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山洞门口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0本章字数:3001字

    明明只是一条一眼就能望到尽头的路,却是有种无法触及的感觉。他们看起来像是在正常走路,可受理的武器却是不自觉的握的紧了。

    此时的药寿仍是在先前擎苍感受过的地方,甚至连动都没有动。擎苍心里沉了沉,药寿武功不低,是一定能够听见他们的打杀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药寿见死不救,冷眼旁观,不过药寿喜静,遇到这种打斗情况或许不会插手,但是可能会离开,寻找别的居住之所。

    那就只能是第二种可能了。他已经被神族的人挟持了。想必此时药老居住的山洞里仍然有服用了隐丸的神族人,且应该是法力更为高强的,能够称的上名号的人了。

    擎苍有些憋闷,此时的他只感觉一股气憋在胸口。这样的经历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那次神族极不厚道,可以说是完全不符合仙人们故作清高的嘴脸的事情。

    他被诱拐挟持,却是和这次的情况如此的相似,充斥着背叛,阴暗,权谋争斗。即便他是权利中心的人,可是以当时的年岁,又何尝不是被无辜牵连。

    此时的他已经有了自保能力,他是法力最为高强的顶端的人之一,自然是要一雪前耻,拼了命的也要与他们抗争到底。

    几人就这样慢慢的接近了埋伏中的人。二百步,一百步,五十步。

    “冲。”擎苍又是一次千里传音,下达了冲出包围的指令。此时不宜硬碰硬,他们人数太少,对待这种状况战斗能免则免。

    况且山洞的人才是重点,他们还有一场恶仗需要打,此时不能纠缠太多的时间。

    几人听到了擎苍的命令,几乎是转瞬之间,便是冲了出去。顾杰的速度有些慢,看起来或许有些危险,擎苍闪身到他身边,内力化气一股气发出拖着顾杰便是迅速的移动了。

    这种程度的发出内力是擎苍能够做到的最大限度,为了不会拖住所有人的后腿,也是对顾杰的不放弃。

    而隐住身形的几个人却是一怔,他们也是没有料到看起来惨不忍睹已经油尽灯枯的几个人却是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他们轻敌了。

    这几个埋伏的人与先前的士兵和山洞里的都不是一伙人。虽然分数神族,却是不同将领手下之人,山洞里甚至有几位说的上名号的将领。

    而这埋伏草丛中的人,是一位极其狂妄自大的将领,他深信经过了前面数量不小的士兵的碾压,擎苍等人定是察觉不到他的人的存在的。因着白妄三番五次的使擎苍收到重伤,因此他也是有些轻视了擎苍些。

    这将领向来自视甚高,也是以白妄为标榜,一介平凡竟是能够做到最高为止,且实力也是强大,完全的靠自己,他佩服不已。因此也是有些盲目的崇拜。

    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白妄几次的重伤都是通过什么途径。那是偷袭,是最令人不屑的行为。且擎苍再怎么样,与他们也不是一条线上的。

    白妄能够伤到他,除去偷袭外还有试了也是足够强的原因。而将领与擎苍的差距,那可就不是一点半点了,更何况还是下属。

    看到了别人的失利,便是否定了他的实力,且心里就默认为他并没有自己强或者是预估直转急下。这都是最愚蠢的行为。

    人是个体,也是复杂的,通常对一个人的了解不是轻易几次的接触就能够断定出来的,是需要时间与磨合。能够这样草率的就定位一个人,也只能说明此人的心思极其肤浅。且情商并不算太高。

    也是这肤浅的心思,迟早会害了他。比如如今,本是周全的安排,或许便有取胜的一丝可能,可是她却硬是因为自己的自大而作出了最错误的安排。

    他没有令那几个将士吃隐丸,且隐藏身形的地点也是不算太好。如此的草率却是打乱了原本周全的计划。

    所谓不怕对手如何强大,只要有谋略有配合,自然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而若是自家人有所损德,于战术上执行不到位,却是事倍功半的。

