竭,动作都缓慢了起来。

    但是就算是这样,魔族这几人的气势也是势不可挡,可怜那些神族的士兵们来不及招架,就被长剑短刀连劈带砸,杀得血肉横飞。躲过一次,却也是躲不过第二次,倾刻会被剁成肉泥。

    此时此刻,小路上的外围激战正酣。神族士兵整装待发,仪容完整看起来准备极其充分,大有不可阻挡之势.而暮云与李青一战,非但没有盔甲,连仅有的少数盾牌,长枪和弓箭,也都是从神族手中夺来,战争推进的十分谨慎,但形势已经十分危急。

    屠戮还在继续。顿时,空气中布满了血的味道,整个世界仿佛在颤抖,山崩地裂。刹那间,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化为乌有。他们好像千刀万剐一样,透露,肢体崩裂着,躯干支离破碎。在这被血光吞噬的时刻,已经分不清什么是武器。

    血红的手,锋利的牙齿,迫不及待地将一张张脸孔撕碎。此时的几人脑中早已失去了理性,失控似的去机械的杀戮。现在看来,用自己的双手抹杀一切的不正。远远望去,早已分不清是太阳还是鲜血染红了大地。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逐渐的,几人的衣衫都已被鲜血染透,有自己的,也有别人的。从远处看极其显眼,真真是浴血奋战的血人了。

    而贴身侍从已经体力不支到行动迟缓了,他逐渐开始无法抵挡外来的攻击,突地一个闪身不利,便是背部挨了一刀。

    他发出了一声闷哼,顿了一下却是再次挥出了手中的长矛。魔族人没有逃兵,只有战死沙场。

    只是这面砍倒一人,另一面却是又有人砍向他,一刀又一刀。他的长袍已是褴褛,一时间简直无法直视。

    此时的他正巧离得擎苍最近,擎苍看到了就快支撑不住的这个贴身侍卫,腾出一只手来运用内力托起将他收回到自己身边。

    这贴身侍卫好像被赦免了一样,终于不需要面对一波又一波看起来永远都不能停止的人海。

    他松懈了下来,却是昏迷了过去。

    擎苍无法,只得将他附于背上,他无法将他放弃在这里,擎苍向来尊重每一个为魔族而战的人。

    这是他的部下,更是他的家人。

    此时已经日头西斜,他们足足支撑了小半天。

    残阳将一切都映的火红火红的,地上的血,天上的阳,像是对称,也不知是谁映了谁。此时的人终于渐渐地少了起来。

    除了被擎苍背在身上的侍从受了重伤之外,其他几人都是轻伤而已,甚至是顾杰。他其实看着惨了些,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鲜血也是染红了衣裳,可是却没有什么重伤。

    只是几人的手臂都是已经酸痛不已,除了擎苍还可以自行调节以外,其余人的手臂都已经失去知觉了。

    他们早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杀敌多少。连砍人都已经是机械麻木的。

    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梦里的惨烈,梦里的无法直视,梦里的决绝,还有隐隐的绝望。立场不同,也是会战斗到底。

    昔日的美好变成了残垣断壁,往日的山清水秀变成人间炼狱,此时的天地一片血色,早就没有了隐世之居的怡然。

    是战争使原本欣欣向荣的一切变成了废墟,是战争摧毁了原本触手可及的幸福,是战争,能够残酷的摧毁人的一切。而最希望和平的底层人员,却是最没有话语权的。

    他们的命运也通常就掌握在上位者一瞬的思想间。战争不是一个人就能造成或者推动的。

    可是确是会与每一个人息息相关。

    直到最后一个士兵的倒下,此时的神族士兵终于是全军覆没。擎苍正了正后背的侍从的身体,再次感受了一遍,确实觉得有些不对。

    成群的尸体三五成群的堆积在各处,血迹像河流一样蜿蜒流淌,随处可见。

    明明一切都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可是此时却还是有极其轻微的呼吸盘旋在这片小路上,擎苍与暮云李青对视一眼,他们俩的神色本已经松弛下来,可是见到一脸严肃的魔君又是提起了心。

    两人很快的理解了魔君的意思,仔细调理气息,开始感测周围的情况。

    先是李青,随后是暮云,二人前后睁开了眼,握着武器的手又更紧了些。有几小股特别轻微的气息没有消散。

    那气息不像是生命垂危的感觉,悠长却是缓慢,反而是刻意隐藏。只是他们虽是体力有些不支,且除了魔君可都是受了些伤,但毕竟武功高强些,身体上的反应不如寻常,可感官的灵敏度还是没有下降多少。

    因此感知了一会便能够确认,是真的还有人埋伏在寻找药寿的必经之路上,就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神族这一战真的是不给人留以活路,明知若不是叫得上号的那几人,没有人能够对擎苍造成什么伤害。特别是那身旁还有两员魔族大将。

    因此使用了阴损战术。先是体力消耗,随后才排出的正式人员。这些人的段数与之前的那些士兵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在感觉上竟然是只是在李青暮云之下不是太多。

    如今这个时候乘虚而入怕是根本不知道最终到底鹿死谁手。

    此时的擎苍仔细的盘算了一下计划,目前自己这边只有四人,且顾杰虽然撑到了现在,但擎苍知晓他并不是特别善战,毕竟只是侍从,与首领的区别不是一点半点的。

    而他此时消耗了差不多快三层的内力,李青暮云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他们此时都不是最好的状态,对抗在对面好像是四个人的阵容怕是会有重伤。

    擎苍倒是了解自己的实力,他是有能力击毙这四人的,只是现在的体力有些跟不上,或许会有闪失,而显然已经没有时间来让他打坐修炼了。

    擎苍想了想,嘴唇几不可见的微动了动,竟然是分别给三个人传音。

    “冲过去,不停。听我命令。”擎苍话说的急,几人领命也只是依靠惯性。“使用轻功,在我说走的时候再走。”

    擎苍力求能够越快越好,到一定时候是要突破重围,减少接触,更是要杀他们个措手不及,打乱了敌方的部署。

    这样他们的胜算更大一些。不管怎样,不被敌人的套路装进去,又自己的思想,在大战中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一般情况下掌握了大格局,那么这边的人就是胜了。

    擎苍身经百战,不少次都绝处逢生,此时的她也是为了能够突出重围想尽了一切办法。

    小路上还是无法看到什么人,只是那微弱的呼吸声若有若无的还在。擎苍抬起了脚,准备往那边走去。

    一切都是一念之间的事情,擎苍令这几人走向那边的被灌木围绕的小路,此时已经变成血色的叶子还挂在上面,看起来以红配绿,倒是非常的抢眼,有种凄美的视觉冲击。

    李青与暮云带着顾杰,尾随着背着侍从的擎苍,几人看其来毫无防备的继续走,神态放松好像什么事都不知道。

    此时的一切都像是在演一出无人欣赏的话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