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药寿出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2:00本章字数:3018字

    于是向来不理人的药寿竟然是会帮他,提醒他山洞内的紧张情形。而擎苍虽然已经察觉到洞内的不寻常,可也自然是内心泛起一丝欣喜。

    这证明至少药寿此时是会与他们同一阵营了,他们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注入。不过擎苍也不能表现出自己已经发觉了洞内的情形,既然神族想让他们措手不及,那么他们也应该领情不是。

    至少在进洞前是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态度,也是得对得起神族吃的那么多隐丸。

    待到进去时便猛烈攻击,将这份措手不及还给神族。毕竟他们人数少,而里面的人定是神族能够叫的上号,颇为难缠的将领。所以只能出其不意,利用他们十拿九稳的轻敌心理来制服这些人。

    擎苍又是几份千里传音部署给几个属下,李青暮云皆已回复,贴身侍卫已经重度昏迷,而顾杰的法力太低,他即使能够听到擎苍的传音,却是没有法力回复的。

    因此即便是他想跟别人说些什么也是没有那个能力的。千里传音向来不会耗费听到者的法力,而对于传音者的法力是个巨大的消耗。不过如今事出危急,且擎苍还是不怎么在乎这些法力的消耗的。

    几人看似有所防备,却又是做出了一幅轻松了许多的姿态向着山洞里走去。俨然一幅毫无察觉的样子。而此时的擎苍嘴唇微动。

    “放心。”这话是对药寿说的。

    山洞里没有回话,擎苍等人也终于进入了山洞。山洞虽不大,布置的却是极为雅致,五脏俱全。虽然只是一个山洞,却有着很多居室都不及的风雅。看起来药寿很是习惯于布置这些,更是擅长的很。

    这山洞颇为赏心悦目。而药寿背对着洞口,看起来正是悠闲地品着茶。擎苍盯着那个背影却是没有说话。

    神族可能是料定自己不太熟悉药寿,也是没有想到自己跟药寿有过接触,因此只是找了个身影相似的人替代他而已。甚至连衣服都没有仔细琢磨。

    是的,这人不是药寿。擎苍很清楚药寿最不喜锦缎,上身的都是些布衣,可是行李中总是备着一些上好的衣服以防外一,而他确实没有真正穿过。

    而且这人品茶的姿势很是不标准,显然并不熟悉这些茶具,细看姿态僵硬有些不自然。最主要的是,他竟然也是服用了隐丸。

    神族的人真是认为自己不了解药寿到何种地步,或是认为堂堂药寿竟然会不显法力,才会如此漏洞百出的设计这种套路。

    于是擎苍终于走上前去,他站定在距离伪药寿一定距离处停止,此时正巧停留在山洞中央位置,正巧在那人的攻击范围外,看起来对药寿极度恭敬。且这位置下两旁巨大的钟乳石遮挡住了有可能藏匿着的神族将领。

    “药寿,魔界之君擎苍前来拜访。”擎苍的态度尊敬的不行,看起来毫无发觉。

    “嗯。”伪药寿低低一应,却是没有多说,多说多错。而擎苍仍然很是敏感的发觉到此人刻意压低的声音,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做作。不过竟然也是有三分苍老沙哑的。

    “此番前来您已是知晓我意欲何为,请明示。”擎苍一番话说的留有好多余地,看起来好像是药寿会知道到底该怎样办一样。在话里给他下了圈套。

    实际上连真药寿都不知道他此次前来所为何事,连神族的人都对他的目的半懵半懂,暗卫带回的消息也只是魔族好像为了一个凡人找寻解药。

    于是这人顿时不吭声了,他在思考着怎样回答,到底该明示些什么。他完全掉入了擎苍的话里。

    就趁着他愣神思考的空挡,擎苍快步上前,拔出长剑一击毙命,直中伪药寿心口。

    那伪药寿不可置信的永远倒在了桌子上,他直到临死前的最后一秒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暴露了。甚至根本不会知道其实擎苍从一开始就发现了他们的身份。

    神族众人立马明白过来他们暴露了,可是他们不明白,他们到底是怎么暴露的,毕竟准备周全,没有被发现的理由。

    最无法逾越的便是实力压制。实力上的绝对压制会使对方根本没有出头之日。这种实力包括身体能力与脑力谋略与智慧,神族的人也是不能够明白即使他们吃了隐丸可是擎苍还是能通过蛛丝马迹来判断出他们的存在。

    这种实力上的无法抗衡是没有办法的,也是他们除了第一轮的计划是魔族没有防备下失策了之外便无法再成功的原因了。

    而此时这几个人终于露面,竟然有两个是仅次于八大强者的品阶,不过这两人并不是赫赫有名的那些人,甚至属于不要说擎苍本人了,连李青暮云都不曾与他们交过手。是属于众人看着皆面熟却不熟悉。

    因此擎苍也无法判定这两人到底是真的实力一般,虽然是将领却也不是法力特别高强,还是像安尘一样被雪藏,有待一天一鸣惊人?