    此时的神族就是因为一个人而坏了整个计划。那群埋伏的人见本该毫无防备的魔族人突然间同时拔地而起,一时间也是怔住了。

    很快就有人反应了过来,既然并没有包围住魔族人,于是他们便开始追踪起来。两族人都是沉默不语的飞速向前,可是却没有人说话。

    擎苍瞄了一眼。竟然是五个人。看起来果然他们是按照人数来分配的。而并不是六个人而是五个人,也是证明了他们中的确是有个奸细的。

    在擎苍看来,不过他已经死了。

    后面的人毕竟是体力充沛,且竟然有极其擅长轻功的人。因此擎苍感应到两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马上就会被追上了。

    此时距离药寿的山中,已经不足两百米。擎苍甚至能够看到那座山的样子了。

    可是身后的暮云。与那个轻功很有天赋的神族将士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十米。转瞬间,擎苍伸出手向后一指,随即收回手来。

    既然他们不仁,那么擎苍也是不会恪守君子之道的。对待不讲理的人只能用特殊方法,擎苍使用了好久都未曾用过的暗器。

    擎苍对于投掷类还是很有天分的,因此他一个用力腕间的暗器便是甩出来了。正中毫无准备的神族将士的后心。

    他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倒下了,甚至没明白自己是怎样死的,就这样结束了自己,断了气。

    这么离奇的死法倒是让紧跟在他身后的其它人们引起了一丝的慌乱,有两个继续追了来,还有两人却是留在了原地检查。

    看起来他们暂时还不能接受一个好好的人突然间没有了气息的真正原因。一个略通医术的将士上前仔细检查伤口,终于在

    他的心口处发现了极其难以察觉的伤口。若不是使用了内力,却是定看不出来的。

    那伤口整齐切割,肉眼几不可见,穿骨而出,竟是穿透了一个人的护体罡气与身体。这强大的力道与浑厚的法力支持让这两人傻了眼。

    倒下这人可是他们这里轻功最好的且也是躲避性与灵敏性可是神族一流。即便是法力上或许会有些欠缺,也是瑕不掩瑜。这是谁出的手?

    这群人是那狂妄将领的部下,自然是也染上了些盲目的自信,对于与魔族仅这几人的对抗自然是觉得自己十拿九稳。他们还天真的认为自己这方每个人至少能在擎苍手里撑个几轮不成问题。

    可他们连擎苍的真实实力都不清楚,不只是连他怎么出手的都不曾发觉,甚至都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擎仓出的手。

    于是一时间怔住了,一种无言的恐惧自心底里蔓延开来。二人对视了一眼,一时间踌躇不前。人总是对绝对的权利或实力存在着敬畏的心理。有利而图的,自然是趋之若鹜的往上凑,而对自身有绝对损害的,巴不得有多远躲多远。

    他们做的最错误的决定,便是分开行动。本就法力不如魔族,却还是两两行动。于是最终的结局也不会太好。

    此时追踪的两个人也没有那么尽心了,毕竟他们也不希望自己莫名其妙的倒下,只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先前擎仓对付众多的士兵时,并不能施展自己。因着人数众多,他双拳难敌四手,无法对太多人下手。而若是释放大招,不说得不偿失大材小用,对内力的消耗也大,而且很有可能伤及自家人,毕竟范围过大无法顾及。

    而此时这五人可以说是完全暴露的状态,且目标明确,皆为个体。这可是明显的靶子,一击即中,很难失手,根本用不上多少内力。

    而擎仓看到了后面越追越慢的两人,却也是没有放过他们。待到擎仓几人来到山洞后他们必然会汇合,到时候两面夹击苦的还是人少的他们,因此早解决早好。

    擎仓再次两镖飞出,二人又是连躲闪的时间都未曾有,不可置信的呆愣直立后再次轰然倒地。

    此时的擎仓等人已经几乎到达山洞门口,擎仓提高了全部注意力发现山洞门前的确没有人息。看起来所有人都在山洞里。

    后面两人已然倒地不起,而并没有跟上的那两个人更是连跟都没有跟上来,擎仓没有精力去看他们,快步又谨慎的向山洞走去。

    “危险。”极小声又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擎仓神情一顿,有些诧异弥漫开来,可是脚步上却仍是瞧不出来什么。

    那声音显然只有他一人听见了,因为竟是千里传音。而通过声音来看,是药寿。

    药寿向来嫉恶如仇又暇疵必报,若是自己使用正常途径来找寻药寿,即便是他认识自己,也是没有多大的把握能够帮助魔族。

    而此番神族这个折腾,甚至是拿他来当人质,反倒是惹怒了这个老头,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推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