    擎苍不明白神族的策略是为了临到头了能够将自己摘出去还是真的轻视了他,如此的安排让擎苍皱了皱眉。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些什么,话不多说,擎苍也不跟他们有什么交流,直接便冲了上去。而后面几人见到擎苍有了动作,也是提了武器便往上冲。

    那边神族的人也早已是蓄势待发,战斗一触即发。

    就在这事,一个人缓缓的踱步而出。是个看起来半老不老的老头,头发灰灰的束成一个簪,身着布衣,体态微胖,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看起来对这个场景没什么触动。

    此时他看也不看神族的人,很坦然的踱步向擎苍这边。

    “一起吧。”声音有着他特有的沙哑,跟刚才模仿他伪药寿还是有一些差别。

    “好。”擎苍恭敬的拱了拱手,对于这位他可是拿出了最高礼遇,已不惜魔君之身。主要是除了有求于他,这药寿也真是值得相交的人,若是有幸能够得到他的首肯,也是件不可多得的好事。

    而那边神族的人却是呆愣在原地不明情况,怎么回事,他们明明已经将药寿看管好,甚至是套牢住了,他怎么这么轻松的就解除了他们的束缚?

    这群人也是没有想到药寿的实力有多强大,虽说以一己之力对抗他们有些难度,因此刚才的他也没有挣扎。而此时他与魔族有了共同的敌人,联手后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此时的药寿心里是有些被侵犯的恼怒,他已经很久没有跟人交过手了,就凭他在在四海八荒的名声与地位,与他医者的身份,谁人不是捧着他顺着他,见他的人皆是有求于他。

    可是竟然会有人挟持他。这神族的人自从换了神君后便变得鼠目寸光了起来。伤人不伤医这个道理也是不懂了。

    神族这次可是惹到这个随性而为的药寿了,他怕是要展开报复的。此时,这群人在他眼睛里就已经是一具具尸体,他也是动了动肩膀,医者本不愿伤人,他虽然保持修炼,但是也是很久没有与谁战斗了。

    药寿拔出许久未曾闻到鲜血味道的长相如同药草般的长剑,沉默的立在原地。

    “你是怎么出来的?”神族有一将领按捺不住,瞪着眼睛问到。

    “尔等小儿,还妄想困住老夫。”药寿不愿多说,这群毛孩子没出生的时候自己已经叱咤五族声名赫赫,就凭他们也想跟自己斗。

    还未等神族的人有什么反应,药寿的剑已是蓄势待发的冲了出去。那剑竟然无风自动,像鞭子一样甩出了波浪纹路来,看的神族的人眼花缭乱。

    药寿的一身奇异的功夫只有很少的人见识过,大部分都是他们那个辈分的人,而对于这个年岁,已经很少有人能够看见了。

    而药寿虽然算不上顶尖强者,但是他这个难缠的武器可是连那些他们那辈最强的强者们都头疼的。

    如今的神族并没有人与他交过手,甚至对于他这个人都不太熟悉的,因此草率的根据江湖上的传言和民间排名而将他草率定义了。

    而药寿的主动出手,按照正常的比拼来说是不厚道会受人诟病的,因为通常在战斗情况下实力弱一些辈分小一些的人先出手,这是给他的机会,面对更强的人先发制人会有更大的胜算。而这也是一种流传多年,深入骨髓的习惯。

    不过药寿连这些虚礼都不愿跟神族的人讲,他只想着速战速决解决了这些扰了他清净的人。他也不在乎什么诟病不诟病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神族无礼至此,只会是自掘坟墓。

    神族的人匆忙应战,一个使重长枪的人前来对抗,本来依着这武器正好是两两相克,倒也是最适合对抗软剑的武器了,但是奈何段数有些低,因此这人的重长枪完全发挥不出力量的优势,被药寿溜得团团转。

    软剑灵巧,重长枪可以压制它的速度,从而领软剑无法发展它的优势。